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一章14 报份一阵,报款一阵,快把人整疯了  

2011-01-03 17:58: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谨以此书献给为生活而奔波的人们

 

    快到月底了,大家又在打探征订任务是多少,是按报款算,还是按报份算,还是按报款、报份算。我去缴报款,陈主任和把主任就再见不着。我去问统计小曹,小曹头也不抬地说:“我是执行者,你们发行部怎么说我就怎么算。”事实也是如此,我也就是明知故问。去问李婷婷,我讨厌这个人!因为我发觉,有时下午三四点,她还在黄总办公室搞卫生。夏天本身就穿得太少太透,况且她身体的构件又显得过于壮硕,从半掩的门中看进去,她就像一个俄罗斯妇女,将自己不愿给别人看的私处大度而无私地奉献给黄总。当然,我提工资考核办法,她就把她从发行部办公室电话中收入私囊的报份推销给我,“你想,你任务完不成,我给你报份,提成给我,底薪里面的你也得给我。你想,你是统计,你完成了任务,站上的任务也上去了,那就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们工作搞得好。我这是在帮你和周站长,你知道,现在实行末位淘汰了,你也是管理人员。”李婷婷真是他妈的太无耻了,我真的再不想问她什么。

 

六月初的一个中午,站上突然进来了五六个戴黄帽,拿黄马夹,背红报袋的商报人员。我和周侗正准备下班,一时摸不着头脑地看着应该就是商报的工作人员。里面一个姑娘介绍道:“我们是商报零售大队的。孟老师说,让我们中午渴时到站上去喝水,他给了我们地址。你们的领导是周侗。”周侗一听,赶快招呼让座,然后出去买纸杯。“你们零售大队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开始的?”我问道。“在军区大院,有宿舍,有食堂,开灶都快10天了。”一个从农村来的小伙说。“还军训了,孟老师还教我们文明用语。”一个腼腆一点的姑娘说。纸杯买来了,周侗准备给每位接水,开始介绍的那个姑娘赶快过来了,说道:“我们自己来,喝完水还要上街。”零售员喝着水,有小伙拿出大饼来,边喝边吃。周侗说道:“光吃大饼怎么行?拉面既便宜又实惠,吃碗拉面。”吃大饼的小伙笑了一下说:“先凑合一下,下午六点开饭,我们回去吃。”我看着这些肤色黑红的农村姑娘小伙,一个个朝气蓬勃,我不由得有几份羡慕,有吃有住,这份工作的开局确实诱人。

 

天气是这样的晴好,以至于站上不得不每天把接待零售员进站喝水当做一件重大事情来做。周侗买了两次纸杯后,开始用眼瞟我,那意思分明是,你也算是个管理人员,站上又没经费,轮也轮到你买纸杯了。我不是不情愿买,我总觉得他比我好过,他有家,父母又有退休工资,我觉得我就是这些零售员中的大哥哥,我和他们一样,都是进城讨生活的农民后代。我还是买了,可并不是周侗的那种想法,这个站是谁和谁的,谁和谁就都要担责。不过,喝水次数多了,我和周侗都发现零售员的精神面貌和站上的发行员不一样,他们对工作有热情,努力完成自己的任务,并且相互良性竞争。“这个孟老师用的什么法子?怎么管教出了一帮这样的队伍?你说说。”周侗问完,准备耐心听我给他揣度一番。我笑了笑,“有吃有住,没有后顾之忧,当然就会这样。”“这不是社会主义吗?”周侗问道。“难道你生活在资本主义社会?”我反问道。“算了,算了,不费这神。轧账了,征订情况给我汇……说一下。”“较上月好,主要是卢梅订了不少。”我说。“谁最多?说详细,便于我在会上汇报。”周侗边说边准备记。我翻了一下底表,“马洁最多,42份,钱不多,1400多块,占了全部征订量的三分之一。”“有三个马洁就行了,要那么多人干什么!我给你说,这站是咱俩一手弄起来的,咱们,看谁不顺眼就开,谁叫他们把我……我们不当领导。”周侗忽地站了起来,边说边去关门。我笑了笑,知道周侗有点公报私仇,但这句话同样是他说的精辟而到位且最具管理品位的语录之一。“最好还是先培养。卢梅发展势头不错。”我说。“再加上刘亚萍,三个人够了。狗日的,我非把李琰、陈文龙这两个杂种整走。”周侗边说边模着鼻子上结了痂的金钱印。

 

星期五,发行部召集站长开会。大家都盼着周侗尽快带回征订任务是多少,这关系着工资问题的大事。马洁依旧没有参加,因为她要投递,但她是表现最强烈的,“工资制度一月一变,他妈的,报份一阵,报款一阵,快把人整疯了。”马洁说的话其实是大家的心里话,但任务的最终确定往往打的是蛇腰,这样,怨气的积累搞得站上的管理人员在发行员面前没有一点点威信,这可能是周侗挨了一顿饱拳的深层原因。

 

周侗开会回来后,一直没有开会的意思,站上的人也不好问,我看,这种“不好问”实质正是一种对立情绪在做祟。在留下我和周侗时,周侗笑着说:“你猜怎么着?陈、把二主任原来下乡招人去了。孟飞这杂种现在整零售站,你猜,强总都经常去,问题可见是太重要了。哎呀,军训,嘿嘿,卖报的还军训?这世界真是奇了怪了!食堂的伙食不错,要不,你也去,有吃有住,我干得了。”周侗说得眉飞色舞。我不悦地说:“能不能说得有条理,就一件事说,说完了再说。”“你以为我们真是文化人!你还真把自己当文化人?算了。观摩之后要招人,就招卖报纸的。”周侗脸皱缩在一起,他真搞不懂,天天招人,难道人多就解决什么问题?我也搞不懂,都怪这世界人太多了。

谨以此书献给为生活而奔波的人们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