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七章15 放开我,我让这些狗日的扫扫兴!(原创)  

2011-05-19 18:31: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谨以此书献给我们的高中生活

 标签: 长篇小说   《高考高考高考》  妥磊    强强     郝银秀    薜建华     张强

联谊会如期举行了,据说本要先吃饭,后聚会联谊,可不知何故,联谊会直奔主题,先联谊。聚会地点选在县城车站招待所五楼的娱乐城。妥磊知道郝银秀也受到了邀请,但同时被告知,作为本届同学中的成功人士,须向同学会捐款一万元。而去请郝总的,就是当年的学生会主席,今天的同学会的理事长张抗抗。妥磊知道,既是不捐钱她也不来,以各种名义请郝总的地方太多了,不管绕多少弯,最终都是向她伸手要钱。妥磊早早来到了娱乐城,他看见乔奓毛正拿着话筒喊服务生,妥磊挨着这几个同学坐下了。乔奓毛一看是妥磊,也不要求唱歌了,他顺手给妥磊递了一支烟,说:“老同学,你好啊!真没瞧出来,现在是咱县最大最大的大款……”妥磊不想听他这些废话,便问道:“这些年你都在干什么?”“能干什么!打工,做生意,打工,现在改喂猪。”乔奓毛说着便笑了起来,他穿着半旧的滑雪衫,腿上还箍着骑摩托用的护膝。“唉,老同学,这里面有婊子,你上了几个?我是逢新就来。”妥磊本欲和他好好聊聊,没想到他还是那副德行,“给我找一万块钱。马上就要。”妥磊说。乔奓毛贴近妥磊的脸,一看,他确实说的是真的。“你,现在就要?”“是,最好现在就给。”“那……我没有。”“没有,给我想办法。”“有什么可想的,高利贷。你要,我现在就给你去取。你……不用立字据。”妥磊一点头。乔奓毛拿起桌上的大棉手套走了。妥磊长出了一口气,瘫坐在了沙发上。

 

三四百人的九O届高中毕业生,也就来了不到百十号人。由于是娱乐城,大家便依自己和别人的熟悉程度入座。梁县长和鲁校长,以及政协办公室的赵主任,三人作为特邀嘉宾坐在了演出台跟前。张抗抗穿了一身黄灰色西服,体态臃肿地拿起了话筒。他瞧瞧他的老师,现在的众位领导,笑容可掬地将话筒试探地递了过去。梁永辉一摆手,鲁永龙和赵宝印也笑着一摇头。他略一沉思,说道:“今天,我们九O届同学会就此成立了——”张抗抗故意将“了”拉得很长很长,下面响起稀落的掌声。“同学会就是我们九O届毕业生立足本县的坚强后盾,我们秉承的宗旨是:有难同当,有福共享,相互提携,共创美好明天。下面我宣布一下同学会的机构组成……”妥磊听着,三个阴魂不散地九O届毕业生的老师梁永辉、鲁永龙、赵宝印荣任顾问,而妥磊竟也是理事,他排在首位的闵振林后面。张抗抗履行完他的理事长职责之后,将话筒递给了梁县长。梁县长握着话筒大踏步地走上演出台,他一站定,朝下看了一下说:“同学们,晚上好!”下面立刻是掌声夹杂笑声。梁永辉摆弄了几下话筒说道:“同学们,同学们,战友们,前面张理事长张乡长已说了,我就不重复了。我要告诉大家,九O届是迄今为止一中最优秀的一届毕业生,文有闵振林,闵博士,武有妥先生,是我县最具实力的企业家,还有很多很优秀的毕业生,我就不一一列举了。同志们,生在本县,长在本县,干事业也在本县,但是,作为我来讲,一直心有遗憾,遗憾什么呢?”梁永辉说着,一把抓下了他的棉帽,“同志们,你们看看,我的头发都白了。就是到现在,一中还没有一个考入清华北大的,这曾经是我的雄心壮志,我也快退休了,壮志未酬!今天,就是把我们最优秀的同志召集在一起,大家共商大事,共谋大业,怎么才能考一个清华北大的正儿八经的大学生呢?”梁永辉说着,朝下望望,“我和你们鲁老师就一直找原因,一是我们没资金,二是我们没资金,三还是我们没资金!”张强听到梁县长如此一说,立刻将募捐箱摆了出来。张乡长高喊着:“闵博士捐款1000元。”说着张抗抗一举牌,一沓百元大钞入了募捐箱。“妥先生,捐款10000元。”说着,他将牌子高高举起。乔奓毛一指台上,妥磊其实也在看着,他只能就范,上去之后就要将1万元投入募捐箱。赵宝印瞧见了,快步上前,将妥磊拿钱的手高高举起,等大家看清了,他才松了手。来的人,自然也是有备而来,梁永辉、鲁永龙、赵宝印捐过款后,剩下的就看大家的了,民意此刻被裹挟着,大家纷纷解囊,唯恐落后。

 

乔奓毛越想越生气,他将正抽着的半截烟一下戳入烟灰缸,准备上台大闹会场。妥磊一看,死命揪住乔奓毛不放,“你放开我,我一个农民,我有什么顾虑!放开我,我让这些狗日的扫扫兴!”“他乔叔,我是为了儿子,你饶过我的儿子,我的儿子够惨了。”妥磊说着,眼里噙着泪水。“上酒!”乔奓毛朝服务生吼着。酒上来了,跟前坐的几个同学目睹了刚才的情景,便借机溜了。乔奓毛和妥磊交杯换盏,他们没心情号拳,只是闷喝。不知什么时候,妥磊看见强强站在自己身边,“爸,回家。”强强说着便准备搀扶妥磊。乔奓毛看着这个他也有耳闻的全县玩女人玩出名的花花公子,他觉得强强不像,可能是别人造谣吧。他帮着强强将妥磊搀着下楼。

 

妥磊哭了,他哭得很豪放,也很伤心!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