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八章2 笑了一下算是这个话题的结尾(原创)  

2011-05-21 18:32: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谨以此书献给我们的高中生活

 

 标签: 长篇小说   《高考高考高考》  妥磊    强强     郝银秀    薜建华     张强     鲁永龙

年初,农村结婚的特别多,又是在正月,店里的生意不仅多,而且几乎是百分之百付清货款。郝银秀有心让妥磊去店里帮忙,可她碍于自己在钱上的决绝,开不了口,因为她曾声明,钱是她的,借都不给妥磊,况且妥磊还是为了这个跟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儿子。儿子又去补课了,家里就又留下妥磊一个人,他心情烦躁地在客厅里走动着。因为他知道,春节一过,剩余的10万就在鲁永龙和张强的盘算中了,他们说不定哪会儿就会腾地冒出来,估计再不会用手机给他翻看图片,估计就是实物,就是证人了,就是受害者了等等。反正有10万就能阻止,否则,自己的努力和强强的转变都将变成另一种更为让人胆寒的伤害。妥磊就这样烦躁着,在没人的时候,他走动,无缘无故地自言自语,他会做出愤怒的、鄙视的、无奈的表情。而郝银秀因为春节,店里人手紧张,便不回来做饭,相反,她倒希望他的丈夫给他做饭,不管什么,有的吃就行。因为这段日子,对她来说,这就是农民的夏收季节。

 

也许财源广进,也许一对一对新人的结合,不断抬走店里的家电,不断有人表达着对未来生活的憧憬,对自己对他人的祝福,郝银秀在忙碌中向一个家庭主妇和母亲回归。一个晴好的中午郝银秀提着菜回来了,她看着妥磊悲苦的样子,问到:“你不舒服?要不到楼下的门诊看看,要不我陪你去医院。”“我是心病。”妥磊木然地说。“心病?你,你……是不是崔丽丽来找你了?他们两口子也过得不咋样,生意做得一塌糊涂,就这么个小县城,就想着开妓院,像葛强他爸那样好嫖又有钱的死狗流氓有几个?全县,掰着指头也能数过来!我给你说,她就是婊子,她妈也是个婊子!你上高中时还去他们家,你知道家属院的人怎么说?算了,咱们好好过日子吧。”郝银秀说着坐在妥磊身旁,她看妥磊对这个话题并不关心,一时也再没心情去翻崔丽丽家的烂事。“你再不要这样说她!你想想,生意做得一直往里搭钱,换成你,你早去城里站街去了。”“你,还护着她!我有钱,你操你的心!你到底有什么事?”郝银秀坐到妥磊对面。“强强的事。”妥磊说,他对这父女二人根本不抱什么希望。“就是,强强经你一调教,一下变了一个人,我看,考军校有戏。他姥爷虽对你有意见,他却在背后夸你,叫我不要惹你。”妥磊一听,眼睛直直地看了一会郝银秀,“不是我有能耐,是钱起了作用。”“钱?他一直有钱,姥爷给,姥姥给,在店里,我也给,他身上一直装几百块。”郝银秀茫然地说。妥磊无奈地笑了一下,“我是说,你有钱,人家一直打你的主意,你守得太紧,人家就打强强的主意,一个不懂世事的娃娃,你也看见了,我还用说!”“你是说给一中的钱,不给!”说完郝银秀起身去做饭了。妥磊终于死了从家里要出这10万元的心,他知道,不仅是他的岳父郝经理,就连郝银秀,在处理强强的事上,要做的是以他们的眼光评判的锦上添花的事,雪中送炭,没门。

 

元宵节的前一天下午,蒙创来了,他手里拎着街上常见的水果,但可以看得出,虽是大路货,可都经过精心挑选。妥磊接住蒙创的东西,热情地请他进屋。蒙创并不落座,他在屋内转了一遭,说道:“能搓麻将。”妥磊一听,茫然地问道:“两人怎么搓,况且我还不会。”“我不是说你,打麻将也没算你。天擦黑,鲁校长和张主任要来。”妥磊难心地一扭头,说道:“你先坐会,我给银秀打个电话。”电话那头,郝总似乎还忙得一塌糊涂,妥磊告知她鲁老师要来,郝总沉默了一会,问道:“要钱?”“你想,大正月的,就是欠他的,他也张不开口。”可能是郝经理说话了,郝总马上改了口,说她马上就到。酒菜本就有,妥磊简单地收拾了一下,两人便坐在沙发上喝了起来。蒙会计不划拳不喝,妥磊可只会划小拳,两人僵持了一会,蒙创让了步,他知道今个主要招呼的不是自己,而是自己和妥磊的顶头上司,尽管妥磊财大气粗,毕竟来的既是领导又是老师。两人正喝着,郝银秀带着一个店员拎着酒菜进来了。郝银秀看看蒙创,笑着说:“蒙老师,一个年过了,年轻了。”蒙创脸色红扑扑的站了起来,自然地提了一下裤子,笑着伸出了手。郝银秀也自然地伸出了手,两人握了一下。妥磊别扭地看着两人做作的样子,这都握的哪门子手,这是在家里,况且是过年,两人怎么这么让人感觉到陌生!郝银秀看了一下茶几上摆的酒菜,说道:“我给咱们做几个,过个年,不能这样亏待老同学。”说着郝银秀便进了厨房。蒙创酔眼惺忪地看着妥磊小声说:“你认为你老婆能干吗?”妥磊不吭声,只是抽烟。“我给你说,这也叫腐败!你想想,一个在国家单位干的职工,将自己积累的人缘和经验最后全用在给自己挣钱上,这能不是腐败!”“也就是,国家应该规定,凡是国家职工,退休后一律不得从事自己原来的老行业,有实权的,退休后,应该软禁起来。”蒙创一看自己的话头并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笑了一下算是这个话题的结尾。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