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七章5 我们很久很久没有说过我们自己的话了(原创)  

2011-05-07 18:01: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谨以此书献给我们的高中生活

 标签: 长篇小说   《高考高考高考》  妥磊    强强     郝银秀    薜建华     张强

强强来叫他回家了。妥磊瞅瞅这个他真没认真看过的儿子,内心有了一种负疚感。他招招手,示意强强进来。强强头一扭,又一摇,眼睛挤了一下,抿着嘴进来了。“坐我对面来,咱们父子好好谈一下。”强强笑了,很乐意地坐到了妥磊对面。强强坐到妥磊对面,可他一时竟无话可说。他抽了一支烟,刚准备点火,却一伸手,送到强强面前,“抽不抽?”强强脸色一下灰黯下来,他使劲摇了一下头。“烟可以抽,但你还小。”说着妥磊点上了火。“我们很久很久没有说过我们自己的话了,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妥磊往后一靠,他想了解这个他进这家门时这个已七岁的男孩心里在想什么。沉默了一会,“让我真说?”强强怯怯地看着妥磊说。妥磊看着强强,点点头。“那……那我就真说了,你跟我妈是怎么搞到一块的?”强强说着,眼里仿佛有一股怒火。妥磊不由自主地用手捂了一下嘴,但他下意识地很快将手挪开了。“我跟你妈高中时就是同桌,我还记得你妈给我带过饭菜,是番瓜炒肉。我是你妈第一个真正的男朋友,那时我们都二十岁了。”“二十岁才有真正的男朋友,这不像我妈的做事,她可能是你第一个真正的女朋友吧。”强强说。妥磊心里颤了一下,是啊,二十年了,他第一次听人这么明白无误地指出他的心结。“那你问这个是什么意思呢……我是想问你怎样面对明年的高考。”妥磊说。“那我问你,高考能带给我什么?我妈有钱,我亲爸也有钱,我的女朋友很多,上过床的有十几个了。把机会让给没有这些的同学吧,我不需要努力,我要什么有什么。”强强说着自个摸出一支细长的烟,用妥磊的打火机点上了火。妥磊摸着额头,他内心挣扎着,他艰难地寻找着一个可以将话继续谈下去的理由。“你认为我是你父母的第三者吗?”妥磊问。“我看不像,如果真是,我的哥们会教训你。”“你怎么认定第三者?”妥磊问。“两个人没玩够,有人插足就是第三者,否则,就不是。”“你亲爸和你妈玩够了吗?”“玩够了,早玩够了。”强强说着吐了一个烟圈。“那我的到来是不是对你造成了伤害?”妥磊身子向前倾着说。“不见得。我们家本就一锅粥,多你这么个冷血的……人没什么。相反,我还得感谢你,起码你的到来使我安静了下来。我妈再不对我爸颐指气使,再不大吵大闹,我爸可以安心地和他的姘头睡觉去了。我爸好嫖,我妈爱钱,这能过一块吗!你好,从不过问钱财,从不追问我妈有什么,你也不花我妈的钱。但有一样,你让我一直忌恨……”强强说到这儿,睁大眼睛看着这个别人现在都说是他爸的中年男人。妥磊内心复杂地摇摇头,他猛地一抬头,说:“你忌恨我什么?忌恨我碍你的眼?忌恨我翻你床下的安全套?忌恨我天天回家,也不出去找人赌一把,妨碍了你带成年的还是未成年的女人回家?你把你妈店里几个小姑娘糟蹋了?他妈的,都想着给你当老婆,哪知你就是一个好色的家伙!还好,现在女人失身就像喝白开水,没人寻死觅活,那就是一男一女的游戏!我只是尽了一份当父亲的责任,知道你他妈干这事知道用安全套!你忌恨我什么!你看看你,十七岁就让女色掏空了身板,拎着他妈的就跟鸡毛!我告诉你,再跟老女人一起吃春药,你他妈就该去见阎王爷了。别人他妈羡慕我,吹捧我,狗日的哪知老子心里的艰难……”妥磊说着隔桌一把揪住强强,“你给老子说,从今天起,改不改你的这些毛病?”妥磊的另一只手已拿起桌上摆的青铜孔夫子雕像。强强一看这个男人发怒了,紧张地喘着粗气,“爸,爸,我听你的话,你让我干什么就干什么!”“去,把脸盆里的水喝下去!”妥磊说着松开了揪着的手。强强奔过去端起脸盆就喝。“好了。今晚上回去就给老子做那三本辅导资料,可以看答案,但必须给老子在十天之内完成。以后见了老子,第一个词先说‘爸’。你不要指望你妈帮你,在高考这件事上,老子就是权威。明白告诉你,我跟你妈过一块,你妈爱我,我不爱你妈。你狗日的也看着,老子这十年不进厨房,不管家,都是你妈侍候我,我就是这个家里的太上皇。从现在起,你乖乖看老子眼色行事。”强强的头像啄米似的点着。妥磊双手插在西裤口袋里,说:“回家。”

 

一进家门,郝银秀本欲问他父子为什么回家这么迟,一看强强灰溜溜的熊样,满衬衣西裤的脏水,心里就明白了几分。她侧身让过妥磊,本欲伸手抚摸一下儿子,可突然她收回了手。“吃饭。”说着郝银秀就去盛米饭。妥磊坐在餐桌旁,一看强强,强强赶快坐到桌旁,打消了换衣服的念头。三个人围桌而坐,谁都不说话,只顾闷闷不快地吃饭。强强吃完一碗米饭,就想起身离开。妥磊用筷子敲了一下强强的碗,看看郝银秀。郝银秀一看妥磊的脸色,便给强强盛了一碗米饭。强强只得乖乖坐下,努力地吃起了第二碗。吃完后,强强站了起来,看着妥磊不动。妥磊把强强从上到下打量了一下,眼睛看着书房。强强便去拿那三本辅导资料。强强一走,郝银秀惊讶地看着妥磊,她想问个究竟,可被妥磊的严肃劲硬给压了下去。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