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一章12 请你不要用拳头打出这个世界的善良!  

2010-12-28 19:25: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谨以此书献给为生活而奔波的人们

 

站在街道上,我觉得这个场合也是我内心所期望的,怎么他妈的遇到这么个管理者!可一想到陈主任、孟飞,还有黄总,他们哪个不是这种货色,难道是这个社会的价值观和道德观变差了,颓废了……我痛苦地摇摇头,拨通了陈主任的手机,三言两句说清了事情。陈主任一听火就上来了,“怎么?有人打我的站长?反了!报警,打110,我马上过来。”我报了警,默然地在大门口等警车。很快,警车由远呼啸而来。这时,黄波出来了,后面跟着李琰和陈文龙。110的警察下车后,大声问道:“谁报的警?”我说道:“我。”我一指黄波,“就是他。”警察一看是一个挺帅气的小伙,边走近边说:“过来,你过来。”黄波茫然地瞅了一下,到了警察面前。“那一个呢?”警察奇怪地问道。“他打我们的站长。我们是商报的。”两个警察一对视,准备走人,上车了,车却不走。一个警察朝黄波招了一下手,喊到:“小伙,你来。”110的警车将黄波带走了。李琰一看黄波被带走了,向我冲了过来,陈文龙一看又要打起来了,赶快过来拉住李琰。李琰手指着我:“你,你还是不是兄弟?你为什么报警?”我面无表情,也无法回答他的问题。我知道,兄弟在这个社会只用在特殊的场合,我虽然还未被逼良为娼,但跟他们不是兄弟,只是他们这个集体中的一个财务人员。我进了办公室,周侗低头坐着。我说:“我报警了。陈主任马上要来。”周侗抬起头,满脸青一块紫一块,鼻子上还留下了一个一分钱大的伤疤。我不由得想笑,想痛痛快快地大笑一场!站在我的立场,我权当人为了自己的尊严和人格狠狠地揍了一顿这些报痞。我忍住了,我发现周侗眼里有泪花,那双有泪花的眼里呈现出从未流露过的善良。我所祈求的我不知道的神啊,请你不要用拳头打出这个世界的善良!

 

陈主任进来了,他一看周侗,问道:“人呢?人呢?谁干的?我就不信!我也认识几个兄弟,派出所、公安局也有人,收拾这狗日的。”我一听,心凉到脚梢。刘亚萍说道:“让派出所的人带走了。”“谁?开除!扣发工资,扣除押金。”陈主任并不落座,仿佛不找出打他的站长的人决不罢休。“黄波。人被110带走的,不知去了哪儿。”我小声说道。陈主任终于坐下了,他问道:“需不需住院?”周侗摇摇头,说道:“工作刚有起色,还要抓紧订报。”“那就这样,站上工作不能停。有事给我打电话,我让我的兄弟出手,砍死他狗日的。”陈主任看着周侗说道。“谢谢主任。”周侗一下哭了起来,那眼泪流出之后,周侗又像妖魔缠身,一眼的委屈和仇恨。

 

第二天,周侗的父亲来到了站上。周侗的父亲高高的个头,头发修剪得很好,梳得纹丝不乱,皮肤白净,一个很干练的老人。周侗父亲坐在了沙发上,很少说话,观察着每个进站的员工。马洁来了,一看有一个像是领导的人坐在站上,小声问我:“是不是订报的。”“不,是周叔。”我悄声说。马洁侧身看了一下,赶快交掉报款就出去了。其他人都进来了,除过李琰和陈文龙。周侗父亲坐了一个多小时,他不吭声,我也不知要和他说些什么,只好给老头倒水。10点多,周侗的父亲说话了,“这个,你和我儿子是搭档吧?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报社那是党的喉舌,这里面的工作人员不但学问要求高,还要上查三代,才能从事这项工作。这里面工作的都是文化人,像我儿子,我从小就管教很严,那是绝对政治合格,没考上大学,但干报社的这个发行站长还是可以。你们这里面怎么会出小集团围攻领导?这个问题相当严重!但我观察你了,你跟他们不一样。侗侗以后有什么事,你就给我打电话。这么几个小兔崽子,能成什么气候!”我只好点点头,我真的不知这个世界最缺什么,但这一刻,我觉得实质缺的就是德!如果不说是高尚,仅仅能维持一个做人的道德底线,事情何至于此!陈主任、周侗的父亲,两个人的共同点是失职失察,但他们的这种处理方式又能怨谁?我真的不想说,难道是这个浮躁的社会?

 

在周侗父亲的安排下,我和周侗去了附近的派出所。值班的民警一听我们是为昨天的一个打架事件而来,不由得生了气,“你看看你写的这些材料,有这么严重吗?你是主编吗?你是正式报社员工吗?你作为一个领导,发工资给人家发80多块,你忍心吗?你看看你写的什么?拿去!我们大案件还忙不过来,这事安排不下去,没人。”周侗嗫嚅着,不知说什么好,规规矩矩地从民警手里接过了他父亲写的报案材料。我心里暗笑,真希望这个民警能照着他的意思说下去,好好给这个保安站长上一堂怎么当站长的课,但揶揄人的话除外。

谨以此书献给为生活而奔波的人们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