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一章33 要啤酒,六瓶;要白酒,两瓶  

2010-12-21 20:00: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许是新的一年,也许是我已经经过了一年的检验,这个月,工资由我给大家发。大家早已在办公室等我了,我一进门,受到了相当高的待遇,人们很礼貌地给我让开一条通道,直达我的办公桌。同时也受到明星般注目,我仿佛就是暗夜中的灯,而他们既不是航船,也不是仰望那点星火者,他们是飞蛾,非粉身碎骨不可。我知道,大家对这份工资太渴望了。我展开工资表,取出钱。周侗一把抓过去了工资表,狠狠地看了一眼,赶快放到了我的桌上。其实,这份工资让我来发也许有他的用意吧,小曹已受够了人们的冷眼和诘问。这份工资表相差太悬殊,刘亚萍的工资加提成占去了工资数额的一半。我喊刘亚萍过来签字,刘亚萍磨磨蹭蹭地签了字。我将钱当着大家的面数了一遍,要求她再数一次。刘亚萍抓起工资一折,就塞进包内,出了门。把在门口的老滕紧紧跟了上去。周侗一瞧,抓起我桌上的计算器冲出了办公室。大家没人发笑,也看不出羡慕。大家依次领着工资,工资跟上个月的算法一样,但绝大部分人在300-400之间。陈文龙签完字,数着一眼就能看清是几张的百元大钞,“日他娘的,卢姐,明年咱俩合作,我的报份全开成你的名字。”卢梅面无表情,只顾数钱,除过刘亚萍,她依旧是这个站工资最高者。领完工资就有离去的,办公室留下了不多的几个人。谢卫拿着一百多块钱,脸部肌肉抽动着,像哭,又像笑,“统计,借我200元。”谢卫低声哀求着。小狄一拍谢卫的背,“傻子,借钱干什么?”谢卫眼泪出来了,“我给我妈说了,我这个月能挣300多,不然,我妈就不让干了。”我真不知这钱借还是不借,况且我也就是不到600元,一借,我还要吃饭,我还要回家,我想着给老婆娃娃买点东西,父母都几乎不在考虑之列。陈文龙一把捏住谢卫的脖子,“你这个怂娃,球大点,还想缠王莉!小子,嫩着呢。去,擤干鼻涕,哪儿热火呆哪儿。”陈文龙说着就把谢卫推了出去。小狄将300多元的工资数了一遍又一遍,“我说,你们把报份交我名下,给你们20%,你们还不领情!一个个傻比兮兮的交啊,交啊!交吧,这下看清了吧,人家这一阵正分赃呢。”陈文龙眼一斜,手一扬,“你,小狄,说说,他妈的,我给你白送了一年报纸,你给过几个投递费!你请谁吃过几顿饭!还有比脸说,我要你,早碰死了。”小狄笑着不应声,好久才说:“我也没少挣。光废报,这个大征订我就卖了两千多。全年,废报,卖的钱过四千了。”陈文龙一听小狄又在他跟前显摆,“报社就没有一个好怂!我再说一遍。”周侗进来了,脚步沉稳而有节奏,他坐下后搓一搓脸,才发现站上已没有几个人。

 

周侗买了传呼机,便忙着制通讯录。通讯录也就三个人,一个周侗,另一个当然是滕哥,再一个就是王莉了。周侗玩弄着自己的传呼机,见卢梅来了,说道:“卢姐,买个呼机,有事好联系。”“你把办公室电话接到的订报地址告诉我,我马上就买。”卢梅边说边紧紧盯着周侗。周侗一下叫那如炬的目光晒蔫了,只好低头玩着自己的呼机。卢梅笑着坐我对面,“统计,咋订不来报了?我给财神爷供的水果三天一换,平时做了好饭,我也上供,怎么就是订不来报!他老人家也不托梦了,再梦不见屎。一梦屎就订报。”我知道卢梅着急,自从卢梅来站上后,从第二个月开始就月月过千,看来,她还想在这春节期间的月份挣上一千多元的工资。我带着嘲弄的口吻说:“那你就撬卷闸门,一家订两份。”“就是。看两份?一家看三四份的都有!陶瓷市场的人有钱,购物赠报,还有我订的……”“哪……都是哪些家?投递费要重算。”我说。“你敢,我卢梅不是好惹的!”周侗一听,忙说:“唉,能过就过。咱们还离城市中心远,市内都这样。我在城里的表兄,就送着三份报,最后,我表兄叫投递员只送一份。”卢梅来了精神,“退出的两份报咋办了?我知道,卖了,白赚一块钱。”周侗的呼机响了,他一看是主任办公室的,一紧张,可又忍不住急切想知道怎么回事,就立刻回起了电话。周侗放下电话,对在坐的人说:“尽快各自通知,报社搞福利。看,我说买呼机,这下就用上了吧。”众人坐着不动。周侗只好说:“说清楚,先来的领好的,次的,破的,过期的,不要怨我。东西正往各站送。”人各自散去了。我问:“你怎么这么说,福利哪有这样搞的?”“亏你天天跑报社,这些搞福利的东西都是商场卖不掉的,塞给报社当广告费,报社就拿版面和报纸抵。这可是内部消息,不要乱说。”周侗说着自然压低了声音。我知道,他所说的内部消息无非是他在帮高正清时,高正清跟他无话可说,就只好说这些他看不惯的,也不屑做的事。

 

办公室坐满了人,老滕坐在沙发靠门的一边,陈文龙则手插在裤兜里,转来转去,虽吵闹,却没有打闹的,也没有骚扰女员工的。贾继光坐在周侗对面,“你们兄弟也真够黑的,将人家《健康周刊》成捆成捆卖。”周侗说。贾继光一笑,“就你知道我们是亲兄弟,再谁知道!告诉你,我还是我们报社的优秀员工,还发稿子,只要发几篇稿子,报纸就是好订。”“那不一样,我们是什么报,你们是什么报。”周侗说。“就是,我也考虑转报社。这一块,我弟一个人就控制了,谁都插不进来,除非报社倒闭。”送礼品的车来了,是商场的大货车。周侗签了字,指挥着大家往进搬。站上的人看着,是一种没见过名字的啤酒,再就是一种外包装已发黑发黄的白酒。周侗又清点了一遍,说道:“三种分法:要啤酒,六瓶;要白酒,两瓶;啤酒、白酒都要的,三瓶啤酒,一瓶白酒。”众人一看,都没了心情,慢条斯理地在周侗跟前签名。贾继光领了两瓶白酒,非常失落地说:“你们报社就这么穷!我在保险公司也报了个名,报到、培训了一个月,发了一两百值钱的东西,当然还有工资!就你们,这东西,真是的。周站长,办手续,辞职。”周侗生气了,“你真不……没领单子?没领报箱?办!”周侗签了辞职单。老滕看着全站人失落的样子,“白酒,我要。5块钱一瓶,回收。”贾继光说道:“再说。”“6块。”贾继光将酒递给了老滕,老滕付了钱。立刻,就有人给老滕按6块价格交白酒。有人问老滕收不收啤酒,老滕没好气地说:“啤酒!看看,再有10天就过期,那不把人喝死吗?”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