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一章34 一尊拓满口红印的赵公明像(原创)  

2011-02-22 17:59: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谨以此书献给为生活而奔波的人们

 

该回家过年了,我一看手中余钱,只有200多块,除过路费,就只能给女儿和外甥发压岁钱了,我郁闷至极。临走前一天下午,我一个人在办公室整理过完春节要起投的报份。卢梅拎着一个大黑塑料袋进来了,她往我对面一坐,小声说:“统计,我给你的小千金买了一套衣服,大小合适吧,我按我姑娘三岁的样子买的。”我猛然有一种感动,可理智告诉我,这个女人从不做亏本的买卖,“那,多谢了,心意我领了,东西你还是拿走。”卢梅奇怪地看着我,“你怕人告发,这儿干不下去!我要是有你这么多的文化,我早不干了。我干什么都成,就是干这个工作不成,才发多少钱!”卢梅说着突然小声问我:“你说有神灵吗?我相信有的!不然,我怎么会订不来报纸!我找到原因了,前一段时间订得好,我回家给财神上香,就忍不住亲他,可能他老人家不喜欢这样……”我不禁笑了起来,仿佛看见一尊拓满口红印的赵公明像,滑稽而无奈!

 

“招人,赶快招人!怎么搞得,春节前和春节后怎么有这么多辞职的,我老周费尽了唾沫,也没留下一个。像谢卫这样的人怎么就不走,像老……唉,你说说,咋整?”周侗穿了一身新西服,边给我发烟边说。我点上烟,美美吸了一口,“哟,好烟!孝敬老丈人的。”“哪里,初一,站长们约到一块给领导拜年。在城里的还好办,可黄总回老家去了,那几个大站的站长就租车去给拜年……”我打断周侗的话说:“还是说站上的事,招人。”“这你还不是等于没说,我想了,给没投递的要划投递。”周侗说。“你是说老滕?”我明知故问。“还有小何。我真弄不明白,一个小伙,就是长得细皮嫩肉,再哪里好?有姑娘搂上,真他妈把这当成敬老院了。”“他一当班长,就卖掉了自行车。没钱,过年也没回家。”我说。“球,回不回家关我什么事。反正,他要送报,没人了,总不能放着闲人不用。”我一听周侗又是事不关己,一个“球”就把话扔到了一边。我看看周侗,一个年并没有让他身上有什么人情味,“风水轮流转,你可搞清楚,咱们吃的这碗饭,领导一句话,让谁上就是谁上。”“那这么说,让谁下谁就得下,没那么容易!他妈的要是整我,我就把这个站弄个底朝天……”周侗嚷着。“还是说正事,咱俩去看看小何,顺便也说了送报这件事。”周侗一听,这就等于招了一个投递员,“走,去看看。”

 

一进门,小何在床上坐着。谢卫揭锅翻灶具,“怎么,何班长,过年怎么锅空碗空?你是不是学了什么气功,一直可以不进食。”谢卫说着就狂笑不止。“去去去,这两天没什么事,送完报就回家。”周侗说。谢卫想了一会,“周站长,你看,何班长过年也太辛苦了。我妈说,过年我们准备的东西多,叫我请一下站上的人,到我家去玩。”周侗没想到谢卫会有这个魄力,没好气地说:“说时间,我给你请人,不给你面子就是不给我面子。”我不悦地看了一下周侗。“吃的东西要准备充足,我们的人能吃。”我明显听到这是句威胁谢卫的话。“那就说定,等王莉来了再确定时间。”小何听得不耐烦了,“和傻子说什么,傻子的话你们也当真!”周侗不高兴了,“小何,你看,你也曾是我们的管理人员,赋闲也不是长法,该出马了。”周侗的话让我觉得怪怪的,这说明,过了一个年,长了一岁,人还是有点长进的。“我正在送任啸天的,他不来了。”周侗一听,这个小何已被人私下搞掂了,给小何发了一支烟就出了门。不一会,一个送蜂窝煤的进了院子,老滕喊着:“摞这儿,50块。给钱。”王莉进来了,一看我坐在这儿,小声说:“统计,小何几天都没吃饭了。”“哪有那么玄乎,米面还有,就是没油没菜。”小何抽上烟后,人一下精神了许多。“你生吃?你说你除夕晚上就烧完了蜂窝煤,今个都初五了。”王莉出去了,谢卫也跟了出去。我问道:“你真的没钱了?”“有钱我早回家了。”我从交的报款里给小何取了50元。老滕衣着光鲜地进来了,“过年好。”老滕就和我握手。小何看看我和老滕,说到:“谢卫,进来,弄着炉子,我去给咱们买菜。”谢卫和王莉一块进来了,王莉一看,炉子里已填好柴,点着,架上蜂窝煤就可以,她动起手来。谢卫看看我,“统计,就这个星期天,到我家去。我有碟,我爸我妈不在时给你看。”我笑着去看谢卫。谢卫不由自主地将食指伸进嘴里,突然他又笑了起来。何立白买了菜,还有两瓶酒,“过年,真是的,市场里没人,只好将就一下。”

 

去谢卫家,周侗根本就不热心,按他的眼光,就觉得谢卫家肯定不是父母双双下岗,最起码也是一个在家赋闲,他的看法基本代表了全站人的想法。谢卫求着说定的十多个人变成了不到10个人,最后老滕表示不能去,“喝不成酒,扫大家的兴,我还是不去。”何立白说:“走吧,权当给王莉长精神。”老滕一看王莉,笑着不吭声。“我说,滕哥,酒不喝,你却收酒,回去浇花了吗?”陈文龙一看老滕想掉队,他本是冲着下野的班长都去才答应的。“哪里,我全给老丈人送了,酒是陈的香,你不懂。”反正,大家心里很不踏实地跟谢卫上路了。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