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二章9 下雪了,好大的一场鹅毛大雪(原创)  

2011-04-15 19:43: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签: 长篇小说《无&9633时代》林站长  成安多  贾继光  小张   小高

 

谨以此书献给为生活而奔波的人们

 

下雪了,好大的一场鹅毛大雪。雪下得很急,仿佛雪在天上得到了地的召唤,匆匆忙忙直线下落着。我从窗子向外望着,惊愕地看着天气的突变。成安多一翻身,“小张不会来吧。还早着哩,我睡会儿,雪停就叫我。”电话响了,从来电显示看,是长途。“是不是你的电话?长途。”我边说边蹲下推着成安多。电话那头是贾继光,成安多很客气地接听着电话,“是是是”除过就是“贾记者”。电话接完了,我看着成安多。成安多挠挠头,“贾记者就是贾记者,他说已租好了办公大厅,买了十二套办公桌椅。最近招聘,太忙,过几天他要过来。水泥厂的报纸不能停。”我一看成安多的眼神,那眼神分明告诉我,报份不能减,省城记者站的站长发话了。我不表态,但我也不告诉成安多黄总是怎么的对贾继光欣赏备至,把主任是怎么的态度坚决,该扣谁的工资就扣谁的工资。小张来了,她抖着伞上的雪。“哎,哎,弄被子上了,我和站长晚上怎么睡!”小张一看,准备去用手抖掉被褥上的雪,可往下一蹲,又很快站了起来,捏着鼻子,脸色通红。“领票,我要出去。”成安多已进入了工作状态。成安多走了,我问道:“报份交得怎么样?快冲平了吧?”“报份交得特别好,从来还没有这样好过。小高,她……这个事很麻烦。那个小郭要报份,我告诉她,要交报款,她说交了,交给贾记者了。”小张看着我说。“这儿的报款怎么能跨省交?她怎么不交给你?她是不是这个站上的人?”我又惊慌起来,连续向小张发问。“这是你们站长的事。”小张低下了头。“这是我的事。”我按捺住了快得一塌糊涂的心跳,“那小高是怎么回事?”我问。“贾继光借了小高三千块钱,小高扣下了报款。本来他俩合着拉水泥厂的广告,我估计,他们找的宣传部长,人家是糊弄他。再说,水泥厂是大厂,拉水泥的车排队。人家会在商报做稿子?放着省报不会做这种报纸广告!为这事我找过我哥,我哥给问了,人家就这么说的。他贾继光以为我哥不出力,就把我开除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小高的钱还了没有?”我问。“不知道。贾继光拉走的东西就放在她家。他们的关系不一般,你还是防着点。”小张说完,看着我的表情。“贾继光打电话了,说是水泥厂的报纸不能停。必须停!这些名义上送到水泥厂的报份,就是小高扣下报款的订户。核对报份,多一份也不给她。她如果往报社说,我正好借机将有些事说清楚。”

 

接上报纸后,成安多分完报,我从小高的报份中取出没有投递单的报份。小魏脸色绯红的看着,但却张不开口。成安多看着我,“高姐这个人不错,就不减了吧。”“减!你给她写清楚:经核对投递单,实有报份127份。再加2份损耗。”说着我又递给了成安多两份报纸。成安多一看我并非虚张声势,一声不吭地写清楚,并给小郭的报份上写上了:到月底,按实有投递单发报份。

 

我夹着小高的多余报份进了办公室,小张正在接电话。小张一看我,说道:“这个新来的林站长,当过统计,人家是火眼金睛,什么都知道。”小张不住地给小高解释,可没一句话解释到问题的症结所在。显然,交报款是双方的话题精要所在,我写了一个纸条放在了小张面前。小张看看我,又不得不听着对方没完没了的诉苦。“这样,你凑时间过来,我们核销一下订单。”小张比较直白地转达了我的意思。对方没了声音,老半天才说,“那就明天中午,我来。你给林站长说一下,这些报份都订过的。我明天来。”小张看看我,说:“那我给说说,明天你要一定来,明天我就担待不住了。”小高挂了电话。“你知道吗?一旦报款流失,钱没了,报份还要投递,我不是推脱责任,处罚我也会连累到你。”小张笑了,她可能被我这句看似温情脉脉实则威胁带恫吓的话逗笑了。“你放心,我们地方的人还是重信誉,毕竟县城不大,谁也不敢做得过分。你还是操心小郭吧,她的这一块我不知道,从开始我不知道,到现在我还是不知道。”我有些惊讶地看着小张,原来,面对真正的问题时,谁都会趋利避害。

 

928日一早,除过铝厂的小郭,全都按时上班了。交款,交复印的订户联,领票,找报箱,这个曾以采访为主要工作内容的记者站终于变成了发行站。成安多和小高小声说着话,看样他们曾经沟通过不至一次,小高低声询问,仔细倾听,怀里紧紧抱着她的包。我看着复印来的订户联,征订员我一个都不认识,况且还订的都是全年。这怎么解释?惟一的解释就是征订员卷走了报款,要么就是贾继光将报款就地消化了,显然,这是一块死账。我越看心情越沉重,问题太多了,眼前的都极不清楚,哪有精力去搞这些过去或将来的问题。我才知黄总的话是什么意思了,我惟一能做的就是尽快冲平。他们告诉我的任务是600份,显然,他们也明白在报社的财务那块,这个站也就有300份投递。任务不轻,翻倍!可为什么要发600份报纸,这我实在不懂,也想不出一条合理的解释,但有一点是非常之明确,一旦当做问题,不仅仅就能扣工资来解决问题。我的沉默和他们的工作热情形成了鲜明的比照,我的这份不关小高的郁闷情绪着实给小高形成了高压。小魏和小蔡交接完手续就领票续订报份去了。站了很久的小高终于到了小张的办公桌旁,“我,我绝不会放过贾继光!我知道的很多,他要是耍赖,我就去黄总跟前告,我有他的电话。”我抬眼看了一下小高,一个扎着马尾巴的中年妇女,长期风吹日晒,肤色黑红,但却保持着女性普有的肤色光洁。小张笑着说:“这就是林站长。你也是站上的老发行员,应该带个好头。”小高一看我,“我相信你,不然,我就不干了。”小张一笑,说:“那可不行,你订的报份都是家门口的,一停,订户不踏破你们家的门槛!”“就是,我哪敢停,少送一份都不成,不然电话就打到家里去了。”小张一听,笑着说:“叫你来就想核销一下订单。你在那边忙,来一次也真不容易。”小高一听,终于从包内抓出一沓厚厚的订单。小张一本一本翻着,将没交款的报份撕了下来,很快,桌上叠起了高高一厚沓。我心里一惊,这得多少钱,少说也有两三千!小张收完钱,将近四千块。我侧目看着小高,脸上没有丝毫惊喜之情。“林站长,从那边送报开始,报纸一直是我托熟人捎带,这些钱,你要给我报销。”小高看着我说。“报纸是你托熟人捎带?”“嗯。”小高看着我说。“从这个月开始,报份按远程投递费算。其他的找贾站长。他在哪儿需不需要我告诉你?”小高一看我,没想到我会将前面的事全部推给贾继光,她脸色绯红的嚷着:“这是不是报社?我找黄总。”“要不要电话?”我站了起来。小张一看,“小高,不要这样,这个林站长和贾站长不一样,一切按报社规定办事。”小高笑了,“就是。你来的那天晚上,是不是有个男的半夜进去了?告诉你,那是小崔的老公,他要砸掉报社。门口记者站的牌子就是他烧的。他说,他一看你就不是贾继光那种骗子,一个很老实的人。”“我并不是缺心眼的老实人。”我淡淡地说。“我算领教了你,你做事比贾继光狠。”“看对哪一种人。”我不愠不火地说。小张笑了,说到:“报纸到了,你也该回去了。”小高看了我一会,说道:“领些票。”小张一看我。“需要多少领多少。”我严肃地说。小高一看我,“那就领10本。”小高在登记订单,我顺手又给了她几份复写纸,“没复写纸,打电话,夹到报纸里就带给你了。尽快订,在轧账前来站核销订单。”小高点了一下头。这个站惟一一个想和我角力的发行员最终站在了我的队伍中,并且已站在了最前面,她是交报份最多的,也是报份和投递单惟一一一对应的发行员。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