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一章3 似乎是在灭绝希望,张扬绝望  

2010-12-17 18:17: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签:

长篇小说

 

        春节过完,初五早上,两个站长,一个统计的领导阶层,再加三个投递员兼征订员全上班了。六个人都出去投递报纸,共700多份报纸,却几乎分布到了这个市区的角角落落。我也有投递,四份报,可要投完这四份报纸,我几乎得用去大半天。


    坐公交,上了42路,向售票员出示一下月票,得坐一个多小时。这一个多小时,我可以想很多事情,春节是没必要回家的,因为无钱也就无颜回家。回到家,彼此都很冷淡,我仿佛举行了一个什么仪式而已。一家人隔阂有多深,这个家中的经济危机就有多深。可我的妻子和女儿需要我,在晚上,我才知道自己不仅仅是饿腹之患,还有一个有着她完全有理由让我去为她做什么的女人,她年轻,她容易亢奋,更容易体会性事之乐,而我在她身上,并没有完全失去城里饥饿的阴影,做得是那样敷衍,但她也很满足了,她是个容易满足的女人。唉,孩子,你什么时候长大,你长大的时候,是否也要经历做父亲的这种仅为温饱就会焦头烂额的臭事?想远了,眼前是怎么回事?又有一个站站长统计连锅端。据说放假的那会,黄总一下抓住了一窝用牌九消磨时间的发行部中层领导。干还是不干?上帝啊,求求您老人家……不对吧,外国神管不了中国的事,那该求谁?玉皇大帝?如来佛?阎王爷?没有吧?求求老天爷,去他妈的,求神都找不到一个……


    下车后,往回走一截,投出两份报纸,是一家保险公司,向上使劲拉着卷闸门,一份一份小心地从下面塞进去。然后我可以想想保险公司到底是干什么的,再琢磨一下一滴水和一个大洋的关系,我就觉得,一滴水也是水,大洋是一滴又一滴水汇聚起来的,这么说来,它只起汇聚,没有质的变化,可能是敛财的吧。接下来的一份,就要过桥。走在初春的桥上,河水是一种发暗的清,水流很急,但不会有眩晕的感觉,因为每一辆驶过的车,都使桥在可承受的范围之内颤动。对面是暗红的土山,或者是白的吧。在盘古死后,估计这些山都是他的干脚板和踝骨,没有一丁点美感,只将其长途跋涉所留下的老茧和疮疤全呈现了出来,这是一座座拒绝任何生命的山。沿路边的排洪沟一路走去,先是一块一块平整出的田地,再是地边的枣树。当你顺着枣树的枝干向上看时,总在冲天的节点发生折曲,就是到末梢,你也看不到向上的枝丫。枣树的枝就是盘古脚上的汗毛,那份倔强的出人意料的延伸,似乎是在灭绝希望,张扬绝望。天哪!世上还有这样的枣树,我看得目瞪口呆。


    进了一个不大的院落,有人会从烧锅炉的坑里张望。我知道这是一个化工厂,不用敲门,我直接推门进去,厂长会伸出裂纹中填满黑色化工原料的手接住报纸,笑着请教到:“商报,我是商人,怎么才能学到东西呢?”“商机无限,在商言商,商报就是教人怎么赚钱。”“噢,真有这么神?那你怎么送报纸,一月能挣多少?”“这个……”“你是走着来的吗?挺远的。这样吧,你隔几天来一趟,我也没工夫读报。”我很默然,我觉得我这是敬业,为了一份报纸,我天天给他送,怎么还会受到他的捉弄?难道我只有买彩票,去做大生意?我决定,要一直给他送下去,直到他会说人话。


    坐车返回,中途下车去送最后一份报纸。过了时时有人值班的火车道口,上坡进入了家属院,院内老人在悠闲地晒着太阳,或者三五一簇地聊着属于他们那个时代的不老话题。孩子们也很自在,一看就知道他们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家庭,一个安全舒适的家属院落。我从东南口入家属院,而这份报纸偏偏就在西北角,我真不知这是什么人订的这份报,仿佛在有意练我的脚板,前三份也就不说了,都是工商部门的人员给订的,也难怪化工厂的老板要奚落我,可这份怎么就这样别扭。在走的过程中,要经过一个市场,我也很快发现,这儿的饭不但便宜,而且实惠。我花伍角钱买一个大饼,然后要一碗1元6角的面,这两块1角钱完全让我体会到食能果腹是怎样的一种美妙感觉。我可以坐下来慢慢享用,因为这个远离城区的家属院让人总有悠闲的感觉。旁边桌上坐了一个正在做作业的小学生,小学生突然向后堂问道:“爸,盘古是神还是人?”“神。”“那他怎么会死?”“人。饿死的。”小学生不吭声了,继续做他的作业。我觉得好笑,可忽然发觉,回答盘古死的原因原来这么难,如果是神,他怎么可能死,只能把他降格为人了。我猛然觉得,后堂回答问题的人一定是一位高人,况且是隐于市井间的高人。我笑了笑,心情舒畅地去送这最后一份报纸。


    也许是市民没有读报的习惯吧,也许是人们还沉浸在春节的喜庆中,上班后,大家只是投递,几乎没有一个人订回一份报纸。而作为站上的领导,也是站上的业务高手,周侗也失去了往日的神气,能找的人找了,能求的人也求了,能哄骗着订上报,周侗也哄骗了。下午,大家没什么事,但必须上班。上班之后,周侗也想不出一个可让大家去做一做的事,我也不能,大家就只能聚集在办公室。办公室电话换成了用201卡的,统计刘鹏控制了卡,打电话得让他拨号,而刘鹏也干练,拨十几位数字犹如表演降龙十八掌,别人根本不可能看出他到底输入了什么数字。如此,电话只能用来谈业务,而业务现在却没有,大家真的不知干什么了。周侗看一眼刘亚萍,笑着说:“走,我领你订报去。”刘亚萍一笑,坐着不动。“我就不信订不来报,我手拿菜刀,指着一个夯怂,‘订不订?不订我就剁了。’咔嚓,我一个指头就下来了,不信他不订。”众人一阵哄笑,但大家心里都不轻松。毕竟面对工资考核制度,完成任务是拿到工资一大半的保证,投递,费用低,量小,每个人也就是一百多块,而我仅有4份,我几乎等于白干。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