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二章13 垂头丧气地询问庄家(原创)  

2011-04-20 19:29: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谨以此书献给为生活而奔波的人们

 

 标签: 长篇小说  《无&9633时代》   林站长   贾继光   

国庆长假,表面很轻松,但心情很坏。贾继光来这个县城了,我就像一只关在笼子里的斗鸡,朝着天上翱翔觅食的猎鹰扯长脖子狠命地啄,可笼子却卡住了我,我虽知我啄不到他,但我就是要狠命地啄。我担心着小郭,当然,对小高,我也不放心,毕竟贾继光在谁看来都是高升了,是对他的工作能力和魄力的肯定。我虽然固执地把他看成三仙姑的粉脸,可也只在我眼里他是一个老女人的粉脸而已。我对成安多挂着一副多云的脸,既不下雨,也不放晴。

7号中午,在我和小张,还有成安多的美言下,小郭、小高都来站上交报款,没人提起贾继光。“林站长,我交了这么多报款,能发多少?过得了千?过千,我就好好干。”小高交完报款,像一个倾囊入市的股民,垂头丧气地询问庄家,在股市,能不能保证股民赚钱?我看看小高,问道:“投递得多长时间?”“送完就黑了。”小高说。“那就再招一个人,要保证订户及时看到报。”我严肃地说。“那……那肯定不行,我的订户只有我送,别人送,订户不同意。”小高一看我,没想到我又会来这么一招。“这样,能钉报箱的全部钉报箱,这样可以节约投递时间。再一个,好好计划一下投递路线,投递尽量不要走弯路,这样也可节省时间。再就是,尽量扩大报份的密度,太远的不要订。”小高看看我,点了点头,背着包走了。我看着小张兴奋的表情,悄声问道:“她缴了多少?”“长期短期的,有70多份了。”“好。能干。”我说。“她片区分不分?我看,就不分了。人多不好管。”成安多说。“人多?有我们以前的站人多吗?”成安多一看我,笑着不吭声了。小郭看着贾站长以前的红人让我摆布得没有腾挪余地,好奇得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小郭,赶快缴,我要轧账。下午就走,住亲戚家,明天一早去报社缴款。”小张说。小郭拿出订单,从开好的订单中撕下了大部分,并附上了报款。小张一看我,成安多也过来了,他翻着订单。“小郭,你现在把当记者的心思放一放,就好好在那边送报订报。我也是大学生,照样得送报订报。有理想固然好,但要量力而行,不要非要怎么样就怎么样。贾站长就吃了这样的亏,连自己的人格都搭上了。”我说完,总感觉我说话找错了对象,我是她的站长,我只管像周侗一样,向她催逼报款即可。小郭笑着说:“这几家订上了,说到发工资给钱。”我笑了笑,小张收了小郭的报款。“小郭,你在那边好好干,林站长这个月工作干得特别好。要是咱们大家都出力,将来,你当记者,我也弄个站长,都要靠林站长推荐。”成安多一本正经地说。说完,他看着我,要我表态。我刚一张口,可发觉成安多这句话陷阱太多,只好就范,点了点头。

 

8号一早,把主任就打来电话通知开会。我烦恼地抽着烟,手里拿着贾继光携走报款的订单。“老哥,这是她小张的事,你揽了过来。”成安多边说边咂着嘴,“老哥跟周侗不一样,我们这一块有个说话算数的,能担责任的老哥,这些姑娘媳妇真是瞌睡遇上枕头了,使劲地缴报款。这地方对订报的来说,简直就是肥的流油。”“我知道,你的班长并没取消,在发行部还挂着,这个月看吧,哪头高算哪头,不可能两头都算。”我说。“这就靠你老哥了,我得挣钱娶媳妇。家里弟兄4个,我是老二,父母年龄都大了,靠不住。”成安多坐在我的对面说。我笑了,“我知道!我要求让你过来,就是发现你有工作的动力,知道自己干什么。”成安多听我这么一说,脸真的红了,因为那份脸红就像一股热气,从脸上冒了出来。我甩甩那一沓订单,细心地叠好,装入兜里。我又仔细翻看了投递单中打白条的单子,我一张一张抽出来归了类,一部分是人已不存在的发行员订的,款收了,没开票,一部分是吃喝的赠报,一部分就纯粹是名目繁多的买东西之后的赠报,再有几份看不出理由,但对方只是要求送报,条子是发行员打的。我难心地看着,突然,我想起了李局长,还有几个宾馆和招待所的电话,等等。我决定,先将这十多份上缴的订单脱手,这太烫手了,像悬在我头上的绳索,时刻要勒住我的脖子,剥夺我吃饭的可能性。

 

我赶中午下班前到了报社,在二楼大厅里, 碰见了小张。小张笑着说:“很长时间没来,人家怎么那么热情?”“你见黄总了?”我问。“都见了,邱主任,把主任,那个陈主任怎么跟个办事员,挤在那儿办公?”我看看大厅,对小张的问话以沉默应对。“听说订报有礼品了,你带还是我带?”小张问。“我带。”说着我就去找把主任。把主任看看我,“那边处理地怎么样了?人员稳定了没有?不行,就打发掉,她不是相信贾继光这个骗子吗,让她跟着去。”我不由得对把主任由鄙夷以致在内心怨恨起这个无心无肝的家伙。“这是贾继光拿走报款的订单,怎么处理?”我问。“这,不要找我,他老邱要用这样的人!他负责。你,你在那边是怎么开展工作的!这样的问题怎么来找我?报社有编委会,有财务……”我惊讶地看着把主任,在把主任眼皮耷拉的目光中出了办公室。

 

我情绪低落地准备去总编办找邱主任。“小林,你来一下。”有人在喊我,我一抬头,是黄总。黄总问:“那边怎么样?这个月订了多少?”黄总边往办公室走边问。“快300份了。”我说。黄总没了声音。黄总一指沙发,“坐。”说着黄总坐在了他的办公桌旁。“300份?多少人?”黄总问。“275份。5个发行员。”我说。“这个小贾,他怎么搞的,老说报纸不好订。小贾,又在那边采访,又要征订,还策划广告,基础工作做得还是很扎实。”我抬眼看着黄总,心中确实不是滋味。贾继光拿着报社的记者证,以梦游方式开展让人不齿的工作,可到黄总眼里,人才,人才啊。“今年一千份的任务怎么样?”黄总问。“没问题,我争取超。”黄总若有所思,“要是都像你就好了。”黄总从桌上烟盒里取出一枝高档烟,给我递了过来。我抽了几口,说道:“黄总,这……这些报款,可能是贾站长一时走得急,将报款可能还没转交,单子在我手上。订户订了,得交到财务,好给我们算投递报份。”黄总往起一站,“走,到财务室。”黄总进了财务室,站在房间地板中央,看着财务人员不说话。本来快到下班时间了,刘主任和那个小耿已收拾好东西,准备到时间就走,可黄总却一言不发,站在了财务室。刘主任一手支着下巴,问道:“什么事?有事说事。”黄总一看我,我将欠款订单递给了刘主任,在递的过程中,我抽掉了小郭写的证明。刘主任莫名其妙地看着黄总。“咱们现在给驻省记者站没有安排专项资金,都是借款4000。你想,区区4000能干什么!要去建一个驻省记者站,4000哪能够!你知道,在大报,我们出一趟差要花多少钱!”刘主任看看我,又看看黄总。“这样吧,你把这些款先挂在小贾的账上,以后再说。”黄总终于说出了自己要说的话。刘主任看看小耿,用回形针别起了欠款订单,递给了出纳小耿。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