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四章4 在抽试卷中更加美丽动人(原创)  

2011-08-31 19:01: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签: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就业》   王林
    谨以此书献给自谋职业的大学生

      王林去师大拿自己的包,在告别刘启林时,刘启林忽然问道:“你给王叔王姨回信了没有?”王林一摇头。晚上,预科班学生下课后,王林关了门,偌大的一幢楼就剩他一个了。他开了楼道的门,才看清,学院所在的五楼是隔出来的,他原来以为五楼就三间办公室,一间教室,原来并非如此。他在楼道里轻手轻脚地走来走去,教室很黑,让他觉得阴森可怖,他又打开教室后面的一排灯。他走累了,便看着黑板上的板书,他觉得那些内容也就是初中生要学的,这个预科班是个什么样的班呢?他想起了父母,他的信无法写,说自己在一所大学,可又有什么预科班,关键是工资到底是多少,他能不能在晋州生活下去……他来晋州没敢带被子,他怕父母追问,被褥没带回来,还带什么被褥?他一想起被褥,今晚就要用了,而小徐的诡秘,又让他觉得自己无法去面对……
  6月初,预科班快进行期末考试和统考了,学生由经常上课的三四十人猛增到六七十人。王林摸不着头脑,但他还是尽心尽职,尽量把姓名跟人对上号,在点名时,他注意应答的声音,一旦发觉声音重复,他就仔细去看那个学生,以便下次看是不是。人多了后,特别是女生,来得早的,便三五成群的聚在一块,一边吃零食,一边闲聊,吃过零食的垃圾,坐在哪儿丢在哪儿,教室里的卫生一团糟。有的老师来上课,一进教室,便喊班长搞卫生,楼道顿时人声鼎沸,一片兴旺之象。卢院长的办公室这时也成了造访的对象,卢院长也以他一贯的儒雅接待着这些到底他认识还是不认识的学生。王林则和上课的老师面对面,由于认识不久,也就只是寒暄而已。
  老师把期末试题交来了,卢院长安排王林专心刻蜡板、印刷,而他自己又接过预科班的班主任。王林关上门,安心工作。星期天的下午,就他一个人,题都印出来了,等凉干就可以锁到柜子里。他坐在桌子旁,想着也该发工资了,怎么卢院长不吭声呢,难道就他一个员工?卢院长是不是把发工资的事忘记了呢?王林马上就要断炊了,明天真的就喝西北风?向谁借钱,何老师?刘启林?左家木,不可能。何老师已上了成文晖一当,自己肯定让何老师很为难。刘启林也不可能,毕业在即,对大学生可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再节约,这人生的金色年华还是要留痕迹的。王林真的无法可想。
  四点多时,突然有人敲门,王林开了一条门缝,问道:“找谁?”一个女的从门侧闪了出来,王林根本没见过。那个女的盈盈笑着说:“我找王老师。”王林正想说没有个王老师,他一想自己姓王,问道:“是不是找我?”那个女的说道:“对,王老师,咱们进屋说话。”王林转身去收凉着的试卷,那个女的进来后把门关上了。王林收完试卷,准备去开门,那个女的一拉王林的衣袖说:“你不认识我吗?我就是预科班的。”王林再一细看,三十多岁,衣着合体,披肩发在举手投足间尽显一个成熟女人的魅力。王林坐回了桌子,那个女的悄声说:“王老师,你看,我年龄也偏大,还有孩子,现在读书已不是时候,可单位上非要一个大专文凭。我老公搞演出,经常不在家,上班,带孩子,实在没有工夫学习。其实,我也想学习,唉,王老师你就帮帮我。”说完,那个女人满含殷切的目光扎在王林身上。王林浑身不自在,他不知自己如何做,他只觉得这个女的如此漂亮,说的话又这样让人同情,他像着了魔,完全进入了那个女的所设的情境中。那个女的一看王林社会经验不足,便动手去翻试卷,从里面已开始抽了,一份,两份……王林心里想去阻止,可他不想去触碰那个女人,他不知她会做什么,他只觉得她很漂亮,在抽试卷中更加美丽动人。抽完后,那个女的拿到王林跟前,说道:“谢谢王老师了,谢谢王老师了。”接着从包内掏出一块比砖块长且用报纸包了并粘贴住的东西,说道:“我走了。”王林说道:“站住。”那个女的一惊,回头看看王林,继而又妩媚地笑着。王林心软了,把她准备装入包中的试卷要了过来,他每份抽一页,他不知自己留下了哪一部分。那个女的说:“王老师,什么时候我们出去坐坐,唱唱歌,吃顿饭。”说着还故意用身体挨了一下王林。王林一侧身,往远的站了一下。那个女的拿起那份多的,很快装入包内,王林看着那个女的出了门。
  王林躺在转角沙发上,想着那个女的,恍若梦境,如幽灵而至,如鬼魂而逝。他起身很快收起了那些试卷,锁入柜子。他看见如砖块一样的东西,是什么呢?他剥开了外面包着的报纸,一条红塔山香烟。王林拿在手里看着,他知道,这种香烟他从村里的农民口里听到过,说谁家有人在省里捉事,去了尝了一根,就是不一样,那烟,毛主席才抽。他掂着,心里在激烈地斗争着,向卢院长说明,可试卷已泄密,自己为什么没有尽到职责?他说不清楚,只觉得那个女的很漂亮,这么漂亮的女人平生第一次给王林说这样的话,并且话中带有乞求的味道。他觉得他迷失了自己,这是为什么呢?王林苦苦思索着。
  晚上,预科班上完课都走了,王林夹着那条烟出了石化学校的大门。他漫无目的的走着,他不知为什么,他只觉得这条烟就是他的罪证,是他工作中的第一个污点,他无法向卢院长解释清楚。他觉得他想吃东西,但他明知自己兜里已身无分文,可他还是捏了一会儿。他感觉真的是饥饿,他拿着那条烟进了一个商店,他问道:“烟收不收?”老板拿近看了看,“90元。”“给钱。”老板一看来人不知行情,说道:“等等,我打个电话,请个人鉴别一下。”王林便等着。不一会,老板打电话请的人到了。那人拿着细看了一会,说道:“这是前几年的,现在不常见。”老板一咬牙,“90就90,赔不到哪里去。”王林拿上钱就出了门。他找了一个干净的饭馆,要了一碗排骨面,很快地吃着,可他吃不到平时打牙祭时的那股香味。
  预科班试考完了,卢院长和代课老师都很满意。卢院长说:“我们学院教学质量不错,大家都能取得好分数。可见,我们学院的管理和教学都是优于正规大学的,现在的大学生……”卢院长摇摇头。而那些老师也满意中带着奇怪,“成绩这么好,考试也没人作弊,看来,我们真小看了这些学生,不到关键时候,不拿出真实水平。嗯,不错。”老师们摇头的动作立刻神化为点头,看来,他们心中的疑惑被这样的现象压抑了。王林从不接这类话语,他只是努力地干好他应该干的工作。他再没见过那个女的,他非常怀疑自己是不是落入了一个集团的圈套。试考完后,他从不正眼看任何一个预科班的学生。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