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一章35 我多画些迟到旷工(原创)  

2011-02-23 18:09: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谨以此书献给为生活而奔波的人们

 

一进门,是一个大得让人目眩的客厅,地板和家俱在壁灯的辉映下发着柔和而华丽的光。众人一下局促起来,在门口跺起脚。谢卫的母亲赶快取了一块垫子铺在了门口,笑着请大家进来。王莉一见谢卫家的派头,嘴巴甜甜地喊着阿姨。饭菜准备停当了,谢卫的母亲问道:“饿不饿,饿了就先吃。”众人此起彼伏地说着:“不饿,不饿。”大部分人在客厅看起电视,那如水的地面,让人感觉仿佛要飘了起来。王莉过来了,嚷着要打麻将。很快,在小饭厅里,一桌麻将支了起来。谢卫的母亲看了一会,将王莉叫了过去。不一会,谢卫的母亲出去了。谢卫一看他妈走了,嚷着:“尽情玩,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他一拉我,我正在看《焦点访谈》,不想起来。谢卫只好爬在我耳朵边说:“走,到我的房间去。”我只好起身,不过,我也真的想看看这个初中未毕业的年轻人的私人空间。一进门,谢卫就紧紧闩上了门,他爬进了床下,在里面翻腾着。房间里摆了一张小床,个人必需用的家俱一应俱全,电视机,竟然还有VCD,可是房子里见不着一本书。谢卫从床下出来了,拿着几张碟片,“统计,你看,全是这样。”谢卫说着腰部使劲向前晃动着。谢卫关掉电视机的声音,图像出来了,他像着了魔,如蹦迪般的将画面的性动作在自己身上夸张地重复着。我经不住画面的挑逗,性反应像烈火般着了身。可一看谢卫,我的性反应立刻消退了,我的心里真的对自己的下一代人不知说些什么,此刻,什么都显得苍白,存在的只有性。谢卫也许“蹦迪”蹦累了,他一下蜷缩在床上,双手抓捏着阴部,使劲揉搓着。有人敲门了,我不想去开门。是王莉,她在叫谢卫。谢卫一听是王莉,抓捏揉搓得更疯狂。王莉砸起门,仿佛门外站了好多人,以为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我只得狠狠地砸了谢卫两拳,一把将他提到了地上,并顺手关掉了画面。谢卫一侧头,见画面成黑色,也许他失去了联想,也许得到了发泄,他开了门。“准备吃饭,快八点了。你爸回不回来?”谢卫一听王莉提到了他爸,一下愣住了,“在哪里?”“我问你,你爸回不回来?”“吃饭。我爸在厂里。”王莉便叫上秦文文等几个女的,给大家上菜。酒在饭厅的橱柜里,没人取。全是肉菜,除过凉菜,其他的都用微波炉热过了。何立白一看如此丰盛的饭菜,却没酒,他左瞧瞧,右看看,自己伸手取来了多半瓶白酒,自斟自饮。陈文龙不高兴地说:“我们是来做客的,有点素质成不成!”“我们是来做客,无酒不成筵。”何立白边和边说。饭吃完了,众人才发现谢卫没有吃饭,何立白起身去找。一会儿,何立白来了,看看大家,想说又不好意思说。陈文龙说:“看得怎么样?咱们是客,人家是主人。”“他……这个怂,又尿裤子了,裆里湿了一大片。”众人没人接话,吃完的便去看电视,只有何立白和陈文龙两个人,努力地完成喝完那瓶酒的任务。

 

从不介绍人的卢梅这次介绍来一个言语很少,做事稳重的妇女。卢梅悄悄对我说:“这个女人就是灯不亮的老婆。你要照顾,倘若哪儿不顺,灯不亮给你收拾时就尽心,还少收费。”我一看卢梅,没好气地说:“报纸不好订,你没叫灯不亮给你收拾一下?”卢梅来了兴致,“报纸没少订,完成任务没问题。灯不亮说:‘东方不亮西方亮。’你猜怎么着,这几天我把我摆地摊积压下的袜子全卖给了订户,还全是高价。你知道吗,我早上先送一小会报,然后就去卖报,报卖完再送报。全是5毛一份。那些送货的司机说:‘你的小嘴这么会说,那就天天来,只要我在,就买一份。’给你说,我发的工资全存了,光卖报纸就够生活了,还包括电话费。不过,那个灯不亮也不是好人,他是装瞎。他骑自行车下坡,一看有熟人,他就故意将好眼转到前面,还大声喊:‘我是瞎子,撞了不负责任’……”我听到这儿不由得笑了起来。我本无心听她讲这些算命先生的事,但她确实对我是一个谜。报纸订不来,但她从来都能完成任务,报纸不好卖,她把抠出的报份竟然卖到5毛一份!这是怎样一种能力啊,也许是因为每天需画两三个小时嘴唇,也许是她的执拗,也许她就是这个社会的天才,最起码也是这个报社的精英。

 

过完春节,发行部领导又很少打电话了,也基本不招集站长开会。没了电话,没了工作规划,周侗一时不知工作怎么干了,再加之这份寂静明显又在暗示着什么,搞得周侗坐卧不安。“统计,咱俩开个会,研究一下工作怎么开展。”周侗说。“有两个班长,怎么不和他们研究?”我明知他是找什么来做,好让自己的焦躁对冲掉。“班长!?班长不能当人,难道你想被同一块石头第二次绊倒吗?”我无奈地说:“订报。我跟跟投递,有的太远,需按远距离投递费算。”“你有事了。订报,怎么订?”“那就扫楼、扫街。”“也是。画考勤,我想了,我多画些迟到旷工,到月底了让他们拿报份顶。想挣钱就完任务,不想挣钱的,我扣死他。我想好了,我天天招人,我在站上弄几个闲人,等着接投递,整死这些狗日的。不订报,让我死,我先整死他们。”“你难道不想着培训一下,以老带新,来一个人稳定一个人?这是份工作,不是饭馆,来一拨,走一拨。”“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我都无法长久,球,我还管他们。”我无语。“你观察过卢梅没有?能订报,能卖报,还投入的精力和其他不必要的开支也少,能不能把她的经验推广一下。”半晌,我又心有愧疚地说。周侗看看我,“好,这事拜托你!也不用她给大家手把手教,她只要能带出一个徒弟,我请你,在二楼给你整三个小姐,由着你整。”我生气地站了起来,“你,亏你还是站长,真是挂羊头卖狗肉,或者干脆就是披着人皮的狼。”周侗笑着坐了下来,“那不可能。卢梅那两下,那是天造地设,娘胎里带来的,别人根本就学不来。你想想,一个马洁,比卢梅强多了,也没带出一个。你要明白,有吃肉的,就得有喝汤的。”“你最近有了长进?”我带着揶揄的口气说。“那是,和记者天天在一起,那是名记,能不长进。”“高正清的爸现在怎样?”我问。“麻烦。”周侗边说边开始设计考勤表。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