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八章4 天哪!她怀孕了(原创)  

2011-07-22 19:10: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签: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就业》   王林

谨以此书献给自谋职业的大学生

    天热了起来,王林每天目送着付敏去上班,做做家务,找出自己还保留的《墙外》周刊,回忆着自己的大学生活。那些曾经是自己亲手刻写的小诗、散文,已有大部分作者回忆不起他们的容貌。他仔细回忆着,三年过去了,他们还好吗?他有写信的冲动,有打电话的冲动,可是相互致以问候之后,该说什么呢?王林苦苦思索着,他想起还在晋州的左家木、成文晖,而他是最落魄的了。他看着自己发表在《晋州日报》上的评论,“作家水石先生送给我一本诗集”,王林一看到这开篇的话,现在他已笑不出来。他把评论写完后交给老水,老水惟一加上了这句话。他觉得这家伙纯粹是个出名狂,见缝插针的贩卖自己,并且还自己给自己冠以“作家”的名份,真有些欺世盗名了。读下去,他发觉自己骨子里实际还是“两个凡是”时代的人,可他为什么会一踏入生活,就生活在不是“两个凡是”的时代,他觉得人的青少年时期的教育太重要了,影响人的一生。他回忆着那些教授给自己的学生奉送的金玉良言:“适应社会”,难道又要去奉“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为金科玉律,难道课本里告诉自己的“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又得变回去,难道……他静静地思索着,他觉得这不仅仅是一个思想认识的问题,自有其历史的原因,问题出在自己处于一个以灌输“有组织、有纪律”的教育时代,却生活在了“无组织、无纪律”的时代,但这可能吗?王林一边思索,一边在纸上理着自己的思绪,他真的非常需要一个能告诉他真相的答案。

  付敏又开始呕吐了,王林本以为付敏又是水土不适的反应,他细心地照顾着下班回来的付敏。有时,睡觉前,呕吐完的付敏会要求王林给他买零食,并且确定一定要吃什么。时间一长,王林觉得付敏喜欢吃酸的东西,他也不知道原因,只是觉得她太馋了。

  六月初的一天,王林在晋州市人才交流中心的门口看了一会发布的招聘信息,他觉得还是上周的内容,基本没有什么变化。他漫无目的的四处走动着,周围的人在小声谈论着自己的应聘情况,大都是填表、等电话,谁的心里都像揣着只兔子,这只兔子是那样的胆战心惊,只要有风吹草动,便会一跃而起,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凑近在门口招聘的人群,听着他们的介绍,又是推销商品,又是不发底薪,只给提成。王林觉得这个人才交流中心就像没了月经的中年妇女,是那样乏味,更乏味的是其本身散发出的乏味。王林坐在售票厅的凳子上,他犹豫了一会,决定还是不买票,因为进去之后更让人乏味,零星的应聘者,新面孔,招聘者,老面孔,看见王林,懒得连表也怕发,想填,填吧,填完了干什么,不干什么。坐着坐着,王林想走了,因为里面售门票的女工作人员已打电话约家人中午聚餐,“吃炒菜?”“今天天凉快些,好长时间没吃火锅了,吃一次火锅吧。”“带上儿子,一周下来,学习够辛苦的,就这样。”王林下了楼,回家,付敏还没有下班,太早了。王林磨磨蹭蹭,向那不看都知道是什么地方、什么人、正在做什么事的地方看看,一个少妇,不,像是一个姑娘,怎么这么眼熟!那个女的看了王林一眼,眼神闪过一丝惊喜,忽而又面无表情的快步走了。薛慧,对,是薛慧,她为什么走了,并且还走得那样快?王林想追上去,可那脚步,明明是一种拒绝,王林迟疑了。

  王林一边做着晚饭,一边琢磨着薛慧的回避。看来,她也在忙于找工作,难道她一直没找到工作?还是没有中意的?难道她拒绝做民办教师?难道她也受到家人的责难和乡邻的讥讽?难道她和左家木一样,怕自己向她借钱?王林左思右想,他觉得薛慧变了,曾经对自己暗示春qing的同学怎么会这样?王林拿起镜子看着自己,他发觉自己瘦了,并且还一脸愁苦,额头上的皱纹更深更纵横恣意,眼角也有了皱纹。天哪!这哪是曾经的自己,他更相信薛慧并不能确定自己就是王林。

  付敏回家了,一边敲门一边喊着:“米饭糊了,米饭糊了。”王林开了门,傻傻地看着付敏。付敏顾不了王林的傻样,忙跑过去从电炉子上端下了铝锅。王林还站在门口,还是不知自己该干什么。付敏看着米饭焦糊的程度,突然又恶心地呕吐起来。王林赶快过去把付敏扶着坐在床上,然后便去找盆,准备接付敏的呕吐物。有人敲门了,王林把盆放好,便去开门。门开了,王林惊讶地看着,原来是温国玉和魏永青,还有班上的一个女同学。王林赶快把他的学生让了进来,三人左看看,右看看,没有地方坐。付敏忍着恶心,让三个人坐在床上。三人一坐下,床便发出一阵响声,那个女生赶快站了起来。温国玉扶扶眼镜,手略微一指付敏,问王林:“这是尊夫人?”王林笑着说:“是俺媳妇。”三个人笑了起来。那个女生一看付敏呕吐的情况,笑着说:“恭喜王老师,有喜了。”王林没听懂,看着魏永青,等他解释。魏永青一瞧,拍着腿笑了起来。温国玉对付敏说道:“你也坐下。”付敏只是笑笑,依旧在不断呕吐。那个女生一看,便去照顾付敏。温国玉和魏永青看着王林家里的摆设,看着付敏在呕吐,并且整个屋子里还弥漫着一股焦糊味,他俩一时不知怎样叙旧,只是笑笑。沉默了一会,温国玉说他出去一下,王林给温国玉指了一下厕所的方向,温国玉笑了一下便出了大门。不大一会,温国玉提着一个蜂窝煤炉子和两个崭新的热水瓶进来了。魏永青一看就知这个驻晋办主任的意思,他赶快站起来,说道:“王老师,你看,结婚了,我们也不知道,今天来了,也就随便买些东西。”温国玉一看自己的善意遭到了侵犯,他对着王林说道:“老王,媳妇人很漂亮,我们单位大学生也多,情况我还是了解,要好好珍惜。”正说着,一个送蜂窝煤的民工进了院子,温国玉喊到:“送这儿来。”那个民工麻利地摞了一百块蜂窝煤转身就要走,付敏喊着:“给钱。”那个民工一边走,一边答道:“钱给过了。”

  付敏怀孕了,她又紧张又兴奋。她瞪着眼睛问王林:“要儿子还是要女娃?”不等王林回答,她自言自语道:“儿子,儿子还要怎么呢?不供上大学,没出路,上了大学,还要娶媳妇,还得给买楼房……女娃,好说了,我要供她上正儿巴经的大学。哎,你看,现在女娃比男娃好。”说完,付敏便自己想自己的心事。王林搓搓脸,又揉揉眼睛,他知道父母就他一个儿子,才花费了这么大心血供他上大学,不生儿子,难道断了王家香火不成?可付敏的话明显透出一种失望,一种对他失望的比照,可付敏说的又有什么错呢,时间似乎已证明了一切,任何花言巧语都显得是那样苍白无力。他搂了一下付敏,付敏顺势躺在他的怀里。付敏看着王林,伸手抚摸着王林的前额和眼角,慢慢地闭上了眼睛,泪水从眼里喷涌而出。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