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一章30 拎上榔头出了办公室(原创)  

2011-02-15 18:23: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谨以此书献给为生活而奔波的人们

 

大报份也开始上缴了,周侗直接就开成刘亚萍,接二连三地上缴,倒显得刘亚萍的报份成了零头。老滕最近也停了扬沙子,专心跑起他的大客户。狄恩爱将目标进行了转移,再不跟卢梅搅和,专攻他的滕哥。我的工作更是繁重,往上缴款,往站上领回转单,各路记者的优势明显,全是单位和公司的订报。

 

20号一过,小曹通知我,28日轧账。我返回站上,给周侗说了后,我又觉得不放心,又给三个班长说,并且说明28日是规定的,那是不可动摇的,你想,缴到28日前,才能有可能得到那40%,再说也是财务工作的需要,年底了。三个班长倒明白得非常快,各自找自己班上的人,一对一面谈。显然,大家都领会了,好多开票日期超过三个月的单子也缴了上来。

 

25日下午,老滕好像一直在等我,因为王莉来坐了一会就再没见人。我整理好票款,问道:“老滕,你的大户收来了吗?交吧,马上到大限了。”老滕看看我,半天才说:“走,我跟你去趟报社。”周侗一听老滕要去报社,突然严肃地说:“汇报情况不能越级,只有我才能代表站上。”老滕一笑,“我汇报,都汇报好的,政府爱听好的,这个你都不懂?”我检查了一下抽屉,起身往出走,老滕便跟了出来。出了门口,刚走几步,周侗喊着:“又交了几份,收一下。”我迟疑了一下,还是返了回来。周侗压低声音,“你说,咱俩合作怎么样?你搞清楚,卸磨杀驴的时候快到了,咱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你看着办!”“我看着办什么?他是缴报款,你看不出来?今天的包分外的鼓。”我又好气又好笑地说。“那也不能大意,他怎么不交给你?我告诉你,他缴报款,他是想讨好陈主任,你不知道他们唯狂是举?就说马洁,就会订报,人家就给……”“你是在说你,跟我没关系。”我转身走了。

 

进了财务室,老滕正在缴款,小曹不耐烦地收着。刘主任看见了我,无奈的脸上满布着狐疑。收到最后,小曹挑出好几份,问道:“这份怎么没征订员姓名?这三份怎么是滕斌的?”我一听,也摸不着头脑,难道老滕的名字不叫滕斌。“这是一个单位,80份,一份一份写,可能谁帮我写错了。”老滕说着就从包内取出笔修改。“不能改,实收。”刘主任说着伸手拿走了写着滕斌的三份订单。老滕交完款后,坐在了沙发上。我坐在小曹桌旁,小曹看着我,又偷眼去看老滕,老滕目不转睛地盯着我。刘主任问道:“站上交得怎么样了?赶快催,轧账日期不能改。这个我们要做账上报大报财务。”出了财务室,老滕跟在我的屁股后面,迎面就碰上了把主任,“站上交得怎么样?”“还行。”我说。“老滕,宾馆还能不能再拿下来些报份?放心整,请客送礼,唱歌,搞点什么活动,这个花费,我给你报销。”老滕笑着,双肩突然像挨了重锤,耷拉着,“订了80份,108。”老滕边说边敬着一种高档烟。把主任一摇头,“我给你说,要大胆开展工作,怎么?200份变成80份?”老滕笑着不吭声。我和老滕刚要拐过楼梯的转弯处,把主任突然站在上面向我一招手,我上去后,把主任低声问我:“你们站上这个老滕,老实着没有?这个怂是监外执行。”我惊讶地看着把主任。把主任一看我的表情,突然生气了,“去,回去后,赶快收,我们要给编委会汇报。”我心事重重的一路不吭声,老滕在分手时突然说:“我给你说,你说什么了?你要小心,我就差杀人偿命的案子了。”我浑身一摇,头脑清醒时,老滕早已消失在人流当中。

 

收报份是一方面,几个月累积下来要起投的已有三千多份。我整理着那厚厚的几沓业务联,想请班长帮我分一下,然后让发行员赶快找地址,准备元月1日起投。“小陈,你是老发行员,都是专家,来帮个忙。”我话说完,又感觉像是揶揄陈文龙,只好再向陈文龙笑笑。“不关我的事。你们一个鼻孔出气,尽做的是打击人上进心的事。不关我的事,我再说一遍。”陈文龙如此一说,周侗头扭向了一边,显然,他认为这更不是他的事,是统计的事,也可能是班长的事。老滕一笑,说道:“我这儿有80份,给,赶1号一定投上。我给说了,1号不按时投报,就打把主任办公室的电话,不行,就打黄总的手机。”老滕说着,递过了一张订单。“你,你,老滕,不就订了大报份,有什么牛逼的。我订得也不少,做事不要太过分。”周侗说。老滕仿佛没听见,只专心看我。我一看订单,是一个只允许开一份的订单上开了80份,征订员姓名一栏空白。“交钱。”我一扬单子。“你,钱交了。告诉你,我只能这么做,相信政府,只有饿死。我可是花了血本的。给,这是业务联,不算也得算。”老滕从包内掏出一厚沓业务联,我一翻,全写的是刘亚萍。“吃饭,唱歌,砸小姐,他妈的,全花的是我的钱。报销,有可能?相信他的话,大头。我想好了,我也认了,再不为难你们。”我看着这一厚沓征订单,只有收的份,大报的刘主任也没说什么,我还能说什么呢,况且,周站长也在这么干。何立白坐得实在无聊了,他翻了一会订单,抄了几个秦文文片区的订户地址,拿起几个报箱,拎上榔头出了办公室。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