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一章8 “又不是我领不到工资,我急什么。”  

2010-12-23 19:51: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谨以此书献给为生活而奔波的人们

 

经过十多天,新招的人有走的,也有进的,但总数竟然一直维持在10个人以上,这让周侗一下感觉到他的站长官在不升迁中就增大了不少,他终于摸着石头过河,学起管理。他见一个新人员进站,第一句就是:“订报了没有?”“没有。”“送到没有?”“送到了。”“你问过人家吗?”“问的都不订。”“你要考虑好,我们一直招人。要订报,订来报,就给你分片区投递,这是唯一的条件。”我作为旁观者,终于发现周侗明白他在干什么,他对他的手下人说什么。这是建站近半年来周侗最明白的,也最有中心的管理语言表达,里面没有胡扯,没有直白的恐吓,没有搪塞,也比较接近现实。新人里第一个向我领征订单的是一个嘴唇一直呈现血红的矮个少妇,她已提前向我打听清楚工资考核的内容,显然她已找好订户。我看了周侗一眼,说道:“领订单须交押金。”“交多少?”“先交300,剩下200每月从工资里扣50,直至扣够200。”那个女的转身走了,周侗着急地想起身去拦,他觉得人骂他是流氓都行,他就反感人这样说他是狗。他一看那个女的走了,“你看,我可以跟着她去,保证不会出事。单子一开,钱我收上,回来就交给你,你怕什么!你,以后这种事要跟我说,我是站长。”“你如果承担丢单的损失,只要你说给谁给,我就给领。”我的工资紧紧张张地保证着我的日食三餐和住宿,我不得不时时将风险排除掉,我如此一说,周侗只能默然。不一会,那个女的进来了,交给了周侗500元。周侗兴奋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你不知道我叫什么?我叫卢梅。”周侗讪笑着:“我确定一下,再说,没办手续,也不怎么归我管,来去自由。”卢梅说道:“给我领票。”卢梅领上订单急匆匆地走了。周侗往起一站,说道:“我请客,吃拉面,走。”我跟着周侗去了站门口的饭馆。

 

也许是马洁的示范作用,也许是卢梅的突飞猛进,也许原本就有刘亚萍这样的美女杀手,站上的业务竟然有了很大的起色。我每周一次的缴报款变成两次或者三次,这一方面有周侗在旁边监督,钱在我身上多了,这也构成了对他的威胁,我走了咋办?这从周侗的眼神里就能看出来,他长时间的看我,然后搬出把主任、陈主任、黄总,一级一级施压,我也知道钱对我意味着什么,对那些交这些钱的发行员更意味着什么。当然,我也喜欢去,当我穿行在位于大厅里的记者部时,我有一种来自内心的企盼和羡慕。先去财务室缴报款,然后去另一头的发行部办公室,虽然目的不明确,但把主任的兴奋立刻就从脸上绽放出来,挤压得脸上的小疙瘩花枝乱颤。陈主任则很少将喜怒哀乐行诸于色,他只问:“开会了没有?都讲了什么?”“开了,订报。”“你们是饲养员吗?告诉你们站长,这是文化单位,迅速让站正规起来。”当然了,我也知道,这份工作除过把主任,谁都不知道怎么办,当然,我也就无法准确传达领导指示。李婷婷每次必问的话是:“有没有办手续的?你可要明白,告诉周站长,不办手续就无法领工资。”这句话我传达了,周侗只是听,其实他应该比我听到的次数多,杯弓蛇影,他还真不知怎么弄。“球,又不是我领不到工资,我急什么。”我对周侗的这句话真是恨之入骨,不管怎么说,他是一站之长啊。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