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一章23 两朵血红的火苗在闪烁(原创)  

2011-01-12 17:43: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谨以此书献给为生活而奔波的人们

 

把主任的电话由一天一次变成了一天两次,从那按捺不住的欲望中放射出一只可怕的手,它不但随时拨拉着我抽屉里的报款,还将这只手伸向发行员,伸向订户,伸入城市中每个人的口袋。“这,这,这弄得我晚上梦里都在催发行员,都在订报。”周侗疲惫地看着我。我何尝也不是,把主任这样的催,让我感觉核算工资的任务奇高,不仅是这四十多号人,我感觉我也快支撑不住了。到现在,我竟然一份没订,我内心的焦虑无处诉说,看着周侗,我从内心就摇起头。29日一早,把主任问完征订情况,告诉周侗,马上开会,从现在开始,订明年全年的订户,赠报到年底。周侗末了问道:“礼品还送不送?”我猜那边肯定摇了一下头,现行政策不变,明年全年的订户赠报,这肯定是又多了一项优惠,真够狠的。周侗一看报纸还没来,便招呼大家进办公室开会,发行员相互看着,想着又是到月底了,催命了。陈文龙正和几个发行员聊到高兴处,一听叫开会,嚷到:“急什么,不交报份谁给开工资!”周侗只好喊着:“进来,进来,又有新的优惠政策。”大家一听,才陆陆续续进了办公室。老滕正好也来了,他坐在一贯坐着的周侗的对面。卢梅坐在了我的对面,她小声问:“什么政策?快点说。”周侗一听,抢着说:“明年的全年订户赠报到年底。”这时,报纸来了,就有人往出走了,周侗一看,就打算跟着出去分报纸。狄恩爱问道:“站长,会还没开呢?”众人无语地笑着,周侗从站着的人群里挤了出去。老滕说:“开会就是政治学习,怎么就这样散了。”众人一下笑了起来。卢梅问我:“礼品送不送?” “既有的政策不变。”我说。留下的人一下兴奋起来,“90元,还送3个月报?”“是。”我站了起来,我想给他们解释清楚。狄恩爱问道:“什么时候轧账?”“月底。”我说。“给我领10本订单。”狄恩爱说。我犹豫了,10本,那就是50份年报,收款就得将近5000元,“你什么时候交?”“下午。”我从狄恩爱说话的眼神中,明显看见两朵血红的火苗在闪烁。

 

中午,送完报的基本上都回来交报款了。有些票据明显的有涂改的痕迹,有将90元涂成108元,起投日期改为10月1日至明年年底。有的直接大笔一挥,赠报三个月,复写纸也不用,交完款,才知道有礼品。有的回来不知道新政策是怎么回事,胡乱搪塞两句,再写上赠报三个月……我非常无奈,政策的朝令夕改,以及周侗这样的领导,搞得我苦不堪言。最后一个来的是成安多,他一看我一个人在,说道:“统计,咋办?月底了,报款花了,不交报款没工资。”成安多把本应用对话过程说明的事,让他一个人说了。我问道:“欠多少?”“我一个人不多,我们几个都花了,可能过千了。”我知道他指的是谁,他和何立白以及另两个零售站过来的住一块。我知道他们是陈主任和把主任用合同签着来的,到如今,钱没挣到,倒已经欠了一笔。我沉默了,成安多见我并没有解决他说的问题,怏怏不快地出了办公室。

 

下午,我内心烦躁地坐着等狄恩爱。狄恩爱对我是一个谜,他有着一个农民的狡黠,他更有着一个小市民的势利,他还有着一个打工者好使的眼神,哪儿挣钱多就朝哪儿扎堆。报款零零散散有交的,但没有中午的势头好。快5点了,周侗拿着一个自备的小学生作业本坐在我的对面,“交了多少份?”“没有截止,没数。”我说。“100份有吧?”“过了。”“那就150,像编的,153。”“谁最多?”“不知道。”“卢梅,刘亚萍?”“狄恩爱。”“多少?”“还没交,不知道。”周侗失去了耐心,“我数。”“不能动,钱票在一块。这么多钱,没验钞机。”我说的是实话,报款的猛然增加,弄得我辨别人民币的能力急剧下降,看着哪一张都对,哪一张又都不对。周侗一听,知道了票数的烫手,自己想着写好,等着接把主任的电话。

卢梅领着女儿来了,一个挺让人喜爱的小姑娘,我和周侗看惯了被逼得疯跑疯走的发行员,突然间看见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女孩,就像猛然受到一股春风沐浴,顿时轻松下来。卢梅往我对面一坐,一本一本撕着票。这时谢卫进来了,一看有个小姑娘,就想和小姑娘玩。小姑娘不理,谢卫就想着花招讨好小女孩,一会学狗叫,一会学猫叫,小女孩笑,谢卫也笑。突然,电话响了,周侗一听是把主任,使劲挥手让谢卫的猫狗叫声停下来。谢卫玩得太投入了,根本就不注意那个只恨胳膊太短的周侗。周侗报了数字,对方似乎不满意,周侗说:“正在收,估计还能收一两百份。”对方挂了电话。周侗吼道:“谢卫,你给我滚。”周侗的一声大吼,吓得卢梅的女儿哭了起来。卢梅一看刚才还玩得好好的女儿一下哭了起来,立刻火冒三丈,“你!你干什么?我今天非收拾你不可!”卢梅将手中的钱塞入牛仔裤口袋中,挥舞着十指冲向周侗。周侗一看,赶忙将自己的头埋在两臂间,任凭卢梅如铁钩般的十指挖下去。这时,狄恩爱和他的搭档进来了,一惊之后抿嘴笑了起来。我的内心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收拾了一下桌子,一把抓住卢梅的领口,将她拎到了站长桌子对面。卢梅一看我的脸色,掏出钱,说道:“交钱。”周侗在桌子上爬了半天,一抬头,卢梅跟没事一样交着报款。周侗笑着说:“卢姐,你干嘛发那么大的火?把主任听着谢卫怪叫,说我们站是疯人院……”狄恩爱和他的搭档终于找到合适的机会将早已压在喉咙的笑,大声笑了出来。“他爸是疯子,他丈人是疯子,他们一家都是疯子。”卢梅边沾唾沫数钱边说。我笑了一下,不由得看了一下小姑娘。小姑娘老老实实坐在沙发上,忽闪着两只清澈的眼睛,我的心里不由得一震。“干脆,谢卫开掉。”周侗低着头说。“你敢!谢卫哪个地方不对!开除了我跟你没完。”卢梅嚷道。坐着的谢卫一听周侗要开除他,一下站了起来,可卢梅不留余地地给顶了回去。我知道,卢梅护谢卫是在护自己,可这个谢卫除过她又有谁会这样护呢。下班了,周侗先走了。我小声对卢梅说:“借我1千块钱。”卢梅一下睁大了眼睛,忽而问道:“什么时候要?”“明天早上。”我看着她在躲我的眼睛说。办公室就留下了我和狄恩爱及他的搭档。狄恩爱坐在了我的对面,问道:“统计,数一下我订了多少份?”“21份。”我说。狄恩爱低头想了一下,一点头,准备从包内取钱和订单。他的搭档突然开口了,“没想到,你们单位这么乱,能乱到这种程度!钱先不交,交了不放心。”狄恩爱一听,将掏出的票款又装了进去。我沉默了,三个人谁都不说话,默默地坐着。狄恩爱磨蹭了老半天,“统计,再领三本订单。”我看了一下他们两个,我虽然不知另一个是谁,我总感觉那不明身份的人是小狄的上司。我想,他的看法是万般的正确,仿佛神灵从空中的俯瞰,我不慌不忙地给狄恩爱领了订单。

 

谨以此书献给为生活而奔波的人们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