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二章16 财富流转(原创)  

2011-11-01 19:45: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签: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就业》   王林

谨以此书献给自谋职业的大学生

 

  下雪了,徐经理的小舅子岁月也成了牛场的上班族,他骚扰得大家都不得安生。他缠着老党给他讲故事,老党把自己听来的瓜女婿段子一一讲来。他又勾引上得财介绍来的小唐去村口理发店骚扰那个小姑娘理发师王梅,把小姑娘在山墙上开的炕洞口打开,发现没有过往的行人,就朝里面撒尿。末了,他便向两个大学生试探了。他一拉正在看书的小李,小李目光如剑,逼得他赶快退缩回去。他看王林坐着,便嬉笑着想说话。王林却不等他开口,便说道:“你看,你也是经理的小舅子,能不能给说一下,给咱们买台电视机。就说要给牛添夜草,熬夜有时就忘了,有个电视,晚上也能给牛准时添草,还喂得好。”小唐一听来劲了,“买成彩电,遥控的最好。你说,县(闲)长,是不是?”岁月一听,他更来劲,说到:“好是好,我怕我姐夫。”“你不会给你姐说,就说你大喂牛,晚上困得很,想看电视。”小唐出了个绝妙的主意。

  有电视了,小李也收起了他的书本,和大家一块兴致勃勃地看央视热播的《三国演义》。牛场的人第一次有了共同语言,李主任、徐经理的丈人、老党,再加上两个大学生,很快组成了一个讨论核心。其中以李主任知道得最多,听起来,他好像读过不至一种版本的《三国演义》;他说的时候还夹杂一些文言词汇,但总用宿命论的观点去解释里面的人物命运;特别是关于刘备的相貌描述,他赞叹备至,还用刘备的天子相衡量小唐。徐经理的丈人则看过有关三国人物的秦腔,便用秦腔中的内容对电视剧进行勘误。老党则是从民间口头流传故事来讲三国,虽很凌乱,但别有风味。在三个老将面前,两个大学生显得理屈词穷,书本上的东西遇到这种场合,就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两个大学生也就慢慢变成了听众。

  十一月初七,看完一集《三国演义》,王林出来撒尿,正忙碌间,他觉得放料的小房里有人影晃动,他觉得奇怪,便过去看个究竟。走近了,王林瞧见小唐正往一个袋子里装牛料。王林笑着问道:“你这是干什么?不至于拿回家吧?”小唐使劲摇着手,示意王林不要说,叫他进来。王林进来了,小唐说:“大学生,你难道不想多挣工资?”王林摸不着头脑,说道:“这跟挣工资有什么关系?”“哎呀,这你还不懂?多吃,多喝水,多吃料,牛能不肥!肥了是不是有奖励?”王林明白了,“是,有这么回事。可这种作法不光彩。”“有什么不光彩?徐经理的丈人给牛不吃料,害怕牛撒欢,拉不住。我不怕,我就想挣钱。你知道我怎么进牛场的吗?盖房的木料哪来的?告诉你,是我和得财偷的我们村的行树,现在派出所找我,他得财不管,抓了我就抓他。你们大学生太老实,不中用……”王林听不下去,他才知小唐是个惯犯,原来牛场确实藏龙卧虎。

  十一月初十,杨经理坐着徐经理的车来了,他一来便进李主任的办公室给大家发工资。发工资前杨经理说:“徐经理说了,够一个月,不够一个月,都按整月发。这么大的牛场,不能亏大家。”大家依次领着工资,槽长每人每月180元,外加10元槽长津贴。当然,上灶的得扣除生活费,最后到手的,小李领了156元,王林领了134元。王林领了工资,坐在床上一言不发,小李却拿了铁锨去铲牛栏里的牛粪。杨经理和李主任闲谝了一会,便过来看王林。王林心里想着,怎样才能离开这个让他厌烦压抑的地方,可他一想到回家,他抬不起回家的脚,这双脚太沉重了。杨经理看着王林说:“是不是徐经理说你什么了?没有什么。年轻人,在社会上混就要脸厚心黑,就像曹丞相、刘皇叔,不也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事情。”王林懒得跟这种人说话,他转了一下身,尽量背对着杨经理。杨经理生气了,说道:“你要不是庄周的,我还不看你。你以为我老杨就是一个坏人?年轻人,大学生,这世上没有好人!你以为我使劲捞徐经理的钱,徐经理就是活雷锋?你错了,大学生,你错了。徐经理给水窖拉一箱水,就要我给他算80元,他既领经理工资,又领司机工资,就叫我做这个账。给谁看?不就是赔完让银行看。我比他差远了,我是劳动所得,是生意中挣得的。将来,将来你也会这样!”王林吃惊地看着杨经理,杨经理不说了,问道:“冷吗?有的是煤,烧完了再拉。”

  天一下雪,农村的人就闲了。遇上好天气,便有三五成群的小媳妇来牛场散心,有的拿着鞋帮鞋底,有的则什么也不拿,站在牛场的院子里,颇引人注目。王林和小李忙着,他们发现,原来牛场有干不完的活,只要你想着干,这点愿望牛场绝对让你满足的很。而“闲长”岁月却活泼得让人心颤,他把一个小媳妇拉到牛舍里,压在牛槽上,yin部紧紧压在那个小媳妇的肥屁股上,两手抓住那如牛乳一样的*一阵猛烈揉搓,那个小媳妇笑着,乖得像正在发qing的母奶牛。旁边的人大笑,还有人在加油,喊着:“兄弟搞嫂子,不搞白不搞。”王林看不下去了,说道:“光天化日之下,只有牛配种才那样,人怎么能那样呢?”小李看了一下,没吭声。他等岁月远离了那群小媳妇,悄声对岁月说:“这是单位,要注意公司形象,你也是这里面的工作人员。”岁月一看小李,不以为然地说:“什么单位,地是我们的,我叫你搬,你搬得走吗?”小李一听岁月口气那样大,默然地又找着去干活。

  那些怀犊的奶牛终于临产了,每槽的工作人员都严阵以待。首先生下牛犊的是徐经理丈人的那间牛舍的,小牛犊一生下来,便与母牛挥泪而别,被安排在猪舍。岁月很喜欢小牛犊,抱来麦草,生火给小牛犊取暖,覆了棚膜的猪舍立刻呛得小牛犊不断地淌着想见妈妈的泪水。岁月用短棍一戳,说道:“站起来,站起来。”可能小牛犊听懂了,想站却站不起来。小唐说:“喂奶,还没吃奶呢,哪有力气站。”岁月很快便挤来奶,他和小唐一人拿奶瓶,一人掰开牛犊的嘴使劲往里灌。小李和王林也来了,看到他们太狂野,小李说:“侍候牛犊要有耐心,这样,不几天就折腾死了。”正在忙碌的岁月说:“死了关你什么事?又不是你们牛舍的。”小李想去夺奶瓶,王林拉住了,悄声说道:“走,走,你越说他越折腾得厉害。”

  小李和王林在自己牛舍里,已是夜里十一点多了,小李还不想走,王林也就陪着小李,小李陪着临产的奶牛。两人为了打发困倦,便悄声说着话。小李说:“牛一产犊,这就说明牛场到了有收入的时候了,牛犊是自己的产品,牛奶也是自己的产品,这些将来就是这个牛场的盈利部分。可你也看到了,靠这样的管理,这样的员工,能使牛场营利吗?”王林说道:“就是,没有专业人才,没有科学管理,方方面面都漏洞百出,这哪是一家企业,连个体户都不如。”两人正小声说着话,突然灯被关灭了,继尔灯又打开了,李主任一边往里走,一边说:“我想关掉几盏灯,怎么就一个开关?唉,大学生,辛苦了,去睡吧。我值班。”小李摇摇头,指着一头奶牛说:“你看,快生了。”李主任笑着说:“噢,就是。一个牛场,局外人在操心,真真是……”王林说:“李主任,你怎么不跟经理说,这样搞企业不成!”李主任苦笑了一下,朝入口处张望了一会,小声说道:“唉,大学生,搞一个企业太困难了。就拿牛料牛草来说,短斤少两。亲戚,亲戚的熟人,都因地是徐经理丈人的,丈人又想在这儿干,话又说回来,他没地了,干这份工作也理所当然。可他在这儿,我谁都不敢说,谁都不敢得罪!粉牛料,都是他的侄媳妇,说是500斤,拉来也就是300多斤,我称了一回,以后再不敢说什么。徐经理的弟弟得财在外面专门收麦草,拉来,他说多少就多少,差得多得哩。唉,这哪是一个企业,真真叫人寒心!大学生,我劝你们一句,去找份工作吧……”

  牛犊陆陆续续在降生,新生命的诞生,仿佛给牛场注入了新的活力。特别是老党,每生一头小牛犊,他都要乐上半天,那只残疾的眼似乎也有了生命力,仿佛看到的是牛场美好的明天。李主任这次表现出了少有的勇气,他拿了一个小本本,记着每天每头奶牛的产奶量,以及销售情况。可能是牛场产奶还不为附近村民所知,只有牛场周围的几家有婴儿的来取奶,再就是一个退休的老师取奶给自己补补身子,再有一个很特殊的客户,就是村口理发店的小姑娘王梅。王梅每天来取一瓶奶,搞得小唐和岁月心里像猫抓,两个家伙很奇怪,专门进行了跟踪调查。侦察结果是牛奶还有另一个绝妙用途,用来洗自己的脸,洗的脸就像王梅,滑嫩嫩的,像半熟的鸡蛋清,太让他俩馋涎欲滴了。不过那个王梅取了几次之后就再不见来了,这个情况引起主管销售奶业务和挤奶工作的小李的注意,经过几次观察,他才发觉,岁月和小唐用一个大口瓶直接在牛舍里偷着使劲地往里挤。小李忍不住了,等他们俩正忙碌时,小李一把从牛**下抢过那只大口奶瓶。小李问道:“这是公司的财产,你们怎么这么做?”岁月气极了,喊到:“你不要以为你是大学生,这牛场可是我们家的,你说不是吗?”小李再次默然。很快,徐经理和他的丈人便作出了决定:“售奶由岁月一人负责。目前,才开始,要为公司培养人才,还是由岁月来做这项工作。”李主任和小李从销售这个环节上黯然退了下来。小李除过每天正常工作外,便认真地翻阅他的专业书籍。王林则想着,这样的饲养方法还想有收入?给牛吃进草料,才能挤出奶。他觉得小李,还有李主任,并没有注意牛吃进的是什么,吃了多少,牛**不会无中生有,物质也不能凭空产生,牛奶也不会凭空挤之不竭。

  很快,第一只牛犊在老党发觉时,已经四蹄僵硬地平躺在地上。老党那只好眼哭了,他很伤心。他没有儿女,来到牛场,牛一产犊,他就觉得有一种特别亲切的感觉。那也理所当然,离去的时候,也只有他挥泪来送这承担着牛场前途命运的“黄金一代”。

  晚上,小唐用刀剥开了那头死去的小牛犊的两条后腿,割了几块精肉。岁月从家里拿来一个铝锅。肉在炉火上滚沸,老党半躺在炕上流泪。肉煮熟了,小唐一个一个请着来分享,没有一个人接受他的邀请。小李、王林心事重重,李主任一边搓手,一边说道:“你吃吧,你自己吃吧。”小唐很气愤,嚷道:“牛死了,不是我的事,你们怎么都这样?不吃我吃,吃肉,吃肉了。”

  元旦的中午,牛场的工作人员提前把工作安顿好,便赶快收拾那间从未用过的会议室。生了火,先让里面冷森森的空气流通流通,然后便摆上借来的两张圆桌和凳子,准备和安市工业品总公司全体员工大会餐。

  徐经理请来了村上的支书、主任,以及村上的那位兽医,还有徐经理丈人的两个堂兄弟。他的两个小舅子双成双得惹得他很生气,他觉得这两个小舅子纯粹得了红眼病,不请还好,省得又要眼红。岁月他没法得罪,再说还是场里的职工,地是人家的,凭这一点,也不敢把岁月怎么样。人都来齐了,徐经理叫李主任招呼所有人入座。入座后,徐经理先端杯敬了他的三位岳父大人,然后是村上的支书、主任,最后才轮到职工。徐经理说道:“过去的一年,工作上基本上欣欣向荣,公司的营利状况基本上也是形势一片一片大好,这都是我们大家,特别是我岳父家的大力支持。大家举杯,为新的一年工作更上一个新台阶,红旗插到敌人的制高点而努力地、不惜汗水的奋斗一年。”王林听着这味道怪怪的祝酒词,一仰脖子,喝了这杯酸甜苦辣、五味俱全的参加工作的第一个元旦的酒。徐经理的那一桌一边喝酒,一边各人都在小声说着话,只有杨进禄在那儿使劲张罗。王林看了一会,原来杨进禄在替徐经理打通关。王林这一桌,全是些不甚重要且很熟的人,大家便放开胆子,一阵猛吃,很快便碟子见底,但酒却没人怎么喝。老党坐了一会,便起身去了牛舍。小李脸色严肃的看了一会,便回宿舍看书去了。王林和小唐坐着看那一桌人在猜拳。徐经理的丈人都起身离席了,徐经理把他的丈人送出门外,他进来后说道:“放开喝,这么大的公司,喝不穷。进禄,上酒。”徐经理一捋袖子,就要跟村上的支书猜拳,支书捂着酒杯说道:“徐经理,要你一句话,这酒我全喝。”徐经理高声说道:“说,没有办不到的。”“村口的这条路什么时候上沥青?石子铺上了,走起来实在不方便。”“哎呀,马上就铺。这么大的牛场,我飞不掉,就铺。喝酒。”“说具体点。”“开春。”“再说具体点。”“过完年。”“给个具体日子。”“十五过完。”“好。我喝。”支书把那六杯酒全喝了下去。到了杨经理跟前,徐经理说道:“来!咱们来12个。”杨经理一摆手,身子往后缩着,说道:“这两天感冒,喝不成。”徐经理喊道:“老杨,你放心,酒后不算账,就你那点账,我心里清楚的很。”杨经理一看徐经理话中有话,端起两杯喝掉,便坐一边去了。到了黄经理跟前,徐经理没有先猜拳,直截了当地问道:“我给你说话:你能保证你后面买来的牛都下犊?”“这个,这个,下不下犊,我也说……我也说……”杨经理笑着说:“有什么为难的,不下犊的牛比下犊的奶牛便宜一两千元,这可是上纲上线的问题。”黄经理一急,说道:“酒桌不谈公事,划拳。”最后到了杨进禄跟前,徐经理指着杨进禄的鼻尖问道:“我给你说话:麦子、苹果在里面亏了我多少?老实说。”杨进禄嘻嘻一笑,说道:“你看,麦子,就那样,账不是明摆着嘛。苹果,我说两块多时,你赶快卖,卖了肯定挣。现在,行情在那儿,果库里有杂果、烂果都是小事。卖不卖,果库存多少,那是你说了算。苹果本来就是挣钱的,现在不能怪我。我从10月底拣到现在,两个人忙不过来,赶快增加人……”徐经理吼道:“不要说了,划拳。”

  下午四五点,徐经理把所有能喝酒的人放翻在床或在地,一个人坐那儿使劲抽烟。李主任进来说:“徐经理,我女婿用工行的车接我去过节,我就告个假。”徐经理抬眼瞅了一下,说道:“去。”李主任出了门,徐经理说道:“不就干了一辈子文书,当了一辈子脱产农民。这种人,有什么用!”说完,便去招呼牛场的人,可是没有人会猜拳,徐经理也没了兴趣。

  王林下定决心要走了,工资于腊月20才发下来,原因也没人解释,从牛场草料资金的紧张来看,王林知道,自己曾见过的那一摞钱,已从杨经理作的那本账上支得一分不剩了。王林给李主任说了自己辞职的打算,李主任笑笑,说道:“牛也不是大学生不能喂,就看怎么个喂法,你的这个决定也有道理,走吧。不过,得等我找个人顶替你。”王林答应了。

  走的这一天,王林和小李道了别,相约将来如果有好的工作机会,彼此能联系。当他背着铺盖回头看牛场时,派出所的人正带着小唐上警车。王林走了,他再也没有回头。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