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八章6 why,no,yes(原创)  

2011-07-24 19:02: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签: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就业》   王林

王林在百无聊赖中想起了罗镇,他给罗镇打了一个传呼,很快,罗镇就回了电话。罗镇问清王林在家闲待着,给他说了一个地方,让他赶快赶过来。王林坐车来到那幢还在装修的大楼前,想问人,可进进出出的都是民工,他想问了也白问,便上三楼去找。到了三楼,一上楼,他就看见罗镇正在给二十多个民工讲着什么。他奇怪地看了一阵,便凑近听罗镇讲什么,会不会又讲什么“美洁雅”吧!那东西太贵了,780元!罗镇看见了王林,示意他等一会。罗镇拿起一种特制的扳手,演示着如何拼装货架。演示完了,罗镇问道:“会了没有?”民工没有人应声。罗镇也不介意,转身去和小邓“yes”“no”的说个不停。民工有人反感地小声嘟哝着:“外国人?”“什么外国人,这种外国人满街都是。”民工终于有人问话了,“钱怎么算?”罗镇一下难住了,就是,这种工作他还是第一次,说低了民工不干,说高了老板能给吗?他和小邓小声商量了一会,“yes!”罗镇说道,“看清楚,两人一组,装这么一个隔档两元,我一个人五分钟就装一个,算算,一个小时挣多少钱?不过,装错不给钱,返工后给钱。”民工们一合计,大部分人留了下来,两人一组开始干活。罗镇夹着一个文件夹过来了,说道:“都是老乡,今个帮个忙,一个小时20元。有活干活,没活操心,人多,盯着点。”说完罗镇便去看大厅空间,设计着货架的样式。

  王林夹在民工堆里,给他们找着尺寸合适的钢管,把弄乱的接头又重新分开。货架做好了,王林便按罗镇的指点放到位置,然后放上玻璃,再用卡片卡住。不知什么时候,大厅终于暗的看不来什么了。罗镇和王林上次在人才交流中心见到的年轻人过来了,罗镇给王林介绍到:“这是我们公司的黄经理。”那个年轻人一点头,王林笑了一下。“这就是你说的小王吗?”黄经理问罗镇。王林这才意识到,楼内太黑,黄经理没看清自己给他的嫣然一笑。“是我,我是小王。”王林赶快应声说着。

  盒饭送来了,王林和民工就地一坐,借着装修工人的电钨灯灯光,吃了起来。不一会儿,就有民工喊着:“饭太少,不够。”黄经理听见了,小声问罗镇:“让他们自己下去吃可不可以?”“不行,下去就不上来了。”黄经理笑了起来,“你不给他工钱,他会走?”罗镇不吭声了。“没吃饱的自己下去吃,钱自己付。”小邓向民工喊着。民工一听,没有一个人下去吃饭,也没人吭声了。楼内搞装修的工人要下班了,黄经理走近笑着说:“师傅,下班了,电钨灯借我们用一下,好不好?”正准备收起电钨灯的工人看了黄经理一眼,继续收他的线。黄经理一看,从裤兜里掏出一大把人民币,抽了一张拾元,说道:“给,买包烟抽。”那个工人一看黄经理,又看看留下背影的同行,接过钱便走了。罗镇一看照明搞定了,喊到:“stand up,干活。”那些民工看看罗镇,都坐着不动。王林累得活动了一下腰身,站起来说到:“师傅们,起来干活。”民工看看王林,便慢慢悠悠起来找扳手,找钢管,找接头,接着干他们的拼装。做出来的货架越来越多,王林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这时,罗镇和小邓,还有一个姑娘小文,放下他们的文件夹,过来帮王林放玻璃,然后再卡住。

  干到晚上十二点过了,民工们终于忍不住了,喊着:“太晚了,没车。”王林依旧坚持着,他累得感觉到自己只是在动,干活没干活他都搞不清楚了。坐在钢管上的罗镇不吭声,小邓说到:“干不完活不给钱。”正在干活的民工一听不给钱,全停了下来。民工们一个看着一个,平时为了抢活干,一个恨不得把另一个打跑,这时,他们通过眼神的交流,很快抱成了团。罗镇一看民工都停了下来。喊着:“Why?Why?”王林不由得看了一眼罗镇,他感觉这个大学生让人生厌之后,显得有些悲壮了,why、no、yes,在这儿没有什么用处,还不如两句土话用起来管用。小邓找来了黄经理,黄经理“嘿嘿”地干笑了几声,“大家快点干,干完就给钱。”黄经理说着就从兜里掏出那一大把钱晃了晃。民工们太累了,再说这个活使他们显得笨手笨脚,这不是搬砖背编织袋,时间就是金钱,民工铁心不干了。有的民工在小声说着,“给钱,饿急了,要吃饭。”黄经理突然瞅见了边上几个歪歪扭扭的货架,上前就踏了几脚,“这是谁做的?你们怎么监的工?你睡觉了?”黄经理手指头最后落在罗镇和小邓身上。两人一瞧那几个货架,都不吭声。“算账,让他们走,赶快走。”黄经理转过身去。罗镇和小邓分头去给民工算工钱,很快,民工们就争吵起来。民工就要按罗镇示范的三层一隔为一个计算单位,六层就应该算两隔,四层、五层进行折算。罗镇厌烦地吼道:“一隔就是一隔,我说了算还是你说了算?”民工们很快聚到了一起,自然就有撑头的民工说话了。黄经理听到吵声,转过了身,他瞅了一会,把三个强悍的民工喊了过去,罗镇也跟了过去。黄经理很快给结算了工钱,那三个民工拿钱转身就走。剩下的民工不吭声了,罗镇和小邓很快就给打发掉了。

  王林一看民工走了,才想起付敏还在家里等着他,他既没给付敏留条,也没有拿多余的钱。罗镇让王林把工具和工料收拾在一起,自个便进了一个小房间。王林在外面坐了一会,感觉冷了,也进了那个小房间。慢慢地,困倦让每个人都无力说话了,大家迷迷糊糊的就那样坐着。水泥地面还没有铺地砖,很快,那种让人难以忍受的凹凸感又让人清醒了过来。王林看着冷得瑟瑟发抖的几个人,出去找来了木板头和短木条,架起了篝火。几个人被温暖烘醒了,脸上充溢着一种祥和和安然的神态,仿佛几只离了群的乌鸦,舒适让他们都闭了嘴,有的只是对温暖的坦然承受。王林默然地看着火,想着他的妻子是否睡了,是否还在静听那盼望的敲门声……

  第二天天一亮,黄经理在三楼四楼转了一圈,说道:“扫尾了,我们几个干。”说完,黄经理便去取扳手和接头。几个人一看,放下了他们夹在胳膊下的文件夹,准备干活。

  下午三四点,工具和剩余的工料装上了车。黄经理准备开车,小罗说道:“这是我打电话叫来的,黄经理你看是不是给付一下工钱。”黄经理一瞅王林,很不高兴地掏出那还剩几百块的人民币,左手试着抽了几下,转身问道:“怎么说的?”“你看,这是我的老乡……”黄经理又一瞅王林,脸蹙缩了一会,说道:“八十。”王林接住了钱。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