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二章1 消失在像深坑一样的楼道里(原创)  

2011-04-06 17:57: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谨以此书献给为生活而奔波的人们

 

                         二、温饱的人


    车进了县城,把主任把头伸出车窗,路的右边是一座矮山,矮山上植着树,单看树的种类,就可知那是像植发一样整上去的,林中仍有亭台楼榭。把主任一指,“向下直开。”车开到什字,街心花园有尊现代美女顶陶罐的雕塑。把主任咂了一下嘴,“向东。”车进了家属院,我和李婷婷疑惑地看着把主任,把主任手插在裤兜里,“到了,上六楼。”


    进了门,贾继光坐在办公桌旁。我没想到我会来接这个卖成捆《健康周刊》、年底又报名在各单位混着领福利的贾继光的班,我走动了两步,感到实在无处下脚,便进了套间。套间的隐蔽处站着一个留披肩发的姑娘。这个姑娘奇怪地打量着我,我也同样打量着她,彼此揣摩着对方到底是干什么的。房间墙壁虽斑驳,但地拖得很干净,靠窗放着一张三抽屉的老式桌子,桌面上什么也没有,抽屉无锁,可想里面肯定也是空空的。墙上挂着一部电话,我取下了听筒,电话只能接听,不能拨打,我挂上了电话。我看着这位姑娘,姑娘手插在衣兜里,局促地在笑着,脸色隐隐红了起来。我突然对这个姑娘的脸红产生了兴趣,老天,脸红在我的印象中仿佛只能是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的小说中才能读到。“你——是统计?”“噢,是,不是。”我奇怪地看着这个姑娘,希望她说下去,这个姑娘就地做着不超过90度的旋转,小声说:“贾站长又安排了一个统计,我是发行部任命的统计,现在还没办离职手续。”我一头雾水,真不知道怎么应付这个局面了。“我过来看一下,凑着领导来,我想把我的工作一交。你……”“我跟他可不一样,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像这个样子。”我真的不知给这个姑娘怎么说才合适。李婷婷进来了,说道:“林站长,过来一下。”李婷婷一看里面还有人,便和那个姑娘说起话。我进了贾继光的办公室,看样把主任已经和贾继光谈过话了。贾继光看我进来了,从办公桌旁站了起来,一只手插在裤兜里,一只手长长伸了过来,要和我握手。我本就讨厌他的人品,刚才看到听到的无形中又增加了我对他的不屑,“有这个必要吗?又不是分别,咱们还是一个报社的。”贾继光脸色一沉,继尔笑着说:“老林,我就要专心去做一个省会城市的记者站的站长了,这样,我把我在这儿的朋友介绍给你。”贾继光说着,身子一侧,指着挨办公桌墙贴的一张放大的照片,“这是县政协王主席,这是交通局李局长,也就是咱们办公室的房主,这是供电局的周股长……”我既不表态,也不吭声。贾继光一看他的带炫耀和蒙人的把戏并没吊住我的胃口,生气地拨弄起抽屉。将所有东西摆在桌子上后,他一把又揪下他刚才还在炫耀的照片。把主任坐了一会,“你们先交接,对面是不是小张在里面?”把主任说着就进了对面的房子。我进了阳台,阳台上竟然还有去年大征订用过的雨伞、三件套,还有一种印着报名的咖啡壶,“你怎么还有这些东西?今年的大征订已经开始了。”贾继光一听,走了进来,“我们是记者站,当然跟你们不一样。”我一听他又给我摆谱,只好回到了房间。“你们交得怎么样了?我们还要返回。李主任,过来,先监督交公物。”李婷婷便一样一样和贾继光盯对起来。说到一个大件,贾继光便说借的,说到办公桌和办公椅,“这是我买的办公用品,报社不报销,算你们的就给钱!”把主任眼光游移着,仿佛没听见,李婷婷一看就知把主任是什么意思了。贾继光着急了,对我说:“你先接下,我有发票,你去报销,这当时总编办的邱主任是同意的,或者,便宜一点,你买下,这也是你的东西。”我内心一软,想先承诺下来,等以后再跟报社软磨硬泡,可我一看贾站长就是贾继光,我总觉得这并不像他说的那么回事,倘若又是借的怎么办?“我只要报社的东西。”公物交接完毕,属于报社的只是一部电话,我愕然之外便是想不通。也许贾继光这下才相信他要从这个地方滚蛋了,他打起了电话。把主任问道:“再没有什么交接的吗?投递单,员工表。”贾继光声大了起来,“我不知道,去问小张。”把主任一看贾继光把他这个主任放在一边了,他知道,从此刻起,他对这个远离报社的报社工作人员再无半点管理权限,他识相地一声不吭。不一会,一个梳着背头的50多岁的男子进来了,他一看里面有人,笑了笑,坐在了沙发上。贾继光取出租房合同,说道:“李局长,这是新来的林站长,你跟他说,以后的事情你找他。”李局长一听,从兜里掏出租房合同,“房租怎么办?没交清。”“你怕什么,我们是报社,堂堂的报社。”贾继光大声说到。李局长把合同往我面前一摊,“那你就签个字,房租你以后付。”“不是我付房租,是报社给你付房租。”我说着就拿起合同看着,这是一封相对规范的合同,里面竟然还规定了违约金。我本就对一个报社的先前是记者站,以后还不知是什么站的单位竟然蜗居一个家属院的六楼不理解,我签字时就犹豫了。“林站长,这房子,我是托关系找下的,能办公,能住人,况且房租不高,是报社报销,我真真是给你办了一件大好事。”贾继光鼓动着我。“把主任,搞发行在这个地方不行吧,这怎么开展工作,来个订户找不着,人家也不信任。”把主任好像在打瞌睡,压根就没听见我说什么。“私人房子没发票,怎么向报社报!”我无力地反抗着。“有,有,你去问强总,他签字了,房租你按季度领。这不,我领来已交了。”贾继光说。“你们还欠8个月的。”李局长说。“听见了吧,我不领报社的钱,拿什么给他交房租,自己垫钱的傻事我贾继光从来不干。”我心里一犹豫,“房租怎么会交4个月?”“唉呀,我垫了一个月,你领钱就先给我,要不,你现在就给。”贾继光诡笑着向我伸出了手。“要,你跟报社去要,给也只能等我领来了钱再给你。”我说。“我不怕你,咱们认识时间长,你的为人我很欣赏,真的。”我糊里糊涂的在合同上签了字,心里不踏实,又在姓名后签上了日期。李局长跟贾继光要有线电视的费用,贾继光生气地说:“我有没有电视?这个不给。”“那不行,租房时说清楚了,一年300元,各家一半,你得给我150。”把主任一看,向我一招手,在楼道里,他给了我一张纸条,“有事,打这两个电话,这都是比较牢靠的发行员。”把主任说完,尾随着报社的两个员工消失在像深坑一样的楼道里。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