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一章41 是尘世的寒意活活将他冷凝了!(原创)  

2011-03-03 18:20: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谨以此书献给为生活而奔波的人们

 

离那家新报纸发行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发行部的具体工作却少得让人心里发慌。打来的电话也是和风细雨,多了关心:站上人员有没有困难的?报上来。有没有没完成任务的?要多谈心,多关心。老人员有没有其他想法?告诉他,我们是大报,靠的是省报,只要干够三年,大报就签合同,合同一签,那就是省报的了……周侗电话接多了,也揣摩出了其中的滋味,“嘿,这群狗日的,这下知道老子的重要了,就怕老子跑!妈的,我得看看,哪儿钱多,至少还是站长,我就去哪儿。”我只管做自己的统计,并没有什么人来给我传递什么好消息。站上也是一片安静,人们突然间少了督促和呵斥,都极不习惯地重新适应这个如忽冷忽热的病人的集体。

 

29日的中午,一早上没见人的周侗进来了,他面色凝重的看看站上的人员,默然无声地坐了站长之位。众人一看周站长心情显然不好,都闭了嘴,害怕又被无缘无故地冲一顿。我奇怪地看看,问道:“出什么事了?”周侗看看我,低着头说:“高记者殁了。……昨天晚上,看样是接电话,人一下向后倒下,摔死了。早上,我爸一去就给我打电话。他妈的,我真真是接受不了这个现实,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就殁了。”我搓搓脸,那个头发很长、胡子很长的高正清仿佛就在面前,我的嘴角抽动着,眼泪喷涌而出。“我们以站上的名义送个花圈吧!”我说。“站上没钱。”周侗说。“大家都掏一点。他的报道关系着我们大家。我这,5块。”说着我将钱递给了周侗。刘亚萍往起一站,在周侗桌子上放了10元。周侗惊奇地看看这个一向小气的姑娘,怎么会这样?谢卫搜遍了全身,只有1块多。他悄声说:“统计,借我两块,明天早上……下午给你。”我一抬头,突然发现谢卫仿佛一瞬间长大了。我向周侗的桌子上放了两块。很快,桌上的捐款超过了30元。周侗说道:“够了,够了。小陈,走,咱俩去买花圈。”

 

我和周侗,还有两个班长去送花圈。到了楼下,报社的花圈已送到了,我们将站上的挨着放好。进了门,总编办的邱主任和一个胖胖的留着短发的女的正在和家属谈话。邱主任问着:“家里有什么困难?”家属诉苦,邱主任便和那个女的记着。有两个看样是记者的,无所事事地背手站着看类似采访的单位亲情关怀。客厅有一张床和两个单人沙发,在进套间的门旁摆着一台老式电视机。进了套间,床上空空的,除了一个漆皮斑驳的立柜几乎再没有什么。我心里不由得悲凉起来,这就是一个记者的家,他本能用自己对社会存在的威慑力,不用敲诈,只要灵活灵活,最起码家里能赶得上一般城里人!进了厨房,锅里还有剩饭,是半锅面片,已凝结成皮冻一般,碟子里只是素炒油菜。看样,高正清是给自己做了两顿饭,这一顿已不用吃了,他到了另一个世界,去过一种没有压力、没有任务、没有猜忌、没有痛苦、没有病痛的生活了……

 

我辗转难眠,浮躁的世界顷刻定格了,其实,在我们这个世界,还有坚持道德、坚持做人的人,虽然他游走在群魔张牙舞爪的都市丛林,可何曾放弃过自己的道德坚持和做人原则!高正清以他生命的结束震撼了我内心那份人之为人的良心!

 

灵车开进了殡仪馆,一下车,天已下起小雨。大部分送别的人站在厅外看着,一个个神色凝重。我看着这几乎全为年轻人的告别人群,心里一阵紧缩,一个年轻人就这么离去了,怎么会让活着的年轻人安心,他们的内心,我想此刻,有的只是追问!强总来了,总编办的那个女孩立刻奔过去给强总撑起了伞。强总谁也不看,闷头进了大厅,众人跟了进去。门口每进一个人,工作人员便派送一朵白花。高正清躺在水晶棺里,头上戴着一顶蓝帽子,这是因为他被抢救时,剔去头发插了管子。立刻,有人啜泣起来,这种啜泣立刻感染着众人,人们的眼里噙满了泪花。邱主任用手势指挥着大家列队,工作人员在轻声试着扩音系统。强总沉默了一下,走上前来主持大家默哀。这时有了哭声,是一个姑娘,两个姑娘,还有一个小伙,两个小伙……强总用低沉地声音念着一首诗,我站在人群里,听着那诗,说什么月亮,什么九霄,我不由得踮脚张望着,我想看清此刻强总的眼睛,他的眼睛到底在表达什么意思!高正清活着时,尘世不能容他,如今逝去,还要被打入冷宫,孤零零地凝望宇宙中那颗蓝色的星球!其实,在他孤独无助的时候,尘世中的人谁去帮了他?帮他的人还怀有其他目的,这样,他能体悟到人与人的温情?虽然有人说他是心理压力太大,但我更相信,是尘世的寒意活活将他冷凝了!高正清的部门主任讲话了,他只讲具体事例,不做点评,即只有片言只语,也仅仅点到为止。我听着那别扭的悼词,看着那个个不高被人称作傅主任的中年人,直到高正清离开尘世,他还不放过他,谁都知道生命结束,这个生命便对尘世再不会有丁点的威胁,而他……我想,这可能是最好的注脚了,强总可能是无意吧,但他孤独地肯定着高正清的人品,而傅主任竟然在追悼会上还对高正清作着清算,我想,这可能是历史的遗存吧,毕竟傅主任走过那么一段!在跟遗体告别时,一个头发长而卷,瘦脸的小伙哭得不能自持,由两个人搀扶着,那些早已哭得眼睛浮肿的人也放声长哭。我想,这可能都是社会新闻部的记者,哭吧,他们有着千条万条的理由;哭吧,逝去的才觉珍贵;哭吧,被社会不曾浸染的人谁也褪不去他身上的覆盖物;哭吧,送他一程,他的人品曾在瞬间将我们感动;哭吧,一个不向所谓的经营任务低头的记者走了;哭吧,强总、傅主任并没有真正肯定他的人格高尚!和家属握手慰问其间,我拒绝了那双手,那双手在高正清非常需要的时候并没有出现,那是他的哥嫂啊!黑色的烟在升腾,我想,他不去月宫,可能去寻找地外文明了!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5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