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一章6 大家都太需要再往上长的一点工资了  

2010-12-21 17:46: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谨以此书献给为生活而奔波的人们

 

我成了站上的统计后,因为票据、报款,还有投递的报份都要从我这儿经过或需我最终确定数字,我在周侗眼里一下变成了站上一个炙手可热的红人。特别是马洁每天都在交报份,况且基本都是全年订户,马洁又和我说话最多,周侗感到了自己的孤立,他终于对自己身上的游民气息有所收敛。刘鹏走了后,他手里握着站上200元的201卡,这下,他开始笼络起人心。他主动给我和马洁每人一张20元的,马洁接过卡,竟兴奋地尖叫起来,说道:“有卡就省钱了,有多少?每人给一张,大家好订报。”我看着周侗,当然是同意马洁的提议,因为全站也就6个人,每人手持一张20元,他周侗手里还握着一半打电话的权力。周侗屈服了,不过,他补充说:“大家要听我的话,我是站长。”马洁说道:“听,肯定听。你提议,给大家多发提成。”“就是,才10%,如果是提到50%,我就买个传呼机。”周侗在这个问题上和他的副站长立刻站在一个阵营里。是啊,工资增长的唯一突破口也就在此,可对我这样订不来报纸的人又有什么诱惑力呢,但大家都太需要再往上长的一点工资了,我点点头,表示同意。

 

把主任的亲临,表明招人是发行部的大政方针,可押金的问题横亘在每一个想来商报找饭吃的应聘者面前,最终,周侗忍不住要骂娘了,可他忍了。毕竟商报也存在几个月了,一切都在领导的口口声声中向正规方向运转。况且,领导还说:“这是文化单位,咱们要像一个文化人。”当然了,像文化人首先就不能满口脏话,周侗的嘴有了一道不甚起什么作用的紧箍咒,但他,发泄时还是要摩拳擦掌。

 

四月初,伴随着天气的转暖,商报的发行策划呈现出一股少有的坚挺气势。我赶快找了一个理发店刮了胡子,因为下午发行部要开会。当我赶到发行部时,会已开始了。陈主任不悦地说:“怎么这样?作为发行部的中层领导,一个会都不能按时开,怎么去管理站上,这样,我们需要整顿。”把主任一看我,转向陈主任说:“是这么回事,小马正在订报,说是大订户,约好的,来不了。他在送郊区的报纸,坐车、走路,得五六个小时。”陈主任看了看蔫不拉叽的站长,说到:“精神点!我们的中层领导都是尽职的,比如刚才这个统计,他在投递,比如这个没来的站长,他在订报。我们的工作就是订报送报,但这也反映了一个问题,站长统计订报送报,这说明:站上缺人。为什么你们不招人,没人?一出门,首先看到的是人,吃饭排队,上厕所排队。下周星期一,大站招20个,中等站招10个,谁招不到,就去站公厕门口。站一天,招不到10个人,我把我亲戚都招来,到你们站去送报……”站长们装模作样地记着,没有一个人提是因为押金才挡住了进人。陈主任一气讲完,每人甩了一支烟,自个点上火,立时,在他的带动下,小小的会议室立刻呛得几个女统计不断咳嗽起来。李婷婷停下记录,瞅了陈主任一眼,打开了窗子。轮到把主任讲话了,把主任不抽烟,他似乎对烟味也很反感,但他并没有反对除过陈主任的其他人。他捂着嘴干咳了几下,说道:“陈主任说的就是编委会的意思,也就是我们不讲什么原因,要必须去完成它。招人的事,大家可去城关站看看,孟站长是如何做的……”周侗一听孟飞又抢了风头,不由得看了我一下。我也有耳闻,这个业务组组长,摇身一变后,工作照样开展得有声有色。我真的不知这个孟飞有什么绝招,招的人并不是金刚之身,他们要吃饭,他给他们发钱?况且300元押金,他都能收到?我觉得事实可能并非如此。会在女统计的不断咳嗽中结束了,把主任特意和孟飞多聊了几句,然后把主任通知各站站长,必须去城关站观摩一下,观摩之后,放手大胆地去开展工作。

 

出了新闻大厦,城关站的办公室就在大报招待所一楼。推门进去,站了满满一屋子人,足有二三十个。孟飞就站在门口,他笑意满面的介绍说:“这些都是我们站最近招聘的,现在正在培训,让他们直接进入角色,让他们现场演练。各位站长多多提提建议。”说完孟飞给观摩的站长每人上一支烟,而统计他就仿佛没瞧见。我被一支烟分出了档次,只好站在门口观摩。我发现椅子上坐的那个演订户的人就是我的乡党,他和我一块进的商报。周侗被一个发行员硬请到椅子上演起了订户,那个发行员说:“您好!我是……”周侗一摆手,说道:“你是个做啥的?出去出去。”那个发行员一时语噎,不知接着怎样往下表演。就这样,周侗一连赶走了三个发行员。孟飞脸都气白了,他说道:“我来。”周侗一看孟飞上场了,站起来就要走,孟飞一把按住,说道:“周站长,我们接着来,我最爱啃硬骨头。”周侗笑了,说道:“商报不好看!”孟飞一听,紧逼一句:“我们报纸哪个版不好看?”周侗知道要出事了,赶紧赔笑道:“好好好。我会订报,叫我当订户还真不知怎么说。”孟飞看周侗说得有点心虚,笑着放了周侗一马。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