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十章3 四个人漫无目的的游荡在这样一座城市里  

2010-07-19 20:40: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林对自己的时间进行了安排,星期二和星期三卖报,找新闻,星期四写稿,星期五专门交稿。交稿时,他尽量和水石部门的人员进行交流沟通。可是,愿意和王林说的只有部门主任水石,那些记者,一看王林背着报社的报袋,穿着马甲,懒得和王林说话。但是,王林仿佛发了疯,他想知道他们是怎样干记者的,自己和记者到底有哪些差别,他想弥补。水石也看出来了,他笑着说:“小王,你小子是瞎子点灯白费蜡!人家是城镇户口,即使不是,也有个没什么用的派遣证,这些,你有吗?”王林不认输,说道:“这不公平,这简直不公平。”“不公平的事多着哩,你能改变?还是好好卖报,闲着没事,写篇稿子,我给你发一下。”王林看看水石,他不明白水石到底说了什么意思。他觉得,他有能力做这样的记者,发在报纸上的文章就是明证,为什么不给他这个机会!

 

    一个月很快过去了,王林身上还有10块钱。他一算账,发觉自己总共卖出去了43份报纸,每份报纸返3角,再无其它收入,也就是说,这个月,他挣了十二元九角钱!

 

    王林对卖报彻底失去了兴趣和动力,星期三,他在街道上游荡到了下午,身上已经不名一文。他非常苦闷和焦虑,他不知自己究竟怎么会落到了这一步,无钱吃饭,无钱打电话,无钱坐车,当然,他更不敢奢望买饮料解渴。他坐在路边的绿化带里,心情烦躁地看着偶尔经过的年青人和踯躅独行的老人,他产生了一种冲动,他想一跃而起,打昏他,掏出他衣袋里的钱。他就这样呆呆看着,想着。忽然,他对面坐了两个背包的年青人,看样子晚上没有睡觉,灰头土脸的。慢慢地,那两个年青人也注意看着王林。一会儿,一个坐到王林身边,问道:“你是不是在这儿没找到工作?”王林点点头,他觉得自己跟他们两个有一种本能的亲近感。另一个也坐了过来,他显得很沉默,一会儿,他从背包里取出两个大饼,无言地递给了他俩。先坐过来的年青人,客气了一下,便分给王林一个。王林才发觉,原来他俩也是陌路相逢,无目的的流浪使他们两个走到了一起。三个人坐到天凉了下来,才漫无目的的沿着绿化带走着。在绿化带尽头,一个长发青年无神的呆坐着,走到跟前,一股汗臭味扑鼻而来。三个人慢了下来。王林注意看着,这样热的天气,他还穿着一身质量看上去挺不错的西装,白衬衣的领口已被汗垢污成黑色,但领带依旧打得很精神。长发青年一看他们三人,就知道是这个城市的流浪一族,他冲王林说道:“有钱没有?我买瓶汽水。”王林摸遍了全身,找到两角钱,他递给了长发青年。长发青年拿在手里看了一下,从身上摸出几毛钱,凑够五毛,买来了一瓶汽水。他看了一下这三个人,那两个已坐在了绿化带的道牙上,王林站着。他眼一挤,一口气灌完了那瓶汽水,长长地出了口气,人仿佛也有了精神。

 

    四个人漫无目的的游荡在这样一座城市里,大型超市的超级电视滚动播放着购物广告,二楼上的餐厅桌明几净,坐在桌旁用餐的人悠闲而惬意,那一抬手间,美味可口的食物进到嘴里,短暂的停滞将食物的可口和醇美顷刻传递给了四个人。四个人又流动起来,仿佛行走在一个鬼市,人们表情怪异,偶然的擦肩和触碰都会让他们体会到他们跟他们有怎样的不同,他们轻松而悠闲,自己却腹内空空,只因没有那种可以兑换食物的凭证——钱!长发青年饿得受不住了,他哀求着:“大哥,谁有钱?咱们吃顿饭吧!我三天没吃了,吃什么都行。”三人没有一个人接他的话,长发青年看出谁都没有请大家吃饭的意思,他偷偷脱离了大家。三个人依旧在慢慢地走,走到一个大酒店的门外,那两个背包的不想走了,坐在酒店门前的花廊里。花廊里已有人在纳凉,并有两个小孩在不断地询问着大人,大人则漫不经心地敷衍着。长发青年出现了,他借着灯光看清了三人坐的位置,自己坐在了一个没人的地方。不知什么时候,纳凉的人开始离去,酒店的食客也喷着酒气、打着饱嗝相互道别。酒店关门了,员工开始下班了,单身女性一显身,路边便冒出一个男士陪着走了。长发青年看着,他凑近王林,说道:“没钱吃饭,我们抢劫。”王林没有吭声,他看着那两个背包的哥们,他们一动不动,但眼睛在看着他俩。王林摸起旁边一个纳凉人留下的饮料瓶,一摇,里面还有,他一扬脖子,喝了下去,他觉得那饮料油腻腻的。长发青年走到那两个背包的哥们跟前,压低声音说:“我们谁也不认识谁,谁也不知道谁叫什么名字,我们合伙抢一回,得手后,分钱各奔东西。”背包的两个哥们彼此看一下,又去看王林。四个人行动了,长发青年分派了各自的任务,他拍砖,其余三人动手抢。他们沿着一条宽阔的马路分散开走着,有目标了,一个独身中年妇女。王林看着,单薄的裙子,在亮处,连胸罩和裤头都可以看出来,王林摇摇头。一个中年男人走近了,四个人紧张起来,分散开包抄了过去。那个中年人一看四个人的架式不对,走跑甩着的胳膊也不甩动了,他从远处就开始绕开他们走,这次又失败了。走到路的尽头,背包的哥们失望了,他们两个不走了,站在了一个亭子旁边。长发青年一看,他把王林叫了过来,说道:“走,我们去歌厅、茶屋,专抢小姐,抢了白抢,她还不报案。”背包的哥们一听,终于说话了:“我们不去了,要睡觉。”四个人进了亭子,背包的哥们取出塑料纸,将他们包了起来,只留了鼻子和嘴,他们两个睡着了。长发青年靠在亭子的柱子上,也开始打瞌睡,可蚊子叮得他一个劲的乱打一气。王林看着三个入睡的落难兄弟,他知道,他们谁都不想做抢劫犯,包括他。他默默看了一会,起身出了亭子,他准备回自己的出租屋。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