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九章5 哎,你看我的这个马甲怎么样?(原创)  

2011-08-02 19:26: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签: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就业》   王林

谨以此书献给自谋职业的大学生

    坐车东行,车沿着山的沟壑疾驶,路两边的柳树已暴出新芽,鹅黄的柳雾摇曳着,仿佛上苍一只慈祥的手,抚慰着各怀心事的乘客。山是无树的,但草显出曾经的茂盛和将来的萋萋。路上偶有穿囚服的人赶着一大群牛,这时,车便鸣着喇叭,犯人那羡慕的目光扫过每一个看着他的人。路边的田里,有犯人在耕作,狱警坐在太阳伞下,呷着自己的清茶。犯人被一面面小红旗围起来,在高岗上或路口,持枪的人拭目以待。王林看着,新鲜中猛然对生命和自由多了一份切身的体会。回首自己的三十年,他自由,他依然有知识,有妻子,有女儿,有父母,他一下感觉到他对他们的爱和依恋,为什么不努力争取一份工作呢?生命不是罪过,活着也不是罪过。因为你满意不满意,你都得活着,活着不是罪过,这个现实也不是罪过,罪过是自己先给自己背上沉重的包袱,给别人一双灰黯的眼睛!

 

    下了车,表弟帮王林拿着包裹,王林自己扛着铺盖卷。王林边走边看,下车的地方是一个三叉路口,两边山势陡峭,上面长满了青松,一条河顺流而下,河里已浇铸了立柱,看样是要修高速公路。转过紧贴着公路的山脚,视野一下开阔了,河边是已平整好的高速公路,公路右边是一片荒芜了的田地,地里正在修建房屋,墙已砌到了腰部。表弟让王林等一下,自己去找工头。工头来了,是一个个头很高的中年人,如果不是背驼,会显得更高。工头看看王林,问表弟:“砣子,能不能提瓦刀?”表弟笑了笑,说道:“不能,干小工。”“也就是,干活的人,不像,把手伸出来。”工头对王林说道。王林伸出了手,还好,跟着父亲干了一段时间的农活,手掌已磨出了泛白的茧皮。“上工地。”工头说完便走了。砣子表弟把行李提进了一个位于地角的小房,说道:“表哥,干活,苦得很,受不了就说,这也不是你干的活。”王林低头笑着,搓搓手,准备干活。

 

    进了工地,正在拉砖的一个胖小伙一看来人了,喊着:“快搭把手,拉不动。”王林帮着推架子车。架子车晃晃悠悠地进了工地,一扬车辕,便倒在大工的身旁。那个胖小伙瞅瞅王林,说道:“咱俩供砖。”王林点了一下头,便推着车帮往出走。到了砖垛跟前,王林便往车上垒,垒满了,他便在后面推。几趟下来,汗便湿透了衬衣。王林看看天,狭窄的天空骄阳似火,虽还是春天,这儿的阳光分外的刺眼和强烈。他看了几次太阳的位置,也没估摸来现在是几点了,因为两边的山占去了天空,太阳似乎是固定的,蹲在那儿就是不动。那个胖小伙一看王林一直没有架辕的意思,他满脸通红的看看王林,他也不拉,让王林使劲往架子车上垒,垒得实在放不下了,他轻轻一摇车辕,稳稳地架住车辕,等王林使足了劲弓身推架子车时,他一抬辕,砖块像山一样砸了下来。王林正推得起劲,车辕一扬,他一下推在了空里,砖块唏哩哗啦把他埋在了里面。等王林从砖堆里爬起来时,他发觉那个胖小伙在发笑,他知道是这家伙在使坏,他摸起砖块,咬着牙向那个家伙看去。胖小伙一看,赶快跑过来,一手按住王林提砖的胳膊,一手给王林拍打着身上的土,说道:“歇会儿,歇会儿,大伙叫我小三,你就叫我小三。来,来,抽烟。”小三给王林嘴里塞了一支烟,很快给点上火。王林活动了一下身子,还好,虽受了疼痛,身子好好的。他一吸,抽着了烟。站在高处砌墙的大工一看小三先服软了,便又叮叮当当地砌起墙。

 

    到中午吃饭了,工头喊到:“放工。”众人便将各自用的工具擦一擦,放在保险的地方,回工棚吃饭。菜已分好了,洋芋条里藏着几片菠菜,用筷子一挑,黑糊糊的菜汤,没有一点油花。馒头在笼屉里,能吃几个拿几个。王林抓了两个大馒头,找了一块干净的地方,蹲着吃了起来。砣子看见了王林,走了过来,悄声说道:“表哥,民工的活你没干过,饭你没吃过,知道吗?民工苦得很。要是我念你那么多的书,我就不干这个活。”王林笑笑,咬了一口闻着就酸的馒头。

 

    也许是天长,也许是王林坐了一路的车,下午他实在等不到黑,困乏和瞌睡时时骚扰着他。小三一看王林真是乏了,他一会架辕,一会帮王林往架子车上垒砖。小三笑着说:“老哥,干这活几年了?”王林一想,说到:“一年。”“哎,你看我的这个马甲怎么样?是不是挺时髦?”王林早就看着马甲不顺眼,不屑地说道:“你怎么穿件女式马甲?”小三一笑,知道这位老哥不懂得什么是美,也就没兴趣谈他的马甲了。

 

    天黑得看不清干活了,工头才大喊着放工,并嘱咐着该收的工具都收过来,放在老张看工地的塑料帐篷里。民工们斜披着自己的上衣,摇摇晃晃,歪歪扭扭地向工棚挪去。吃饭很简单,一盆子咸菜,只放着一双筷子,馒头依旧在笼屉里。这时年龄大一点的民工泡上一玻璃缸茶,年轻的排队用那个公用脸盆洗把脸。个别的则先吃,用那双筷子给馒头夹上咸菜,随手摸起一个碗,胳膊伸长,在锅里舀上一碗水,便坐在通铺上慢条斯理地嚼着,不时喝一口水,实在乏得不成,便将馒头放在脚下,头朝里躺下。王林等没人洗脸了,他借着放在案板上的煤油灯一看脸盆里的水,已无法洗了,他只好倒掉,提着脸盆去工地上的水池里舀水。洗完脸,王林使劲搓着顿感清爽的面部,看着远处散布在河岸上的零星灯光,半山上修高速公路的工地,灯火通明,映照着半边天空泛着白光。公路上时而疾驰而过的车辆,灯光映照在他们身上,一个个仿佛形态怪异的木偶,僵僵地比划着自己特有的动作。王林又被困乏刺激地接连张嘴打了几个呵欠,睡觉!他一进工棚,大多数人已入睡了。王林瞅瞅两砖高的大通铺,才知道原来铺位紧张的难以容下他。砣子喊着:“表哥,这儿来。”王林才看清自己的表弟在靠墙的铺位上。砣子一伸手,一个夹着咸菜的馒头递了过来。王林摇摇头。砣子一看表哥不想吃,便搬起铺角的笤笆,把馒头支在了下面,他伸手一压,满意地说道:“软东西就是能支稳当。”砣子一拍旁边平躺的人,那人活动了一下,便侧身睡下。砣子很仔细地用手掌平摸着往外清理床,末了,悄声说道:“上来,睡睡民工的大通铺,四大优点:潮、硌、臭、挤。”王林真是累了,一屁股坐了下去,仿佛坐在一捆茎条上,他不由得挪动了一下屁股。王林脱了鞋,鞋是母亲做的布鞋,已结上了水泥沙浆。脱完衣服,胡乱折起来,塞在脚下的褥子底下。王林和砣子背靠背试着往下躺,两个人刚好侧身躺下去。很快,砣子呼吸均匀起来。王林睡意惺忪地把自己头周围的臭鞋往远推了推,香甜而舒坦地睡着了。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