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一章47 周站长教导有方,为报社培养了这么多的得力干将(原创)  

2011-03-11 18:15: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谨以此书献给为生活而奔波的人们

 

当然,招人!怎么会这样?难道报纸发行就是超市,站长统计就是保安和收银员,进来了就意味着赶快出去,这难道不是工作?那这又是什么呢?周侗不知从哪儿学来了一招,他对两个班长说:“你俩也招人,每个投递员再配一个副手,不成,就下,我就不信完不成任务。”武兴荣可能没听明白,问道:“配什么副手?”周侗坏笑着说:“就相当给你媳妇配个情人,你不成嘛,你媳妇到现在不下蛋,我看过一本书,这叫请枪。”成安多更不明白,问道:“这什么意思,你就说工作咋搞?”周侗一看自己一时的博学多才竟蒙住了两个班长,站了起来,准备大讲一通。突然,一个穿裙子的又黑又壮的中年妇女进来了。她往沙发上一坐,大腿上的赘肉一下平摊开来,几乎将三人坐的沙发占去了一半。我知道这是大刘的媳妇,她不想做生意了,问过我送报纸的事,我曾描述过这个工作是如何的辛苦,但挣钱我无法下结论,因为卢梅据说到现在已存下近三万块钱了。周侗问道:“你找谁?”大刘的媳妇说找我。周侗看看我,又看看大刘的媳妇,他猜测着这个又黑又壮的娘们找事来了,对,统计他,他出事了。周侗收拾着东西准备走人。我刚想说这是应聘的,突然,电话响了。电话响了四五声,周侗才抓了起来。周侗一接电话,立刻紧张起来。电话传出指责的声音,问他站上是不是没人,周侗一会说有,一会不吭声。周侗示意我接电话,我犹豫了一下,接过了电话。我接完电话,一指大刘的媳妇,“这位来应聘。我现在去报社。”周侗脸色灰暗地看着我,想问什么,却没有说出口。

 

到了报社的三楼,一进总编办,陈主任被一面隔档墙和桌子夹在那儿办公。陈主任一看我,指了一下里间虚掩的门。我敲了门,邱主任在里面应了声。一推门,一间空旷的大办公室,足有外间三倍大。邱主任严肃地一指沙发,“小林,坐。是这么个事,经过长期考察,发行部认为你是一个很负责的基层管理人员,因此我们,我决定让你去咱们市的县区做站长。”我一惊,继尔一激动,我到现在终于在这家报社有姓了,原来在发行部都是站名加统计就是我的工作代号,现在终于有人叫我“小林”了。“这个嘛,你今天就交接,先交给小周。明天中午就去新站。有没有什么困难?”邱主任笑着问,“不要紧张,家里有困难也可以提,报社解决不了,我个人给你解决。”我一想周侗做站长的狼狈,一时的喜悦立刻淡了下来,“没什么困难,就是到那边,我一个人也不认识,我……”“这个不用担心,那边有个统计,很可靠,什么事有她,她可以帮你解决。”“我想要这边的一个班长。”“这个事去对把主任说。那么,小林,就这样。”邱主任站了起来。我只好起身,掩上了里间的门。陈主任看看我,笑了笑,继续着他在夹缝中的工作。

 

回到站上已八点过了。周侗和狄恩爱默然地坐着。狄恩爱看看我的表情,嘴唇咬了半天,拿上自己的东西出了办公室。周侗看我一直在翻弄抽屉,问道:“邱主任说什么了?该不是我要走了吧?放心,我再不干那样的傻事。日他娘,不是为了老婆娃娃,我才不干这破事,真不知哪辈子积下这阴德,搞得我老周夜夜睡不上个安稳觉。”“我走人。”我边拨弄抽屉边说。“去哪儿?高升了?回家了?”“去县区当站长,跟你一样。”“真的!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周侗一下轻松下来,过来帮我收拾着。“这些东西都要交给你,明天下午我就走。”“交什么交,我还不放心你。”周侗笑着说。唉,事实确实如此,我跟周侗共事这么长时间,他除上下班准时,爱搞卫生,再就是动了别人的东西一定原模原样放好。

 

918日的早上,周侗通知站上所有的发行员到我跟前核销征订单。本由于大征订开始,征订政策没有出台,订报者寥寥,故订单领用也是寥寥。周侗一看自己过虑了,笑着说:“我是让大家跟统计告个别,统计高升了,跟我老周平起平坐了。”站上一下寂静了,谢卫冲到我跟前,“统计,去哪儿?带上我。你不能走,你一走,我就活不下去了。”谢卫本说的是真心话,可引来站上一阵哄笑。卢梅拉上刘亚萍和周侗小声嘀咕了一会,周侗点点头,便找人小声谈话。其实,我的心里没有一点准备,我只觉得干报社的事情总是千难万难,况且,事到临头,这种看似几乎的几乎全是应聘进来的人组成的单位,竟然没人能担事,能做主。但是,非常现实的一点,起码我和周站长之间相差几十元工资的这个地方是可以“平起平坐”了。

 

十一点,周侗和我将站长统计办公桌往起一并,再从门口饭馆提来凳子,一个临时聚餐的地方就准备停当了。周侗通知的人基本上到齐了,两个班长老成和小武,而何立白因零售班被撤而挂职,更要命的是零售班欠下的住宿费和伙食费全挂在小何的名下,小何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而周站长很干脆,生死由命,富贵在天,不管,当然,今天这个聚餐就没了小何。上菜了,大家都去帮忙。周侗小声说:“没想到,你——唉,你说,老葛,跟报社斗,斗不过,怎么样,邱主任顺手就提拔了一个班长,有什么,生逢乱世,胜者为王,老葛我真为他可惜。”我点了一下头,周侗在这类事上自有自己的精明和主见。我才知,原来这个社会还可以照样去混,那就得学学周站长了。菜上齐了,几乎全是青菜,只有两盘荤菜孤零零的居于两个桌子中央。陈文龙拎来一捆啤酒。酒斟上了,周侗一举杯,“喝。”大家却不喝,秦芳说:“说两句,毕竟你们共事两年了。”“说什么,有我老周在,怕什么。嗯,祝你完成大征订的任务,我老周脸上也有光。”我一看周侗,稀里糊涂地喝下了酒。菜吃光了,米饭也吃光了,啤酒却没怎么喝。陈文龙一扬手,“我过关。”五个男的便打起通关。除过我,他们个个是划大拳的,吆三喝五,声振寰宇。陈文龙看着我说:“老林,你走了,我也该走了,没了正气,邪气就会上升。”周侗边划拳边说:“咋了?站长还是我老周。”陈文龙一生气,“我买彩票中个500万,我开公司,我雇老林,可不雇你。”周侗一听他竟说水中捞月的梦话,真心划起拳。

 

坐在报社送报纸的客货两用车上,离我曾经殚精竭虑的地方越来越远了,我那些曾经的兄弟姐妹,也许会有人去牵挂,虽无力改变什么,但有一颗善良的心都显得是那样弥足珍贵。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把主任,沉默了好长时间,突然说道:“你们站,一个马洁现在独挑读者俱乐部,拉了那么多广告,这次大征订的赠品就靠她。你,现在又独当一面。不错啊。”坐在我旁边的李婷婷笑着说:“那都是周站长教导有方,为报社培养了这么多的得力干将。”我不由得内心深深叹了一口气,去看把主任,把主任脸色阴沉着,一言不发。这是一个泛性和泛货币的社会,谈话虽离真实万里,但这是惟一一次纯洁而又专心的谈话。

  评论这张
 
阅读(209)|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