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二章2 贾继光说着就将钥匙放在了窗台上(原创)  

2011-04-07 17:40: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签: 长篇小说《无□时代》林站长   贾继光   成安多

谨以此书献给为生活而奔波的人们

 

我进了办公室,贾继光和李局长僵持着。李局长说道:“我早就看出来了,你这个人不老实!告诉你,我在这个县城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我老婆子也是一个科长。你怎么这样?你,我早把话说了,欠钱,没门,还有法院,有合同,我不怕你。”贾继光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他掏出50元,说道:“这是我个人掏。什么三百,一百五,我就没电视,这下成了吧。”李局长接住了50元,一声不吭地盯着贾继光。贾继光一看,又掏出了10元,塞在李局长手里,连推带拉把李局长送出门。房间留下我和贾继光,他各个房间转了一圈,说道:“林站长,我的东西明天拉走成不成?”我没吭声。这就是我要接手的一个站,见过统计,她竟然承认自己是统计,又不承认自己是统计,站上有几个工作人员,都是些什么人,我一个没见着,除过这个所谓的办公室,就只有一部电话。贾继光坐下打起了电话,仿佛是长途,仿佛谈的也不是什么正事,仿佛对方也没什么兴致闲聊。天黑了,楼上楼下的人们在做饭,楼上楼下的人们在看电视,楼上楼下的人们仿佛进入睡眠了。贾继光说道:“你大老远来了,我应该招呼你一下。”两个人下了楼,还好,在那摩登美女顶陶罐的什字竟然有夜市。两个人坐下要了碗炒面。我打量着这个从没到过的地方。刚才,贾继光领着我进了几个像样的饭馆,人家都在收拾着关门打烊,我也就答应着贾继光的“凑合凑合”,坐在了这个地方。

 

上了楼,贾继光将订报赠送的礼品收拾到一个大纸箱中,我只是坐着,看着。“这些我签了字,你就不用操心,谁签字谁负责。”其实,我并无心和他计较什么,热气腾腾的新报纸,他都成捆成捆的卖废纸,这又算得了什么!贾继光还想打电话,可太迟了,打过去几个,人家可能客气都没客气,问完就挂电话。贾继光有些失落,他走动了一会,拉上门出去了。我睡不着,将所有的灯都打开着,坐一会儿,走动一会。不知什么时间,突然有人敲门,我一开门,一个没见过的男子擦着我的身子进了里面。他进各个房间看了一会,又在贾继光的办公室站着。“你有什么事?”“你们订不订报?我订报。”我的心一下紧缩在一起,现在什么时间了,他怎么这样说!我强作镇定,克制着让自己不要发抖。这就像一个说他自己非常慷慨的人,突然问你:“我把我的脑袋割下来你要不要?”来人走了,我关上了门,瘫坐在床上。此时,我是多么希望有一个自己认识的人在我身边,不为什么,只为作伴,我想起成安多。

早上,已经10点多了,没有一个人来,昨天晚上就没有吃饱,现在肚里饥肠辘辘,可又不敢出门,因为贾继光并没有给我交钥匙。临近十二点了,进来了一个像是投递员的女子,她一看,“贾站长不在?”“不在。”那个女子放下一沓报纸便欲出门。“统计的电话你知道吗?”我问。那女子抿嘴笑着,“我不知道,你问贾站长。”我从那女子的笑中感觉出她说的并不是小张,“我是说小张。”“她!?好长时间都不来了,贾站长给开除了。”“我问你知不知她的电话。”那女子一看我严肃的表情,迟疑了一下,拨通了电话。“你给她说,让她过来,换我,我下楼要去吃饭。”那女子打完电话,说道:“你是新来的林站长?那贾站长……我是小魏,报纸送完了,我得回家看孩子。”“去吧,你……去吧。”我本欲让她呆一会我去吃饭,可她家里还有小孩,我也就只好再等一等。

 

下午四五点,贾继光领着两个民工进来了,贾继光收拾东西,两个民工往下搬。我站在越来越空的办公室,心中不免生出想逃离的感觉。我觉得,这就像一个皮包公司,有的只是一个报社的招牌,一切的一切都要自己去打理。成安多背着铺盖卷进来了,他的到来让我又惊讶又兴奋,“你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这么个地方?!只要它存在,我都能找到,不然,我的投递员怎么干!”成安多说这些话时带着明显的骄傲。他一看我的房子里乱成一锅粥,便进了小张的房间。一看到成安多,我又多了勇气,更主要的是坚定了我要生存下去、干下去的勇气。贾继光最后收拾起床,床板下面竟然摞着两摞一尺多高的商报。贾继光将报纸搬了出来,又将早上小魏送来的报纸摞上。“床,这是站上小高的,过两天人家来拉,再说,你开始来,先用着。”贾继光面无表情地说着,一摆手,示意民工将这两摞报纸也搬走。“不能搬。这些商报留下来。”我语气强硬地说道。我一看到贾继光还在干这种勾当,我决定,誓死捍卫还没见过读者的报纸不能卖废纸。贾继光一手插在裤兜里,一手指着床,“搬走,搬走。”贾继光出了门。“钥匙不交吗?”我气愤地责问道。贾继光转身进了房间,试着各门上的钥匙,“里面门上的锁是我的,钥匙不给!要,就给钱,这是门钥匙。”贾继光说着就将钥匙放在了窗台上。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