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人活一口气,树活一层皮  

2010-07-08 19:28: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雨过天晴,河两岸的山显出迷人的青翠,像一个丰乳肥臀的少妇,浑身透出绿盈盈的性感。河里的水也由浑变清了,流得轻缓而欢快,听起来像一首单调的乐曲,从山泉轻吟而起,流过森林,田园村庄,流过文明人的混凝土立柱,不变的便是那首永远的吟唱。麦子在抽穗,油菜正在吮吸着雨水,使劲往那荚里灌注自己的精血。王林坐在屋顶上一边捆扎钢筋,一边欣赏着这远离城市的美景。

 

浇铸屋顶的工作准备就绪了,搅拌机拉来了,上顶的设备也说好了。工头和东家确定了浇铸屋顶的日期,东家在检察院上班,东家的爱人在当地乡政府上班,三人一合计,想着这个地方将来用作饭馆,也就没必要讲究那么多。最后确定,越快越好,但必须保证质量。工头笑着说:“那当然,修好了你的,还想着再揽活,能不重视质量?”

 

浇铸屋顶这天,天气特别好,东方一泛鱼肚白,工头就闯进工棚,喊着:“快起,快起,今个不敢耽搁。”工头伸出他那双又大又结实的手掌,拍着还赖在铺上的民工。王林起得慢了,也挨了工头一巴掌,那扇巴掌犹如一块铁板,拍在哪儿,哪儿就得疼上半天。民工起来后,工头便喊着:“倒水,开饭。”这时,洗脸的洗脸,吃饭的吃饭,挨过巴掌的犹为清醒,洗脸吃饭的动作更为干净利索。

 

搅拌机开始转动了,王林和小三往机器里铲细沙、砂石、水泥,都用铁锨来计数。第一锅出来了,工头叫过老徐,问道:“混凝土就这样配料?”“像是,到底怎样,我也不知道。”老徐边想边说。“就这样了,我记得是这样,不行,多加水泥,给东家说,我们一直就这样干的。”上顶的机器吱吱呀呀的挂上去了第一车,顶上的人行动起来,有推车的,有平整的,还有用机器夯实的。十点多,民工们已浇铸完了一个角。这时,东家两口子来了。不一会,东家的哥们弟兄也有来的,来的人自然便燃放鞭炮。东家看看天气,天气太好了,蓝莹莹的天空洁净得连哈口气都看得一清二楚,他却担心起雷雨。东家问工头:“能不能再快点,屋顶要一次成型。”工头笑着说:“这就看你的福气了,大家都加把劲,就是下刀子,也得干!”东家一听,放心了,便加入了民工的行列。东家的爱人看见王林戴的手套太烂了,便把她戴着的手套给了王林。王林笑了一下,立刻换下了露出五个手指的手套。天越来越热,东家和他的哥们弟兄都躲到了树下。这时,民工一个人一个岗位,丝毫没有喘气的机会,上料、出料、上顶、夯实,浇铸的屋顶的面积在不断扩大。王林实在热得受不了,光着背干着,浑身的汗水泛着金光,仿佛一个非洲的淘金工。开机器的老徐突然问小三:“你的马甲吗?是不是又让哪个娘们晚上给你脱走了?小伙,要认命,痛快受活只是一会。怎么样?现在要在太阳下晒了,还没马甲穿!”“操,你想搞娘们腰里还没劲,这样总比光棍强。”老徐一下愣了起来,只好不吭声。小三一屁股坐在沙堆上,嚷着:“日他娘的,歇会儿。”工头正好来了,吼道:“你说什么?快给老子干!”小三眼睛瞪了起来,工头上前就捏住脖子提了起来,骂道:“你看你的德行!你娘在家没钱买盐,还得向人家借,你在这儿干什么?我给你不发工资?我的脸也让你丢尽了!”小三呲牙裂嘴的赶快拿起铁锨,嘟嚷着:“我干还不成。”民工们暗笑着,仿佛看了一段精彩节目,又不知疲倦,不知饥饿地干了起来。

 

天气是如此的晴好,树叶一动不动,光线的偏振使得树叶和空气的轻微晃动和流动,都可看得出来。东家坐在树下看得放心得不得了,叫过工头,塞给几包烟,说道:“招呼一下民工,再加把劲。”工头的心情同样愉快,可他还是使劲往前赶,都两点了,他还不放工。民工们又热又饿,还没喘气的机会,顶上的年轻民工终于忍不住了,嚷道:“要钱还是要命?不干了!”工头一瞧,这几个都是他“唱戏”的“台柱子”,笑着问道:“看看天,不起雨就吃饭。”顶上的人一听,全停了下来。工头只好说道:“把锅里的弄干净,吃饭。”

 

也许真是饿了,所有的民工都跑了起来,向着工棚冲去。很快一个个端着碗出来了,美美吃一口,一个个嘴里的干面向外喷着。走在后面的王林和工头看着,惊讶地张大了嘴巴,难道饿坏了?没做饭?民工们吃起干面? 

王林端了一碗,找了一个阴凉的地方席地坐了下来,他用筷子一搅,原来今天中午竟然是蒸肉,一碗干面里面埋着手心大的几块肥膘。王林夹起肥膘,狠狠咬了一口,香喷喷的,油腻而鲜嫩,真是天底下最美的美味!肉吃完了,肚子一下踏实了。王林小心地吃了一小口干面,干面像糨糊一样,粘在嘴里,哪儿也不去,吐不出来,咽不下去。王林左右看了一下,拨开跟前的蒿草倒在了里面。其他民工看见了,也纷纷仿效。

 

下午四五点,混凝土屋顶终于浇铸成了,民工们终于可以坐下休息了。工头掏出自己抽的卷烟,一个一个让着,那烟太呛,只有几个年龄大的民工接住了。王林和砣子坐在一起,砣子背靠树躺着,王林则挽起裤腿坐着,一只手用木棍在地上乱写着。突然,砣子嚷着:“你写的英语是什么意思?”王林一低头,才发觉自己不自觉地写了一句英语,他用脚一划,地上什么也没有了。砣子仿佛有了点精神,他悄声问道:“这样的日子你能习惯?我们没文化,也就只能这样。表哥,人活一口气,树活一层皮。我就想不通,大学生会没工作?工作多得很,我就遇上几个,可惜不是大学生,一想这几个工作,我就怨我大我妈,不供我念书。我真的后悔死了,当初怎么就不好好念书呢!”王林看着砣子,知道他说的是真心话。他也明白,民工也不是他干的,因为他没有民工的素质。那是怎样一种素质呢?他觉得,最主要的是他不会磨工,也不想磨工。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