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二章5 这就是菩提树!(原创)  

2011-04-11 20:11: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谨以此书献给为生活而奔波的人们

   

    标签: 长篇小说《无□时代》林站长     成安多    小张 

        虽是九月份,这个县城阴冷的天气给人入冬般寒意,行走在街巷中,便可见伸出的铁皮烟囱在冒烟。我和成安多都感到很惊奇,“我来的时候,市里的人还穿短袖,他们怎么生火了,做饭?下午三四点了,午饭过了,吃晚饭还远着呢。”成安多边说边使劲地踮脚。我笑笑,不去扫他的兴。两人就这么走着,感到县城很大又很小,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我和成安多都认为我们各自走出的老家县城比这座县城差远了。这个县城的每条街都有肉铺,况且有的肉铺就在门口横一张桌子,放一片肉,一把用于切肉的偃刀大刀。菜铺更是红火,里外都摆了时令蔬菜,还有综合的禽鱼蛋肉菜铺,几乎可以囊括一个上班族的生活必需。“真是一个富庶的地方。”我说。“看来,我来对了。”成安多说。“你来不是帮我?”“挣钱,娶媳妇。”成安多脸上没有笑意。我才意识到曾被把主任掫揄的他心里想的也确实是这个问题。“你多大?”我隐隐觉得成安多应该三十出头,他不吭声,我再没好意思问。顺着一个中学的巷道往里走,里面竟有一座寺庙。庙里生长着一种从未见过的可以称之为树的植物,这棵树从离地开始便伸出手掌般的枝,像一座臃肿的宝塔向上长去,它的叶似针不似针,反正它让我很惊奇。我本欲围着树转一遭,可香炉和杂物挡住了,香炉里还有香在燃着。从上往下看,我发现了一块铭牌,保护树木——菩提树。这就是菩提树!我心里一惊,回头去看成安多,他正在佛堂上香,虔诚地上香,叩头,末了作揖动作也中规中矩。


       过了铁道下的通道,爬上田垄,眺望这座县城。显然,我们所处的高度不够,眼前的高楼就仿佛密不透风的篱笆,别说要看清马路分出的条块,就连自己是从那条缝隙里挤出来的都分辨不来。“你送报。分三块,你要哪块?”我说。成安多一笑,“怎么个分法?四块吧!”“三块!就那个雕塑,以它为中心,东西走向的路,南边为一个片区,北向的路左右各为一块。”我说。“不对吧,这样分不公平,报份不均。再说,你说的中心的西北角显然好,县上的大单位全在这,还有一个大市场。”“那你就送这一块。”我接着成安多的话说。“这,让小魏先挑,我再说。自行车明天就托运过来了,我给那个专门带咱们报纸的司机说好了。”我笑了一下,他又在想办法省钱。“走,就这么定了,开展工作吧。”


        进了办公室,小张看样已准备好了,只是为了等我。门角放着打好的一摞报纸,我奇怪地问道:“怎么没送?都到晚饭时间了。”“这是铝厂的报纸,今天没带上。”小张说。“铝厂?哪儿的铝厂?”小张沉默了一下说:“就是万兴铝厂。那儿有个投递员,不是,是实习记者小郭,还有贾站长的媳妇,带着两个小孩。”“万兴铝厂,那是大企业,有多远?”我问。“有多远不知道,车费得7块。”小张说。我一听车费得7块,那就意味着坐车得3个小时。“你能不能介绍一个投递员,我保证他拿到应得到的报社给他的每一分钱。这事你尽快,最好明天就上岗。”小张先是认真地看了我一下,又一看成安多。“你放心,我老哥说的是实话,他绝不是贾继光。”成安多非常及时地帮忙说着话。小张嗫嚅着,“我给你问问,看有没有,给你问问。”成安多一瞧,知道小张并不知道我俩干了什么,便详细说了分片区的事。“真是这样,投递费各是各?送完自己的就算投递工作干完?”“按报社规定来操作,算工资,投递费,基本工资,提成,这些由你算,由你发给大家。”我口气坚定地说。小张脸上明显有了一种从未见过的笑意,“我有个亲戚,一直闲呆着,原来说要来,我没敢介绍,那就明天我带过来。”小张说完便走了。我和成安多刚点上烟吸了两口,小张又回来了,她犹豫了一下,说道:“站长,全家兴餐厅要钱,说是还欠着他们160多块钱,吃过饭的。”我脑子一时转不过弯,“全家兴在哪儿?”小张笑了起来,“是贾站长欠的,人家叫他贾所长。”我问道:“他到底欠了多少钱?”“宾馆的,饭馆的,说不定还欠下修摩托车的钱呢。”小张说。“你是怎么说的?”“我说人走了,可人家不行,说贾站长打的条子都是以单位名义打的,人家问你们是不是商报,是,就还钱,倒闭了,人家说他就认倒霉,不要了。”我沉默了,本来由于行走和脱离于这个拥挤空间得来的好心情,一时又被无缘无故地逼债搞得一团糟。“哎,咱们报社,真是的,什么都不给!贾继光就拿着记者的名头,到处招摇撞骗,要钱,去跟报社要,把强总的电话说了,让他们去打。”“不。等我们弄清楚再说,况且贾继光还归邱主任管,有事可以向邱主任说。”成安多看着我,脸上闪过一丝不屑,其实,从周侗身上看到的不屑,现在在我身上又在重现了。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