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十章5 我的宝贝,爸爸将给你什么!(原创)  

2011-08-11 18:50: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签: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就业》   王林

谨以此书献给自谋职业的大学生

    王林收拾了自己的行李,和房东算了账,就赶往车站。买了车票后,他想着自己可爱的女儿,他想着玲玲吃东西的样子,那双小手,已伸了出来……他痛苦地摇摇头,我的宝贝,爸爸将给你什么!他决定不再吃饭,给女儿买吃的。进了市场,他看着黄黄的香蕉,一问价钱,他一咬牙,买了一整束。

 

    天气正是疯热的时候,回家的乘客很少,王林看后排的大座空着,便躺在了后座上。车走走停停,一路上,司机和车主无精打采,随时停下便喊着让乘客上厕所,自个便去瓜摊,坐在遮阳伞下,慢条斯理地讲价,末了就狂吃一阵西瓜,然后腆着肚子,让热风来吹干那流不尽的汗。车快到和安市时,天下起了雷阵雨,雨似瓢泼一般,将整个天地罩得严严实实。车如爬虫一般,缓慢而谨慎。快走到去庄周的路口时,雨过天晴。车停了下来,车主喊到:“下去解手,男的车前,女的车后。”车主一看人数,又喊到:“车坏了,要去和安大修,余下的路,退车费,自己搭车走。”剩下的几个乘客相互看着,没有人站出来扯着嗓子抗议,也没有人要求把他们起码送到一个可以住宿的地方。最后乘客妥协了,说是去和安。车主奸笑着问道:“有没有不去的?”王林只好收拾了自己的行李,下了车。

 

    王林站在丁字路口,由于下雨了,只有一家商店还开着门。王林算计着,住宿,不能,再说退的路费也不够住店,况且自己现在离自己的家起码还有70公里。他站着等车,直到天完全黑了下来,也没有等到一辆可以把自己往前送一程的车,他心里着急起来。天黑了,潮气升腾起来,让人感到粘乎乎的冰凉。星星在闪烁,银河横贯天空,像一条浑身珠光宝气的巨蟒。王林背着自己的行李,慢慢向前走着,路上没有行人,只有行树,还有那夜色下广袤的田地。开始路边的人家亮着灯,或者是电视蓝莹莹的光投身在窗上,慢慢地,看到的人家只有黑乎乎的房屋轮廓,路边的人家也休息了。他摸摸背上的行李,还有给女儿买的香蕉,沉甸甸的。他稍微缓一口气,将行李使劲往上提一提,又接着走下去。实在累得受不了,他在路边的村口坐了下来。起雾了,天仿佛变亮了,一切在深夜里变得既模糊又清晰。那是人家放置的柴禾,很像怪兽,那是人家门楼的一角,有点像一个张口的鬼怪,噢,那是放在门口的农用车,晚上看起来怎么怪怪的,仿佛成了有灵气的生命。王林一想自己所要到达的目的地,还远着哩,他背起行李,行走在雾气缥缈的夜色里。他觉得,雾原来也是不均匀的,一截路上,雾气浓重得看不清自己身旁的行树,一截路上,他却可以看得较远。他走上一阵,便摸一摸给女儿买的香蕉,还在,他想着玲玲伸手的样子,心里似乎有了甜蜜。

 

    早上,太阳从东山上升了起来,雾在太阳未照到时已凝聚起来,慢慢地升上天空变成灰暗的白云。太阳升高了,光线似银针一般,直刺人的肌肤。王林压压帽沿,晚上,没有睡觉,酸涩的眼睛受不了清亮亮的阳光的照射。路边的小贩不多,但粥在冒着热气,黄亮亮的油条油饼,还有饭馆里人们挑起的长面,他仿佛看见了漂着蒜苗和香菜末的汤……县城的人们上班了,骑车的,走着的,顷刻,用早餐的地方红火起来。王林咽咽口水,摸摸背上的香蕉,他得赶快找车,离庄周还有四十多公里。

 

    回到家里,已是中午了,付敏抱着玲玲坐在树下。付敏看见王林眼睛红红的,风尘仆仆的样子,惊讶得半天没说出一句话。王林看着付敏,他无法向她解释清楚,只好问道:“你在家里还好吗?”付敏迟疑了半天,生气地说道:“不好!”“我也是。”王林知道自己是自己问候自己,他多么希望家人能给他一份体贴,一份关怀,一句归来的问候,一句理解的话语,一副欣喜的表情!可是,什么也没有!他是男人,是丈夫,是父亲,他们以为自己应该比他们有能力,比他们更有办法,挣来钱,来解决家里的花销问题,来改善他们的生活!王林看着玲玲,玲玲看见了自己的爸爸,欢快地伸出了小手,王林准备伸手去抱,他突然想起了自己给女儿买的香蕉。王林打开行李,取出了装香蕉的塑料袋,递给了付敏。付敏惊奇地问道:“这是什么东西?”王林一看,香蕉变成了黑色的糊状,由于自己背着走了一个晚上,香蕉受热带挤压,变成了无法食用的垃圾!

 

    晚上,下沟干活的父亲和母亲回来了。父亲一看见王林,看了老半天,仿佛不认得儿子。母亲赶快把王林叫到自己住的窑洞里,说道:“你给你媳妇说,就说你请假了,还去上班,千万不要说你回家了,没法混下去。”父亲回过神了,说道:“不要逼娃。娃呀!大问你一句,你能干什么?”“能干记者。”“五年了,怎么还没有干?”“没有机会,人家要城镇户口,再一个,晋州没有得力的亲戚。”父亲低下了头,“这样,在家帮一段时间,等秋收了,大给你弄上两个月的生活费,你去努力。你也要算计着,不要坐吃山空。大问一句,娃你不要往心里去,城里拾垃圾的都能活下去,怎么一个大学生就这样既无能,又无用呢?”王林看着父亲,他不想说他遇到了什么,做了什么,那样会更刺痛父亲母亲的心。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