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一章19 “继续招人,大量招人。”(原创)  

2011-01-08 17:46: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谨以此书献给为生活而奔波的人们

 

一到九月份,所有的人都来上班了。显然,这是工资考核使然,出满勤虽不加一文,但缺勤,那绝对是铁笔辣手,工资少了,也还算不出,刨去出勤扣的,还要少。人满为患的站,蔚为壮观,以至早上一分报,院子里吵的、闹的,更有几个人,凑一块吆三喝五的猜拳,更有甚者,围住腼腆的姑娘,不明就里的还以为是在耍流氓,调戏妇女。周侗虽经历喧闹和人满为患,可也没见过乱到这种程度,他厌烦地坐在办公室不出去,却使劲赶着赖在办公室的人,这时,他感到人多对他这个站长的威胁。他给他的父亲小声打着电话,电话那头像是在策划什么大的行动,周侗小声说着“是,是”。不一会,高正清来了,众人一看来了一个陌生人,竟突然收敛了许多。周侗一见高正清进了院子,忙着出办公室去迎:“高记者,欢迎欢迎。”高正清瞅着满院子等着取报的投递员,问道:“怎么,报纸又迟了?”“是,这一段时间报纸不正常。”周侗说。“这全部是你们站上的?”高正清问。“噢,最近报社有大型策划,又招了不少。”周侗说。“给你说你们陈主任,他和我关系不一般,你们的活动我知道,说是订报要送礼品。哎,怎么会这样,人看的是内容,报好了肯定好订。这难道不是歪风邪气!”周侗听高正清说出了他最需要的一句救命话,热情地把高正清请进了办公室。办公室里又坐着几个人,周侗向这几个人介绍道:“这是咱们报社的高记者,名字响当当,可能早就是主任记者了。”高正清想阻止周侗给自己戴高帽,可一听是主任记者,而不是记者主任,便任由周侗去说。“你们知道吗?我爸跟高记者的父亲在一个单位,我和高记者从小就在一个家属院里玩,我们两家关系那是世代友好……”高正清打断了周侗的话,“你说的这是大报的话,我们现在是市民的报纸,要用市民的口吻来说。我写的,你没读?”“读,期期读,不然怎么会给订户说清楚。”周侗一副就要拍胸膛的架式。“你都读什么?”高正清问。“就读你写的,再就是连载,广告我也看。”高正清一听这种没中心的回答,不说话了,坐在周侗的桌子上。刘亚萍进来了,她一看有个生人,本欲出去,可犹豫了一下,又到了我跟前,“统计,领两个征订单。”刘亚萍说。“按规定,只能领一个,你已经有两个没交。”我说。周侗不高兴了,“给领,有我担保,出事我负责。”我看了一下突然底气十足的周侗,竟然敢给别人进行经济担保了,就冲这句话,虽然这句话他说的对象特殊,可这太难能可贵了,我给刘亚萍领了征订单。报纸来了,周侗出去分报了。在分报间隙,又有几个人进来领征订单,也许是卢梅的理由吧,也许是狄恩爱的理由吧,“统计,你不要怕,我们有押金,还有一个月工资,就给吧。”原来如此,我放心地给人领开了征订单。其他人都送报去了,办公室留下了我和周侗,还有高正清。高正清突然问周侗:“刚才那个姑娘是谁?”周侗想不起是谁,转向了我,“小刘,刘亚萍。”周侗笑了起来,说道:“大记者,怎么样?给你介绍一下。”我不由得窃笑了起来,这家伙竟然把自己口口声声要娶为二老婆的姑娘介绍给别人了。高正清好久没吭声,周侗等得有点发急了,说道:“怎么样?我是站长,当这个介绍人绝对有分量。”“你们仔细观察了没有?她前额突出,脸形上窄下宽,这种女人是个糊涂型,我可不想找一个唠叨不停的女人。我对相面有研究。”高正清说。周侗不吭声了。我很愕然,愕然的是一个记者竟然相信相面,再就是他的火眼金睛了,我总感觉刘亚萍肯定哪个地方不美丽,就是说不出,原来如此!

 

高正清仿佛很累,他靠在沙发上眯着眼睛,周侗也不去打搅。中午了,高正清站起来准备走,周侗问道:“高叔的病怎么样了?”高正清经周侗一问,又慢慢坐下了,“查出来了,是脑瘤。”我和周侗一听,都不吭声了。高正清看着我和周侗说:“你们说,我从晨报过来,很想在商报干一番事业。元月份的一个稿子,美联社要出一万美金买稿子,那不仅是商报,就是在这个城市,可能也是从未有过的事!唉——工作不顺心,正好,请长假,照顾我老爸。”“高哥,你尽管说,有什么事,我们这个站的人马都可以上。”高正清笑了一下,忽然站了起来,“我得赶快走,去换你爸。”他对周侗说到。

 

九月份已过了一周了,小曹还不通知我轧账,有报款就上缴,我也不知是该算到上个月,还是这个月。也不知什么原因,站上的发行员领订单的多,可交报份却是挤牙膏。周侗也隐约感觉到了什么,该不是“狗日的”要临阵换将,他知道业务量是硬指标,就软硬兼施榨报份。他能硬起来的往往就是谢卫之流,而对卢梅,求来求去,卢梅朱唇一启,“同情你一下,你也好着哩,再换个瞎怂,我的日子也不好过。”我忍着笑收一两份全年。当然,对于老滕,就剩下我和周侗没有喊这位壮汉“滕哥”了。老滕拍拍包,“都在这里面,跑不了,大报份,不到年底不订。”周侗也不敢说什么,知道叫了“滕哥”也白搭,就索性忍住不叫。

 

报社通知开会了,这次会议,我也被通知了。我和周侗一到大报的大门口,商报的一面牛气冲天的红字白底木牌上下一箍,被稳稳捆在大门一旁的立柱上。这面木牌几乎比大报的木牌大了一倍,字体眉清目秀,用料也好,显得大报的木牌既寒伧又老气横秋。

 

各位与会者准时入场,陈主任左右一瞅,说道:“今天开会,今天开的可是关紧门的会议。声明两点:第一,保密;第二,还是保密。”陈主任说完,一看没人发笑,他知道,这帮站长终于配合上了,明白了会议意味什么,“我们今年,有许多重大策划,下面请黄总讲话。”众人比较整齐地鼓起掌。这时门开了,孟飞端着茶杯进来后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我看了一眼孟飞,他显然有些失魂落魄,飞龙在天转瞬即逝,现在又是“潜龙在渊”,这话仿佛孟飞曾说过。黄总讲话了,“我先说政策性问题:今年的大征订,从现在就开始了,征订的政策就是——全年订户,送礼品,108元,不要礼品90元。礼品随后就到,目前确定了三样,再经市场调研,研究到底送什么。礼品订户绝对喜欢,你们现在就可以告诉订户,送50元的礼品。陈主任,公布一下任务。”陈主任拿着自己的笔记本,看着不说话,各人都竖起了耳朵,这可是关系自身“生死存亡”的大事。陈主任抬头看着大家,笑了一下,“按人头下达任务,每人150份全年。”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把主任说道:“没什么,这是四个月的任务,这是保底任务。”把主任话一说完,当即就有站长站了起来,“这个任务完不成。”众人目光一齐聚集到三位领导身上,黄总双手抱胸,无言,陈主任和把主任对视着。“那么你说,多少你才能完成?”把主任问。“我的站上新老人员已达70多人,这样,1万份,现在才5000份不到,我完不成。”站起来的站长说。“到底你说多少份?”把主任严肃地问。“50份。”“不可能!50份,你知道不知道,编委会给全报社下达的任务是5万份,发行部肯定把大头,4万份。照你这样……”陈主任打断了把主任的话,“赵站长,那就这样,降30份,120份,怎么样?”陈主任说着,并没有看这个站起来的赵站长。赵站长依旧站着,会场陷入长时间的静默。“按90份来定,再不能降。现在各站报一下人数,确定各站的任务。”黄总说完,目光直盯着赵站长,赵站长慢慢坐了下来。李婷婷逐个问着各站的人数。周侗着急了,趁着暂时的混乱,跑到我跟前小声问道:“咱们到底多少人?”我说:“有投递的36个,没投递的我不知道。”周侗坐回了座位。轮到周侗时,周侗往起一站,“我站投递征订人员36名,没投递的7人。”陈主任一听,不高兴地问道:“怎么不上线?”“报份少,老投递员不……影响站上的稳定。”黄总发言了,“有什么大不了的,稳定什么?你真把站长当官做?全部上线。”周侗一急,眼泪都快出来了,“真的是报份太少,没法分。”把主任看了黄总一下,“我看这样,成立专职征订班,没投递,给自己订投递报份。不送报,有时间,每人150份任务。”任务确定下来了,原来近期狂招是在给自己挖坑,站长们后悔得全部低着头。把主任说:“任务确定了,现在就是想办法怎么完成了。各站有什么困难,讲一讲。”有人站起来了,“任务太重,完不成。”把主任手一挥,“现在不是谈这个问题,问完成任务有什么具体困难。”陈主任大声说道:“谁完不成,我请他立刻走人,我让能完成任务的来干。”话说完,鸦雀无声,有个性和有血性的人已被淘汰出局,剩下的不是认命的,就是苟延残喘的。有人开口了,“站上人太多,站长一个人管不过来。”“那就设班长,”把主任说着去看黄总,“我看,10-15人一个班,大站不能超过5个班长,中等站最多3个,小站不设班长。”把主任说完,黄总点了一下头。有人说:“人刚招来,没培训,任务能不能降一下?”“任务不降,培训是站上的事。”把主任有问必答,提的问题基本就是让他原给顶了回去,再没人提“具体困难”了。陈主任看着孟飞,说道:“孟科长,各站任务总下来还差一大截,你的这个业务科准备完成多少?”孟飞一扬头,“我全包,但得答应我两个条件。”黄总问道:“什么条件?”“第一,各站不许拆我的台;第二,我要从各站抽调业务精英。”孟飞看着黄总说。“我支持。”黄总这么一说,各站站长又哑然一片。“我还有一个条件,不知当说不当说。”陈主任说:“说!有什么当不当,这儿是讲民主的,也有听话的,当然,也有做主的。”孟飞使劲摇了一下头:“任务完成后,要有大幅度的提成和奖励。”“工资考核我们正在制定,这个奖励……”把主任说着去看黄总。黄总一扬手,“征订冠军奖背投。”陈主任和把主任一惊,黄总笑了,“人家广告部的奖励政策是,年底完成50万,奖一套房。我们,谁完成一万份,再奖一部车。”突然,众人兴奋起来,在议论着背投的价格和视觉效果,陈主任一看黄总,“散会。”在众人的喧闹中,把主任说道:“继续招人,大量招人。”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