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四章1 性学 职介所 诚信(原创)  

2011-08-28 17:36: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签: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就业》   王林
谨以此书献给自谋职业的大学生

                                                                                        四
  到晋州市后,王林到师大去找他的同学刘启林。刘启林已进入实习期,他的那篇写了两年的论文也接近尾声,还好,刘启林实习的学校这一周没给他安排课时,他就专心修改论文和准备答辩。王林感到特别心累,一躺在刘启林的床上,他就想眯起眼睛。刘启林问道:“工作咋样?县上咋说?”“工作没咋样,县上没咋说。”王林闭着眼睛回答着。刘启林说道:“当初……哪有当初。你,考……唉,去问一问你的同学,看人家现在怎样。”王林没吭声,起床便下了楼。
  王林在师大校园漫无目的的游荡着,学校在大兴土木,好多地方被挖去了绿化带,正在进行改建,用纱网围住的工地叮哩哐啷地响个不停。王林猛然想起自己并不是这所大学的学生,只是被这个大学的某个部门管过,他一下失去了亲切感,一种孤独感油然而生。他走到家属区,很想见他的班主任,可是只去过一两次,现在连那幢楼他都记不清了。他在家属区慢慢地走着,希望能碰见他的班主任。
  王林在家属区溜达了一个多小时,他估摸着晚饭时间快到了,学生灶也该开了。这几天,他一吃到学校食堂的饭,就连那水煮豆芽和油菜,都是那么美味无比,他准备向回走。穿过家属区市场时,他看见班主任正和他的爱人买菜。王林赶快走过去,喊到:“何老师,您……”何老师一抬头,看是王林,惊喜地问道:“你怎么在这儿?”“我想在这儿找份工作,才从家乡来。”何老师说道:“扎根农村也很好,空气好,还能吃上绿色蔬菜。我那时也经常到农村,这十多年再没有去。”王林不知如何接着这句话去说。“现在经济发展了,农村很需要人才,我们老协才办几个班,老师都想在退休后能发挥自己的余热。农村不需要大学生?”王林嗫嚅着:“要……不要……”“怎么会这样?王林,告诉你,毕业后的好多学生我都问了,这是老协安排的,叫各班班主任调查一下毕业学生的就业情况。问的结果是:拿到文凭的大部分还在家待业,有几个做了家乡小学的社请教师,不安心;还有的准备进私营企业,可也不明朗。”何老师说到最后,声音很小。王林看看何老师,希望他能提供一个就业信息。何老师看看王林,面对他曾经的学生,一个没有工作的大学生,这种情况,真的是对他来说,闻所未闻,措手不及。何老师的爱人催何老师了,何老师说道:“在晋州的学生,还和我保持着联系,”何老师说着,便掏出了电话本,“你抄一下。有了工作单位,别忘了告诉老师一声。”
  第二天八点,王林便去给左家木打电话。对方接电话的一听,说道:“不在这儿了,不过你中午打电话,也许他会来。”王林道了谢,便回去陪正在钻研性问题的刘启林。刘启林一听王林终于联系上了自己的同学,也愿意和王林说话了。他说:“你说,这个问题讨论起来咋就这么别扭。我的指导老师是个教授,到了这个问题就闪烁其词,让人不知所云。你说,这么精彩的东西,咋就这样呢?我能通过答辩吗?”王林问道:“性是什么?”“你不懂。就是男女有别,**和**对话。”王林笑了起来,问道:“同性恋属不属于性学范畴?”刘启林一下歪着脑袋,半天不吭声,“这都是些什么资料!书买了十几本,竟然让我参考不出一篇像样的论文,中国真是个性学沙漠。”“不对,道士都懂房中术,难道大学教授就不能有所建树?”“不谈了,找你的工作。”刘启林闭上了他的嘴,但他那篇论文放在桌子上,他很想让王林读一下,可开不了口。
  下午,王林按照左家木说的路线,找到了位于图书馆院内的书市。他一直往里走,走到最里面,王林看到了左家木所说的那家书店。左家木西装革履,正坐在桌边办公。王林进到里面,坐在了左家木对面的椅子上。王林一进门,左家木就瞅着王林,待王林坐下,左家木直言不讳地说道:“你可不要向我借钱,我可没钱借给你。”王林没吭声,咬住嘴唇瞅着地面。“才从家里来吧,风尘仆仆,衣冠不整,这样是找不到工作的。”王林听着这才像人话,说道:“上学穿的西装洗了,这是家里穿的衣服。”“找到工作了没有?”“找到了,工资都是150元,没法干。再则,干脆融入不进那个阶层,大学生就应该进国家单位。除过这个去处,大学生就是怪物,人们既感到神秘,又带着一种戏谑和报复的扭曲心态。”“不错,你太敏感,太固执。这怨不得别人。”左家木仿佛回到了以前墙外文学社的氛围中,“你打算怎样?这儿每天可是需要花钱的!带了多少钱?”王林不吭声了。左家木看了看王林,说道:“赶快找份工作,衣食才有着落。”“工作不好找,我干脆不知怎么办?”“工作很好找,我换了九家了,现在同时干三家。”“怎么找?”“进职介所,不过要交费。”王林一听左家木说得这样轻松,他一下松弛下来,问道:“哪儿有职介所?”“师大东门附近就有。”“噢,是这样。”王林笑了。左家木看王林神色好起来,问道:“见何老师了没有?”“见了,不见怎么会找到你。”“前一段时间,我推销挂历,还送了他一本。他向我提起成文晖,说是借了他200元,现在不见人了。”“他考试没过?”“还有两门。”王林和左家木聊起过去的同学,才知道身在晋州的同学除过有后台的利用政府部门改制的机会进了几个,其他的都在忙于找工作。两人都不由得陷入了沉思,王林叹着气,而左家木却从不叹气,一如他既往的忙碌和镇定,王林不由从心底产生了一份羡慕。
  两人正聊着,进来了两个提纸袋的姑娘。左家木一下将注意力转移到两个姑娘身上,他笑着问道:“跑得怎么样?你们可要清楚,这一套酒店管理丛书,推销一套,提成400元。”两个姑娘显得有点拘谨,其中一个说道:“跑过几家,人家嫌贵。”“这就是你们的不对。要找经理,一方面他自己看,再一个,这一套书摆在办公室的书橱中,绝对是蓬壁生辉,不,是锦上添花。”那个说话的姑娘不吭声了,低头笑着。左家木往后一靠,对王林说:“你做不做?得交500元押金。”王林摇了一下头,准备起身走。左家木一看,起身送出门外。左家木一手插在裤兜里,一只手伸了过来,王林不习惯,但他还是伸出了手。左家木抓住王林的手说:“从家里来,我应该请你一顿,今天,你看我也忙,下次吧。”
  王林坐车到了师大东门,按左家木指点的路径,找到了那家职业介绍所,可是门已经关了。王林估摸着学生灶已开过晚饭了,他便找了一家很实惠的牛肉面馆,买了一个大饼,就着香喷喷的牛肉面吃着。吃完,他捏了捏装在内衣口袋的钱,他不免着急起来,坐吃山空,左家木的话不无道理。王林想起了他和左家木见面的第一句话,坐在公交车上时,他就找原因,吃完饭,他明白了,那就是他曾经的失约而逃。他一边向回走,一边琢磨左家木这句话的份量。他终于为自己的轻率而付出了代价,失去了一个做人最起码的标准,失去了诚信。左家木虽然会多方哭穷,但他勇于面对现实,他不回避,虽然解决问题的方式令人讨厌至极,但他没有失去做人的诚信。王林在心里终于有些佩服这位墙外文学社的勇士了。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