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四章3 预科班要上课,你开一下门,关一下门(原创)  

2011-08-30 19:01: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签: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就业》   王林

谨以此书献给自谋职业的大学生

      卢院长在收走王林身份证、文凭、档案复印件后,观察了王林几天,便交给了王林办公室和楼道门的钥匙。星期六的下午,从离晋州较边远的一个县来了一位冶炼厂保卫科的科长。卢院长和那个科长热烈地交谈着。那个科长说,厂里的函授大专班今年暑假就不来了,还是在厂里上课,都是在职职工,大家的学习热情很高,工作热情也很高。卢院长在肯定了厂里领导的开明和大力支持后,特别夸奖了班上的学员,班长以及厂里委派的班主任。末了,卢院长也直言不讳,既然去厂里授课,你看,代课老师都是教授,是各大学教学的中坚力量,我们绝对对学生负责;但是,住宿、吃饭、来回的车票、课时费,这些应该都得提前解决,去了,人家晋州的教授,在晋州都是专家待遇;这个,是个很大的问题,站在我的角度,院长就要负全责。科长说,当然,当然,我必须回去汇报,并要给学员讲清楚。两个人热烈地讨论了一个下午,王林坐在办公室,听着两人的谈话,仿佛自己又回到了和安市工业品总公司的办公室。

  下班了,卢院长对王林一招手,说道:“小王,走,陪靳科长吃个饭。”王林锁上门,跟着他们往出走。出了石油化工学校的大门,门口就有几家酒店。卢院长指着一家最豪华的酒店说:“靳科长,这家怎么样?”靳科长说着“气派的很,气派的很”,已向那家酒店走去。卢院长进了大厅,找了一个中间有个大圆洞的桌子坐下。王林和靳科长都瞅着那个大圆洞,心想,这是什么意思?卢院长很快点了菜,不一会,一个厨师便端上了一个中间有隔档的锅放入了那个大圆洞,服务小姐一点火,锅下便着起了火。靳科长笑着,但不说话。王林害怕桌子烧着,往远的坐了一下。菜上来了,全是生菜,一小碟一小碟。卢院长拿起桌上的餐巾护在膝上,然后便往锅里一筷子一筷子小心翼翼地夹菜。两人见了,也学着卢院长的样子,护膝,夹菜。锅沸腾了,卢院长说道:“吃吃吃。”两人看着,都不知怎么吃。卢院长优雅地夹了一筷子,在油碗里一浸,然后放入嘴里,品了味道,又调了味精和蒜泥。两人便学卢院长的样子,吃了起来。最后,全是荤菜,其中有两盘大虾,靳科长惊奇地说道:“有这么大的虾吗?”“这都是从南方空运来的,吃。”卢院长已看出两人吃火锅都是外行,便主动做起了示范。吃了快两个小时,最后,就剩下王林和靳科长两人在猛吃,卢院长则优闲地剔齿。结账时,王林特意留意了一下,他发觉他们三个一顿竟然吃掉了两百多块钱!

  星期天,王林和刘启林在校园里徘徊着。树木成荫,绿草如茵,而一些依附在墙上的藤蔓,这时也用它绿色的肌肤遮掩住自己的茎骨和墙壁。刘启林眼睛发红,很怕见阳光,便一直找阴凉的地方走。刘启林说道:“我是咱县上委培的,回去也就是高中语文教师,本科生,在咱县上也就如此了。一个中专学校有情况,我想去,可又得给县上交钱,真叫我这一段时间心烦死了。”王林听着刘启林把“心烦死了”说到了极致,他感觉这种心烦也有自己的份。他捏了一下兜里的钱,还有两百块,但他决定再不住他们的宿舍,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流浪汉,宿舍的同学估计背着王林对刘启林说过这样的话了。王林笑了,说道:“心烦也不能光去看三级片,眼睛受不了。”刘启林笑了,“何止眼睛受不了,唉,一有工作就谈个对象,这四年真把人憋死了。”晚上王林就在师大的家长招待所登记了床位,要被褥一个晚上五元。八个床位的宿舍就住他一个,他掏出自己身上的钱,细心算着,还能坚持多长时间。倘若没钱,又该怎么办?他真没有办法。

  办公室对面的预科班现在白天也开始上课了,因为他们马上就要考试。王林来了后,卢院长便把预科班的管理工作交给了王林,点名,监督老师课时是否够两个小时,再是督促这些一转眼就不见人的成人学生打扫卫生。有的老师已进行模拟考试,试题拿来后,卢院长检查一下,便叫王林拿到一个军工大厂的职工大学去刻蜡版印刷。印了两次,王林说他会干这个工作,卢院长眼睛一亮,说道:“来,来。”打开中间的办公室,油印的工具和刻蜡板的用具一应俱全。卢院长看王林刻了几个字,说道:“行,就这样。”王林用了一个下午便印出了第二天晚上要用的考卷。

  5月21日,卢院长在下午下班后,问王林:“你有对象吗?”王林很愕然,自己拿没对象说事才骗取了卢院长的信任,他怎么这样问自己呢?他转念一想,理由不重要,结果才重要。他笑了一下,半天才说:“没有。”“那么晚上你就住这儿,预科班要上课,你开一下门,关一下门。”王林问道:“那今晚就住这儿?”“也行。”卢院长说完便先回家了。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