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九章9 两封来信(原创)  

2011-08-06 17:08: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签: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就业》   王林

谨以此书献给自谋职业的大学生

    在另一个工地干了四五天,工头把民工撤了回来,大家开始拆立柱,往下撬模板、钢板、木板。由于人员分散,大家依旧能站一会就站一会,拿着工具能停一会就停一会。拆完后,工头在吃饭时开了一个短会,说道:“接下来就要粉墙,粉墙就干包工,按平方面算钱,三人一组,老李和沙浆。”民工一听,立刻就相互拉帮结派,最后,剩下了王林没人要。砣子一看表哥下岗了,悄声说道:“表哥,走吧,这还是一个借口,好要钱。”晚上,王林在灶房找到了工头,工头和老徐、老李蹲着闲谝。王林给他们三个各敬了一支烟,说道:“我想回家,回去可能就不来了。”工头抬头看了一下王林,问道:“什么时候走?”“明天。”“你看,工程也干赔了,有几家还要不下钱。你昨天怎么不说,昨天还有几百元,今个,这样吧,明天,我给你想办法。”

 

    回家的路上,王林浑身有说不出的轻松,可心情却是如此的沉重。坐在车上,来时的杨柳已绿叶莹然,在风中轻轻摇曳,如仙人的拂尘,轻拂着行人身上的尘土和纷杂的心情。囚犯的劳作已显出斐然的成果,甜菜已苗壮行清,稚嫩的玉米苗在川道里蔓延,仿佛前不见首,后不见尾。偶有劳作的囚犯,显得舒适而惬意,王林知道,那些已获得了某种自由的囚犯,是即将刑满释放的囚犯。他的心中突然升腾起一股从未出现过的豪情,他觉得自己是自由的,是幸福的,不就是没有别人为自己设置的那种工作吗,自己何必如此固执,被别人和世俗牵着走的固执,他应该挣脱这种藩篱。他忽然觉得自己非常可笑,觉得自己有心理障碍,这种障碍是从所受的教育而来的。他想着小三,没有文化,穿一件怪异的服装,实质标榜自己是不同于其他民工的民工,偷吃、偷情、嫖,他觉得那很正当,他觉得自己就是雄性,来到这个世间,除了干不完的活,他还是个雄性的动物。王林觉得自己太多虑,农民、农民工、农民工大学生,这难道不是一条农民改变命运的路线?不过,道路过于曲折罢了。

 

    回到家里,父亲一看晒得又黑,仿佛又瘦了一圈的儿子,父亲笑了起来,问道:“怎么样?这下知道什么是农民了吧!农民就这样,哪儿有利就往哪儿聚。那样苦,那样累,你听到他们喊叫了没有?没有!力气耗尽,一个农民就该进土了,这么着,一个农民就过完了一辈子。读书还是农民的惟一出路,读书靠得住!现在人说的张十万,刘百万,那全是贷款数,有发了的,少,真正发了的,都不露财……”王林笑着,他觉得父亲把他放在了一个农民的位置,最起码是懂得了农民疾苦的人的位置。母亲在灶间坐着,独自淌着眼泪,她很心疼自己的儿子。母亲问父亲:“那封信你收哪儿了?快让娃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工作。”王林一听,瞅着父亲。父亲淡淡地说:“在抽屉里。”

 

    王林找出了那封信,是秦拼搏写的。王林一看内容,心里真是五味俱全。秦拼搏的信是写给付敏的,信里含糊地说他的老师是怎样的无能,问付敏在家里心情如何,过得怎样,他在惠州,现在很好,工资也不错。更让王林生气的是,信的背面写了几句话,意思是,如果不快乐就离,他在那边……王林点着了那封信,信在燃烧,他仿佛听到了小秦那个晚上的敲门声……现在,他终于知道小秦的下落了,他默默地想着。

 

    王林在家里帮父亲锄了几天玉米,玉米长势很好,雨水也很充足,父亲的心情也好了许多。母亲催着王林,让他去看看自己的媳妇,还有那个乖乖女玲玲。王林把自己挣得的一百多块钱交给了父亲,父亲看着儿子,没说什么,顺手交给了母亲。母亲看看,说道:“贷钱不好贷,眼看地里要上化肥,你能不能让你媳妇给点钱,就算借的,后季给她还。”王林为难的去看父亲。父亲笑了笑,说道:“娃张不开口,咱们的问题咱们解决。娃能有路费就成了。也不想有个什么工作,能挣口饭吃就行。”

 

    王林来到服装店时,天已黑了下来,付敏正准备关门。王林一进门,付敏仿佛不认识她的丈夫,盯着看了半天,问道:“你干什么去了?一个多月也不见人,是不是挣钱去了?”王林没有吭声,他坐在床上,问道:“有没有钱?家里需要化肥钱。”“生意做不成了,今年房租都挣不来。去年挣的钱姨父给存了,全是五年期,姨父说留着我们买房用。”付敏说着,偷眼看着王林,她不知一个月不见人的丈夫怎么一见面就跟她要钱。王林脸色严肃地说道:“我要去晋州,给我300块钱。”付敏看着王林,她突然撒娇坐在王林的腿上,“姨父早就说给你钱,让你去晋州上班,说你是一个人才,不能老待在家里。哎,你写封信,有了回信,姨父就相信了。”王林一看付敏有些紧张,只好说到:“行。”

 

    王林左思右想,最后想到了水石,他觉得水石虽然长于幻想,那种幻想很具蒙太奇,不具操作性,但却是一个很好的思路。他抱着试一试的想法,给水石写了一封信,信不长,但把自己在这一年半中所做的事情写清楚了,他觉得,他这样写,真有点穷途末路了。信发出去了,付敏比王林更着急,她几乎每天都在问:“你说,他能给你介绍工作吗?要不,给他送礼,送什么呢?”王林笑一笑,尽量用一种温存的话语去安慰付敏,他知道,自己用开水浇人已在付敏心里落下了阴影,从某种角度看,这个阴影使付敏对王林产生了一种神经质的恐惧。

 

    水石回信了,并且给王林介绍了自己单位的一份工作,说是他们报社要扩版,并且要做彩版,急需发行人员。信不长,王林逐字逐句推敲,话很明白,推敲不出什么。付敏说:“这么办,钱你跟姨父借,给你准备好了。”王林心里一下怒火升腾,他揉住那封信,抬头去看付敏。付敏一下躲在了一边,嚷道:“我没办法,再说……再说,我在我娘家也不好说,你……你是男人,这些事还是男人……”王林看着神经质的妻子,长出了一口气,说道:“我去。”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