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一章36 一干工作就得挨饿的人(原创)  

2011-02-24 18:00: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谨以此书献给为生活而奔波的人们

 

我跟投递首先想看看谢卫的投递情况,因为他老缺报份,我担心的是,这个年轻人,是不是还用自己的早餐费和午餐费买报,这样,这个谢卫可是个一干工作就得挨饿的人。我跟周侗借了自行车,催着谢卫走。谢卫一看我要跟他,为难地呲牙咧嘴,他一抹下巴上的涎水,不知说什么好。一出门,谢卫便蹬上车进了小巷,等我反应过来,人已不见了。我无奈地骑着车,慢慢地向前走。在一个什字路口,老滕站在他的那辆摩托车旁,正东张西望。我刚准备过去跟老滕打个招呼,谢卫出现了,他一把抱起老滕的报纸,不住地笑着,“快快快,统计找我。”谢卫说着,就一手压着车后座的报纸,一手扶头,跌跌撞撞地消失在人流和车流交织的马路上。我只得却步,给他减少一个骑车分心的理由。

 

我发现,如果排除天气给送报带来的不便,其实,这一路送来也是能增长不少见识的。我跟小张的线是在下午,穿过火车道下面的隧洞,然后上山。抬眼望去,一条如毛毛虫面包般的山梁的靠近公路的山头,一座庙宇已建成,庙宇尽管很仿古,可怎么看都像一座空庙。进了山门,院子里正在铺方砖,几个看样是善男信女的,正在用大笼屉蒸包子,笼屉周围围了十多个人,正在用膳。我本想看看这座庙里供的是哪尊佛或是哪路神,可神像一律用红布包裹着,里面的墙还未涂白,露出黄土的成色。临时的供桌是用余料钉成的,桌上零乱地摆着供品和香纸。站远看,则雕梁画栋,金碧辉煌。我不由得笑了一下,原来神也是喜欢有金往脸上贴。我正看得入神,一个老太太说道:“看什么!我们又不要国家一分钱,全是我们的。我知道,你是乡上的,来过好几回了,你到底要干什么?……”我不由得一股火气上来了,正看得入迷,又脱离了那个让人不得清静的地方,这阵,怎么又有人在自己耳旁这样说,“佛让你清静你偏不清静,你以为现在是文化大革命时期!”我出了山门。

返回的时候,小张执意要去他的班长跟前报到,我便跟了去。成安多将扫街的地点选在了繁华的饮食一条街。大部分人都以放自行车的地方为中心,手里拿着报纸或胳膊下夹着报纸,觊觎着过往的路人。走到跟前,陈文龙正和一个头发很长的青年闲聊着,“你是不知道,小姐都很义气,为了有客人,她们都给我们服务生上供……”“上什么供?”陈文龙问。“提成,好烟,嘿嘿,有时她们还故意来早,门一关,有比不日白不日……”我转到了前面,原来是刘鹏。刘鹏一看见我,一支又细又长的白过滤嘴烟就递了过来,一声钢音很清脆的打火就点上了。我刚想张口问什么,可话到嘴边,又不知说什么了,“你……”“我很好啊,有什么不好?到我们酒廊当服务生,光小费就够你们那点工资了。还有小姐玩,老哥,你不羡慕吗?”刘鹏坏笑着。我看着刘鹏,食指一用力,那支烟飞进了面前的垃圾桶。

 

安静了一段时间的站上又乱了,灯不亮女人正儿巴经的老公来了。这个帅气的来客和灯不亮的女人在外面说了半天,不知为什么,反正两人的举动立刻获得了大家极高的关注度。周侗站在窗跟前瞧着,笑着说:“球,他妈的又整来一个扫帚星。”他一看那男人,就知怎么回事了,那是他们家属院的烟鬼。那个男的也许是碍于人多,不好动手,说了老半天,只好来找领导。他一进门,周侗故意问道:“哟,王哥,有空来报社?”“王哥”一看怎么是周侗,“你在这儿上班?”“对,我是这儿最大的领导。”周侗边说边让给了一支烟。“王哥”嗫嚅了一阵,好像有事实在说不出口。“你和秦芳说什么?你们不是离了吗?”周侗开了口。“我……我……还不是为女儿。”“王哥”说。“我跟你说,你们有私事下班说,不能妨碍我们的工作。”周侗已显得不耐烦了。“哎,报纸还订不订?我现在就在福星商场当保安,和我们队长关系特别好,不出意外,准能订个50份。”“王哥”说。“真的!是吗?那现在咱俩就去。”周侗半信半疑,可他又忍不住报份的诱惑。“我上的夜班,等我跟队长说了,他好酒,一喝准成。这点小事,包我身上了。”“王哥”说着从兜里掏出一个胸卡亮了亮。周侗相信了,赶快找纸杯给“王哥”倒水。两个人可能好长时间没见过面了,东拉西扯地说到这儿,说到那儿。反正,我听清了玲玲现在在一个澡堂的美发厅上班,月薪不高,才400元,提成另算。“王哥”一直坐到我和周侗心发慌才走人。周侗一看我,说到:“报纸订来了我请客,不准骚扰。”我只管干自己的工作,不去理他。周侗拖完了地,突然紧张起来。他抓起电话给秦芳打传呼,秦芳回过电话后,周侗劈头就问:“王磊找你干什么?”接完电话,周侗回忆着他跟那个“王哥”的谈话内容。他一拍大腿,“狗日的,肯定去找玲玲了。”周侗说着就冲出了办公室。快下班时,周侗黑着脸进来了,他伸手跟我要了支烟,点上猛吸一口,“你猜,这狗日的干了什么?他从这儿出去就找玲玲。说我说了,要订50份报纸,得请领导小喝一下,先从玲玲那儿拿300块钱。这个球怂,把我今天穿的什么袜子都看清了,一阵摇车,坏菜,玲玲就给了200元。他妈的,不要叫我找着,找着我非砍死他!”我默默听着,忍受着周侗一口接一口的浓烟喷涌过来。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