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一章31 真不好意思,今天我生日(原创)  

2011-02-16 19:09: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谨以此书献给为生活而奔波的人们

 

到轧账的日子,其实已没有什么可交了,大家基本都到齐了,仿佛在等着一个什么时刻,要么就是天堂的钟声,要么就是地狱的火焰,反正,大家都在默默地等待。我看大家实在再没有报份可交了,就取出自己初步分好的订单,让他们各自抄一份,1号起投的一定要送到。大部分发行员按我说的做了,各自找着可以爬下写字的地方,有人将门后摞着的废报,整袋整袋报箱取下来,垒成桌子,开始抄订户地址。几个班长一看没地方坐了,便自动离开了办公室。“赶快让班长组织钉报箱,站上女员工多,她们钉不进去。”我对周侗说。“班长是干什么吃的?我钉报箱谁给我工资?”我气愤地直想捣周侗几拳,他妈的,这是一站之长说的话吗?刘亚萍突然说:“我看看我的任务完成情况。”刘亚萍看着那奇高的报份,表情古怪地看着我,可她却什么也没有问。任啸天看了一会,说道:“刘姐,我有一个全年和一个半年,交你名下。”任啸天说着就去涂改。刘亚萍从任啸天手里一把抢过正在改成她名字的订单,就从半开的窗子里扔了出去。任啸天一惊,一看气得浑身发抖,脸色惨白的刘亚萍,忙陪笑着说:“刘姐,我交我的,给不给我提成都行。”“不行。”刘亚萍说道。我突然发觉自己是那样软弱,那样无能,原来,我在不知不觉中是为虎作伥呀!可事情已无法挽回了,一个弱女子怎能跟白道黑道的老大较量!狄恩爱一看任啸天热脸贴了冷屁股,不无遗憾地摇头笑着。

 

明天就是元旦了,我真是着急了,我知道大部分发行员有心病,自己又赠报又磨嘴皮的报份就这样被记者领导给抢去了,能不有气?他们能做到的就是拖延送报。我算清楚每个人要投的报份,显然,大家都增加了。我看着有心事的周侗,“该开会了,我都忘记了我们什么时候开的会。”“领导不开会,我开会给他们讲什么?把主任现在是单兵操练,昨天说是赶3号把投诉降下来,说完就挂电话。订户不投诉谁投诉,总没人投诉我没饭吃吧,总没人投诉我没钱找小姐……”“打住。你听明白把主任的话了没有?我明告诉你,三天之后就是你周侗走人的日子。”周侗一惊,立刻关上了门,坐在我对面,“你说,咋整?”“赶快组织班长钉报箱,三天之内无论如何要送到,并做好解释。”我严肃地说。“球,投诉就投诉,一个投诉10块,我看哪个狗日的不好好送!”我笑了起来,“你想想,这样成吗?我再提醒你一次,三天之内投诉降不下来,你我可能都得走人。”周侗想了一会,去找他的班长。我又在发愁这些报份怎么才能投递出去。

 

我去找何立白,一进门,三个班长又和王莉在搓麻将,旁边还站着谢卫,周侗傻乎乎地坐在床上。三个班长一看是我,老滕一推牌,“去,你们两个去送报,都几点了!政府是有王法的。”“狗日的,有王法?有王法能出这样一群腐败分子,我迟早要告到黄总跟前。”陈文龙冷笑着说。老滕用铺着的床单一兜麻将牌,说道:“走走走,咱们看看谁是现行。”“唉,哎——我的麻将!我就是说说,报社能有个好怂?”我看着周侗,希望他能和他的班长好好谈谈,先将眼前的问题解决。陈文龙一看周侗,“站长,大征订结束了,我请三天假,从明天算。有事。”说完,陈文龙就出了门。老滕一笑,看了一下烧蜂窝煤的炉子,躺在了床上。我感觉,周侗肯定说了钉报箱的事,可结果怎么会是这样?秦文文送报回来了,他见周侗竟然坐在这儿,兴奋地说:“站长,真不好意思,今天我生日,没告诉你,你来了,我真的很高兴。”周侗一紧张,说道:“过生日,有……我从来就没过过生日。”老滕笑着坐了起来,“我说老周,你和我真是老了,现在的年轻人兴这个。”周侗脸拉长着,心里不知在想什么。一会儿,任啸天、成安多也回来了,任啸天一看今天站上的领导全部来了,还以为是祝贺秦文文生日的,他一瞅何立白,欲言又止。我看看何立白,我知道,一到轧账,他就身无分文。秦文文一看大家来了,可却这样冷淡自己的生日,坐在小张的床上不由得扑簌簌地流起了眼泪。我叫上刚进院子的狄恩爱,两人去了市场。

 

我在市场里漫无目的地游荡着,突然,摆在一个杂货铺门口的黄伞吸引了我。我拿了起来,是报社订报赠送的伞。一个胖胖的中年男人抬起了头,“10块一把,实心要,5块。”我还以为是订报赠送的,正要询问时,狄恩爱笑着拉着我走开了。“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会卖我们的赠品?”“这,这,站上这么乱,谁知道呢。”狄恩爱扭捏地说。我再无心问下去,便去买菜,买肉,买调料。

 

当我和狄恩爱提着菜回来时,王莉和谢卫也来了。王莉一摇正在淌眼泪的秦文文,“看,统计祝贺你生日了。”秦文文一看大袋小袋的菜蔬,不由得笑了起来。谢卫嚷着:“你们吃糖醋鲤鱼,还是红烧鲤鱼?”众人一听谢卫是行家,马上就将谢卫公推为大厨,秦文文和王莉打下手。有人做饭了,余下的人便相互看看,“扬沙子。”何立白一听扬沙子,便将小张叫了出去。不一会儿,除过我和小张,几个人扬起了沙子。我一会看着做饭的场子,一会看看扬沙子的场子,猛然感觉到自己是那么的孤独。谢卫在调教着王莉,配菜要怎样用刀,怎样切才会不挨大师傅的骂。而扬沙子这一块,任啸天成了庄家,可以说是顺风顺水,风卷残云。老滕数数自己手里的毛票,“不来了。一会就输了30,不来了,权当给小秦买个礼物。”何立白不高兴了,“哎,卖人情也有个样,一码归一码。”老滕笑着说:“我还有这么句话,你看你们周站长,这个话还没有,趁人不注意就溜了。”这时,谢卫的炒菜特技吸引了大家。他嫌火太软,倒了半勺清油,浇在了火上,火苗一下喷了起来,烧得谢卫一下扔了锅,站在门口一边搓手,一边忍着自己的笑。何立白气得握紧了拳头,其实,他早就看见谢卫在火上一直洒盐。成安多过去看了一下,说道:“好好做,大厨师,不要胡来。”说着在谢卫的头上抚摩了几下。谢卫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又认真地做起了饭。

 

炒菜米饭做好了,可没有吃的家伙。何立白找来找去,连吃过方便面留下的叉子也用上了。菜盛好了,也摆上了那个麻将桌,可还缺盛米饭的,也缺筷子。何立白一看他的三个室友,自己出门去找。餐具齐了,又缺凳子。何立白一看成安多,“去,你去,我再不好意思去了。”成安多一瞅我,踌躇了一下,从床下找出几摞报纸,很快摞起了几个非常舒坦的纸凳。众人终于可以落座了,我看看老滕,老滕一笑,“我回家吃。”说完就躺在被子上。除过王莉,众人大口吃菜,大口往嘴里扒米饭。谢卫一看大家吃得这样香,兴奋地跳着。他手里攥着一个用报纸卷成的筒,里面盛着米饭,用手撮一点,脖子伸得长长的,就像吃面条。任啸天提着两瓶白酒进来了,他一瞧桌子上已碗碟狼藉,不自在地说:“今个是小秦的生日,应该有酒。”何立白一看有酒,竟然没吃什么,给任啸天挪出一个位置。饭吃完了,成安多从被子下面摸出一个礼品盒,“小秦,今天是你的生日,我们三个给你买了个礼物。”小秦一把拿了过来,仔细端详着,舍不得打开。何立白看着成安多,狠狠地瞪着。成安多头一扭,就是不看何立白。何立白往起一站,“喝酒。”说着打开了两瓶酒,两个瓶盖依旧作酒杯。“我过关。”何立白说着就伸出了手。到了老滕跟前,老滕既不吭声,也不摇头,只是看着那只手。何立白等不住了,“滕哥,站长还没当上,不要拿架子,瞧不起你这个兄弟?”老滕看看王莉,“代酒,代拳。”王莉一听,手指头随着号拳声就上来了。我看着那几摞报纸,又是商报,怎么搞的,他们怎么有这么多的没送的报?难道报份计算有错,多给了?不可能,那还有刘主任的那一伙盯着呢。成安多一瞧我又在看那几摞报纸,讥笑着说:“老哥,不要心疼,全报社都这样,领导不心疼你心疼什么!你想想,赠报三个月,大部分都是续订,能卖就卖,卖不掉就卖废纸。赠品有些订户就看不上,还不是我们的。”我实在无法忍受这种没有章法的工作了,他妈的,这是一份什么工作!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