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一章10 末位淘汰!招个站长还不容易!  

2010-12-25 14:40: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谨以此书献给为生活而奔波的人们

 

又到该报工资表了,其实我报的工资表只是每个发行员投递的份数,以及征订的报款和报份。至于工资怎么算,我也只知大概,因为按发行部的规定,除过马洁和卢梅,几乎所有人的报款都在300元以下。我在最后一刻轧住了账,投递报份提前已数好登记,就是这个报份和报款,不到我走人,上交的人和周侗一个心情:“加上,加上,逐黄的麦子逐割。”我收拾起自己的东西,准备去报社交工资表,周侗终于拿出了自己从不示人的考勤表,签上自己的大名,迅速塞给了我。其实我走的这刻也是对全站人的一种解脱,大家基本都在。马洁一看周侗将考勤表交给了我,立刻喊道:“周侗,你……你他妈的不要欺人太甚,我什么人都认识。”周侗一惊,继尔笑着说:“来来来,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受过专门培训,干的就是这活。”不过,周侗发觉,不止马洁如“动了我的奶酪”般生气,还有几双眼睛在对他仇视着。

 

宣传订报虽然再不效益显著,但它作为一个成功的手段保留了下来。用黄总的话说:“这就是咱们发行部的样板戏,得保留下来!查找原因,抓住病根,斩草除根。”一时,发行部人人行动,调查研究成风,都在查找原因。5月6日,发行部通知中层领导下午开会。电话是把主任亲自打来的,他特意通知了马洁,说是强总要听大家的发言,开会务必到,即使有一个订百份的订户也得放一放,开会务必到。

 

会议还是在新闻大厦二楼的会议室,李婷婷提前对会议室进行了布置,把发行部获得的唯一的一面锦旗也挂了出来,会议圆桌上首特意泡了四杯茶。大家入座了,孟飞一看有纸杯和茶叶,就自己泡了茶,他看了一下位置,坐在把主任位置的下首。大家一瞧孟飞,立刻便有人效仿起来,会议室顿时浸润在一股淡淡的茶香里。好一会,李婷婷才拿着会议记录进来了,她坐在了孟飞对面。她环视了一下从各站来的站长,还好,没人抽烟,个个都灰头土脸的,就像菜农进城,傻不啦叽的,李婷婷忍不住笑了起来。陈主任和把主任进来了,他俩又相对而坐。把主任侧身看了看各位站长,问陈主任:“老陈,咱们先开吧。”“不,不不,等强总。”陈主任摇着头说。过了好一会,强总在黄总的陪同下,急匆匆地进了会议室。两位老总一落座,陈主任和把主任瞅着黄总,等着他的顶头上司发话。黄总严肃地说道:“报社进行了一系列策划,新闻、编校、发行都有动作,发行是重中之重!大家必须明白,到年底发行量达不到3万份,是要被取消刊号的,所以说,发行关系到报纸的生死存亡。今天,强总专门抽出时间来听各位封疆大吏,也就是站长的发言。请大家不要有所保留,言者无罪,闻者立改……”我看着这个场合,犹如唱大戏,先是太监出场,再是文武大臣,再是皇帝和宫娥,最后还有一个老太太上场,那就是太后。唉,往事越千年,一个小小场合竟这样做作,还会有什么进步和希望呢。我原本也想提一点建议,因为我确实老老实实读了每一份商报,包括它的广告,唉……黄总将讲话的最后一句说得特别重:“欢迎强总讲话。”众人鼓起掌。强总面无表情地说:“我今天主要是听,就不说什么了。”黄总一听,说道:“那么,现在就开始自由发言,谈一下宣传活动为什么起初好,最后就不好。谁说?”陈主任和把主任各自搜寻着要说话的人,可是,令他们有点失望,没有。陈主任只好点名:“孟站长,带个头,你也是大站站长。”孟飞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茶,握着纸杯说道:“要我说,这首要的问题在报纸。你想,读者拿到一份报纸,得有震撼力,得有非读不可的吸引力。报纸就像大报,一副官腔,都是大而空的东西,切合市民的内容几乎没有,这样,发行不好搞。再就是,报纸太大,像晨报、晚报那样,人读的时候便于翻,再则拿着读也方便。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转版的内容不容易找,报纸太大了。我就说这几点。”孟飞说完,注意观察着各位领导的表情。黄总一听,孟飞说的这些正是自己一贯引以为傲的东西,他干笑了一下,说道:“下一个。”接下来有的说有些内容太不靠谱,引起退休老人的不满;有的说连载版面太少,有读者建议扩版;有的说股票版跟证券一类报纸内容一样,读者说没有参考价值;有说读者说,报纸离他们生活太远,从来就不读报……轮到周侗了,周侗直了直身子,说道:“我认为大报好,有订户就是因为我们是大报才订的。”黄总一听来了兴致,笑着问道:“说说,是什么原因。”“这个订户是开店铺的,报纸大了好包东西。”周侗看着黄总说。众人一听,都笑了起来,不少人都侧目瞥了周侗一眼,可没人笑出声。黄总一听,生气地说:“这样的订户不订也罢,订了有什么作用!”黄总瞟了强总一眼,作好记录的姿势。强总望着会议室天花板,好久才说:“大家说的这些问题,是问题也不是问题。一张新诞生的报纸,就像一个婴儿,大家要爱护,读者也要爱护。我们办报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解决社会就业!大报有那么多资金没处去,就拿出来办报,其他不说,最现实的就是它给大家提供了一个工作的机会,给大家提供了一个解决自己出路的机会。我希望大家好自为之,不要这样,难道它真的一无是处?还是从自身找原因。我还是那句话,不讲客观原因,订的目标一定要完成。我还要开编前会。陈主任,将意见整理出来,交到编委会。”强总起身走了。黄总看了陈主任一眼,去参加编前会。陈主任一听要将意见整理出来交到编委会,他一下感觉到了压力。他知道,他的这些手下说的问题都超出了发行部的权力范围。这都是什么发行会议!这纯粹是发行部向报社叫板,他不由得狠狠瞪了孟飞一眼。把主任不以为然,说道:“意见归意见,还是没说出什么可以操作的,一句话,大胆开展工作。再不,老陈,咱们实行绩效考核?”把主任说着去看陈主任。陈主任自个点上烟猛吸了两口,说道:“报纸没出时,试刊就订了1万多份,现在有了报纸竟然无法开展工作?末位淘汰!招个站长还不容易!告诉你们,大报的招牌在,大学生、研究生排着队往进挤。我看,月考核变成周考核,不行就下台,让能干者干。”站长们本来就是一头雾水的来开会,没想到竟是来给自己挖坑,这时一个个心事重重的都抽起了烟。李婷婷开了窗,风吹着那面锦旗在烟雾缭绕中摆动着,那是创刊后报社因发行达到了预期目标而颁发给发行部的。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