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三章2风筝全部飞舞着,有的直冲天空,有的架在电线上(原创)  

2011-11-04 18:45: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签: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就业》   王林

谨以此书献给自谋职业的大学生

  王林又开始了“扫街”,可能是熟悉了,他倒什么也发现不了,街上的行人都仿佛稀少了,他觉得行人跟他一样,很懒散。两天后,他找到了一个可以消磨半天时光的地方。他进了长城镭射影厅,票价一块五,不贵,他很熟练地找好座位。屏幕上正在放映三级片,看着那花花绿绿的世界,在呻吟中催生人体荷尔蒙的情节,他遗忘了自己的烦恼,自己来此地的目的,以及自己父母的企盼和等待,当然还有那已嫁于他人的秦玉艳,还有牛场的煎熬……在遗忘中消磨上三个多小时,走出影厅,外面的阳光分外刺眼。王林揉揉眼睛,搓搓脸,便很快淹没在人流中。

  婶娘不高兴了,在叔父面前唠叨着:“当时,我说就不要念什么大学,大学凭考,考不上念什么!这下,你们王家有了大学生,可你们王家的大学生有工作吗?有钱花吗?其他再不说,借下我们的钱什么时候还?我们的钱是一钩子一钩子从垃圾里刨出来的,是你一只鞋一只鞋修来的。就这样,不成!待在城市,要有钱。不如回家养头牛公子,既能配种,又能犁地……”王林听着这恶毒的指桑骂槐,他真想跟这个垃圾婆狠狠吵一架。叔父陪着笑,说道:“好了,好了。侄子大老远来了,走了怎么说都成。”婶娘还要做她的垃圾财富的忠实守望者,她低声喝道:“身上的钱交出来。”叔父赶快把身上的包括毛票全部交给了婶娘。婶娘看了钱数,又去捏叔父口袋,搜完身,她便夹着袋子,拿上钩子跑出了门。

  待不下去了,叔父一脸苦相,他把墙上钉着的镜片一挪动,从镜片后面掉出了伍拾元。他悄声对王林说:“拿着,明天批些风筝,正是春季,河坝里风筝好卖。好好干,挣下钱,让你婶娘瞧瞧。”

  2月19日早上,叔父早早喊起王林,叔侄俩在婶娘狐疑的目光中出了门。批了风筝和线团,花去了将近30元。叔父说:“到河坝,找一个路口摆上,线团批的五毛,卖两元,风筝批的一块八,卖五元。”

  王林找到了一个桥头,他把风筝摆上,很茫然地望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和车辆。很快便有一对青年男女上前来问:“风筝咋卖!”“五块。”“人家卖三块,你怎么卖这么贵!”“那就三块。”“线团咋卖?”“两块。”“贵了。”“那就一块。”生意开张了,王林看着手里的四元钱,几乎净赚一倍。他想起了徐经理和杨经理的话,做生意能赚钱,不假。他找了一块断砖,满怀希望地坐了下来,耐心地等待着他的顾客。

  桥下的河坝入口处本来摆着风筝,但是进河坝的人都得从桥上经过,那个卖风筝的中年人便将他的风筝和王林的摆在一块。来买风筝的在那个中年人跟前一问,往往就在王林这儿成交,风筝摆一块,生意全让王林做了。那个中年人憋不住了,说道:“我一直在这儿卖,你一来,搅得我的生意也做不成了。告诉你,这儿的管理人员我可认识,是交了费的,你还是另找地方吧。”

  桥头就是什字,王林把他的风筝摆在了马路对面。在炎阳下,他耐心地等候着。中午,他收起风筝,走了很远,才发现一个门面很灰暗的饭馆。他要了炒面,特意向后堂要了一个大碗,盛了满满一碗面汤。

  晚上回到叔父家,一进门,婶娘正向五岁的堂妹哄着要一个高档酒的酒瓶。堂妹不想给,她在里面灌了多半瓶细沙土,向婶娘喊着:“你看,这里面酒还多着哩,喝完了再卖。”婶娘一看见王林,一伸手,一个耳光掴向了堂妹,堂妹哭着扔掉了酒瓶。婶娘喊道:“瓶盖呢?”堂妹边哭边说:“丢在外面的水沟里了。”“去,找不回来,不要回家吃饭,晚上也不要回来。”堂妹哭哭啼啼的出了门。婶娘唠叨着:“一个娃娃都能捡来10块钱,有瓶盖还卖12块,怎么二十的大小伙就白吃饭,真是瞎活了。”王林真想和婶娘吵,可他知道吵的结果会让他更难受。他出了门,看见堂妹还在门外远远的啜泣,他便取了一个风筝去哄小堂妹。

  叔父回来了,王林听到婶娘大声问道:“你给我老实说,哪来的钱批的风筝?”叔父声音很小,仿佛在使劲解释。他又听到婶娘说:“那好,以后做生意,住咱们房子行,不交房租,但必须交水电费。好一些,就搬出去。”叔父欢欢喜喜地出来喊王林进去。

  叔父家又获得了暂时的宁静,婶娘在天气好的时候,蒸上一百张粉皮,叔父早上卖粉皮,下午上班修鞋,而婶娘随时准备拿起钩子冲向那个垃圾场。王林在城市的河边流浪,他看河坝的哪个地方人多,便摆上他的风筝,耐心地等候着他的顾客,还有他朦朦胧胧的希望。

  27日上午,王林想着再多卖一会,看能不能再卖出一只风筝,他已经吃开了本钱,这让他心里又焦虑又没有任何办法可想。来了一个领小孩的老太太,挑来拣去,还漫不经心地搞价,王林已将风筝降到了两元,线团五毛,那个老太太还是没有下决心来买。一阵风吹来,王林赶快伸手去压,可是已吹跑了一只,他等风小了,便去捡那只风筝。一阵大风,那只风筝飞了起来,当王林回头看自己的风筝摊时,风筝全部飞舞着,有的直冲天空,有的架在电线上,而顺地飞翔的,则折筋断骨,已不能称为风筝。王林呆呆地站着,他的眼泪流下来了。他捡起吹散的线团,装在袋子里。他沿河堤走着,他不知如何面对这突然的天灾。虽然吹跑的是八九只风筝,可是它却是他现在在这个城市赖以立身的理由和希望,使他能暂离那份他无法面对的现实……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