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八章5 谁到底是强强的爸?(原创)  

2011-05-25 18:39: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谨以此书献给我们的高中生活

 标签: 长篇小说   《高考高考高考》  妥磊    强强     郝银秀    薛建华     张强

开学后,一切都是那样的稀松平常,自己从这个校门里走出去,又回这儿执教,不用动脑子想,自己肯定要在这儿终老了。妥磊有时回想一下,他觉得自己人生如果有亮点和激情,那就是自己的高中三年,再就是那份在自己心里都模糊得难以有清晰记忆的《初吻》。他记得自己曾经有过理想,有过清晰的人生目标,可人到中年,他想不起自己曾有过怎样的打算,怎样的行动,反正,一切都很遥远了。他从强强身上似乎感到了什么,他发觉,自己好像也在被唤醒,也在沉沦中抬头,张目四望,他的心在一种泥土的松动中蓦然惊醒。他开始审视自己,审视自己的生活,没有理想也可,没有爱情也可,但这么活着却不可!

 

强强的问题最终归结到钱的问题,再则,有鲁永龙这把大伞,别人还没敢说,他竟公开将这么一个曾经玩世不恭的混小子称为女婿,这无非使强强在一中成了无冕之王。当然,这也使强强背后的黑手有了收敛,有了顾忌,再不能以这个孩子为标靶,不能得到郝家的钱,但可让郝家的钱失去根基,最终让他败落,将钱财散于想得到它的人手里,这些想法现在也隐去了。妥磊有时一想,他真的很焦虑,他得尽快弄来那10万,毕竟鲁永龙为了保自己官运亨通,连女儿也搭上了,还是唯一的千金宝贝。有时,他猛然一摇头,他觉得鲁永龙更可怕,他就像落入底层的太监,无所顾忌,就是要得到自己想得到的东西。

 

一切似乎变得简单了,妥磊有时想想,他觉得自己还是应尽一个时下父亲的责任。他摸了摸口袋,烟郝银秀再不供给,抽只能自己去买,他想了想,便将桌斗里存的烟取了一包,去找门口的万事通薛老板。进了杂货铺,薛老板正坐在门口的凳子上晒太阳,照得一张枯瘦的脸如雨后的泥浆之色,一抹八字须像贴上去的山羊胡子,又稀又细又长。“老薛,最近来好资料了没有?”妥磊说着便给薛建华让烟。薛建华看看妥磊,慢腾腾地掏出打火机点上烟,并不吭声。“你操的什么心!那是你儿子吗?你和鲁校长,强强将来对谁亲?我当初想着你是一条龙,没想到你比我平庸,就这么庸碌的奔到中年,还不醒悟!我也老了,我忠告你一句,人世间的事翻起来看一看,臭不可闻!你,我们相交多年,有些事你真不明白,还是装作不明白!”妥磊看看老去的薛建华,他觉得这些话挺严重,可他确实什么都不知,他挠挠已日渐稀疏的头发,说道:“我在问你资料的事!”“资料?资料它就是个资料。你,傻,叫我说什么!有鲁校长,强强还用我的资料?他一出手,你本就知,他他妈的就会教学生考试,也从教二十年了,只要强强用功,其他没你操心的份!”妥磊一想,也是,他挪了挪床前的杂货,坐在里面的床上。薛建华的老伴看看一下让老薛说得灰头土脸的妥磊,悄声说:“妥老师,想一想,你蒙在鼓里,有些事,别人说着都为难!不知从哪儿说起……”薛建华一看他的老伴,“去,弄两瓶二锅头。”学校门口禁烟禁酒,薛建华的老伴只能去其他地方买。“哎,妥磊,我给你说,当初你为什么不找崔丽丽?你们我觉得挺般配!”“还不是为《初吻》,我说是因为她好出风头让梁永辉给枪毙了,她说诗没人读,就写小说,杂文,散文,写着写着就出格了,就叫人家一再找上门,找她爸。她爸那时已调到农行了,人家都找了农行的领导。再说,比我们年长一点的都经历过文化大革命,都知道知青、红卫兵,他们害怕。如果往严重的说,那就是株连九族……”“你想通了还是崔丽丽说的?”“事情都过去那么多年了,是我想着说。”薛建华沉默地吸着烟,他看着熙熙攘攘的街道,突然说:“你去找找崔丽丽,看她怎么说。”“她是个婊子,我找她干什么!”薛建华“嚁”地站了起来,“你,你,你他妈的说什么!你也能开得了口,这谁告诉你的?是郝银秀,张强,还是你那个花花公子!我老薛告诉你,她很好,她对你还是一往情深。你们之间有恩怨,但彼此都保全了人格,她不能写诗、写散文,你不能写小说,但最低限度,你俩现在还是一个纯粹的人!”妥磊抬头望着已冲到他面前的小商贩薛建华,快二十年了,他再没听到有人这样关心过自己,需要他做的,都是付出,都是需回报的,如今,有人以愤怒的方式关心自己了!他难过的一低头,眼泪流了下来。“你,说的都是真的?”妥磊问道。“唉,在强强这件事上,你就不应该插手。我告诉你,郝银秀,一个很复杂的人。葛强的爸你也不愿意跟他打交道,你听听他怎么说。为什么葛强的爸不管强强,因为他也不是强强的爸。你动脑子想一想,谁到底是强强的爸?”“鲁校长?”薛建华一笑,继续坐在门口晒太阳,再不理妥磊。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