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平实的笔触 压抑的情感  

2010-10-26 17:13: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平实的笔触  压抑的情感

谈谈老杨的小说《就业》并和扎木河先生商榷
曹 照

近来读到扎木河先生为老杨的网络小说《就业》连续写的评论,三思之下,也想对这个问题说一说自己的看法。
  《就业》在网上贴得有些零乱,费了些周折才大概得以全部看完。《就业》就是写了一个在文凭乱飞的年代,一个农村娃拿着一张说是社会认可但社会却不买账的文凭,往返城市和乡村找工作的故事。其实,我对这个一而再、再而三的找工作的故事腹诽的地方很多。对一个从能自理自己生活就一直在学校度光阴的学生来说,走向社会,肯定有心理落差,肯定有困惑。社会是纭纭众生获得生存和完成自己生命旅程的容器,局内人和局外人是感受不同的。而这个小说的主人公王林感受到的全是与自己的格格不入。对于农村“能人”杨经理,他看到的是玩空手道、欺骗、愚昧无知,对于牌子挂起来就可办学的卢院长,他看到的是这个老人的龌龊和手足无措等等,这些问题摆得很好!我只是想问一下这个大学生,你看不到就不说什么了,可问题是他看到了,为什么不指出?为什么不想办法改变?为什么不自己去做自己认为是正确的作法?社会是这样,但有千万个想去改变的年轻人,这社会就能变成他们想要的那样!从小说洋洋洒洒二十余万字,几乎全是表现的不适合,不合适,也就是说,小说整体上就表现了“适应社会”的对立面!问题是提出来了,但我看到的还需说出来。从小说中呈现的主人公王林的年龄推算,这个主人公青少年时期是在正统的体制要求的教育下成长起来,他十年寒窗学到的已难以提供他在今后现实生活中的生活逻辑支撑和道德氛围,我想,这可能是小说所映射出的传统知识分子的心理困境。在现今生活中,一个人生存并不难,难的是抛弃曾经所拥有或被灌输的信仰。在小说中,几次难得的脸红被一再放大,在知书达礼或道德规范下,脸红是人再正常不过的表情,而在此处,脸红却是希罕得让人脸红。从主人公结局来看,似乎就业并没有造成什么过分严重的问题,对一个凡人来说,这还是相当圆满的。在这一点上,我很认同作者的处理,作为一个大学生,家庭和社会养育了他们,一个就业问题就需年轻人自己去克服,否则年轻的大学生还是大学生吗?但仔细一点,问题的解决作者态度还是明确的,主人公对自己命运的把握有两次过激行为:一是勇斗侮辱自己、破坏自己婚姻的歹徒;另一次是以不相关的但又一脉相承的逻辑问题来追讨工资。这两个举动,都保证了这个主人公走在一条相对健康的人生轨迹上。小说《就业》的外延几乎是脱离就业这个主题的,它更像一个“书呆子”的“梦游”。阅读《就业》,往往在不经意处看见的是道德的沦丧和功利的无孔不入,作者却用一种冷淡的平实笔触,将这种经历过人生黑白的观感写了出来,而作者的感情也就一直在被压抑中行进,在偶然的节点既是情感的爆发,也是生活常态化的理性回归。
  关于《就业》的“新伤痕文学”标签的问题,我觉得这是比较怪味的标示。在罗列的诸多问题中,确实有貌似的联系,但实则差异是相当明显的。“知青”有时代特征,某种程度上更像是政治词汇。也就是说,这带有一种强大的内力和外力作用,它是特殊时代的特殊留存。而大学生就业的问题,国内存在,国外也存在。当然,我也承认我国的大学生就业确有它的不同之处和中国特色。大学生就业有“伤痕”存在吗?有,譬如小说《就业》中呈现出的问题,以及扎木河先生所指出的。但我们细究这个时代,这个时代有伤痕,也轮不到大学生就业承担,而是血腥拆迁。歪打正着,这个标示却向死水一潭的文学阵营扔出了一块结结实实的板砖!让堕落的文学有了起死回生的兆头。我不支持这个观点,但我支持这种充满勇气的作派!
  扎木河先生先后为《就业》写了九篇短评,一篇议一个问题,也值得一读。但是,我觉得这些短评有先入为主的嫌疑,让人感觉是先有观点,然后再去小说中找论据,最后过分拔高,譬如“余以为”、“窃以为”后的观点,说得有些让人心惊胆颤 ,个别的也很难说是小说应有之义的延伸,有强加于小说的嫌疑。这是我对这些评论,也可以说是以一贯之的看法。当然,也让人很感慨,也很佩服他的勇气,就是敢于明是非,敢于言他人所未言。我们生活中人往往留一手,干事亦然,写评论亦然,特别是有些书评,胡乱堆叠一些让人摸不着头尾的词语,写书评的也不知自己说什么,更别说读者了。我想,文字本有其严肃性,作为评者的创作,我也不能指责什么。我对小说《就业》也读得过于粗略,对扎木河先生的评点不敢苟同的同时,也希望扎木河先生回到常规的评点范围,仔细地就一个问题谈一下,起码让我能不怎么反感地去求得最大的认同。

以上是我的一点看法,我想能谈论它本身就是值得高兴的一件事,还望老杨和扎木河先生多多包涵。同时,也希望能多看到二位更多的精彩的作品。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