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四章13 陈教授脑门发青,说着便关上门(原创)  

2011-09-14 19:07: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签: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就业》   王林
谨以此书献给自谋职业的大学生

 

   《市场经济概论》开讲了,老师就是本教材的副主编陈建生。陈建生一上讲台,便从下面搬一个凳子,然后说道:“先自己预习,都是经济现象,没有理论,考试时再讲理论。”说完,便关上门。也许在里面待着太闷,陈建生很快便出来了。坐在教务处的沙发上,和小彭聊上一阵,便关上门,说道:“什么《市场经济概论》!全是从这几年的报纸上摘下来的,只是跟经济有关的新闻报道。老卢花了那么长时间,搞出来就这玩意!就他,我不客气,挖一下他的祖坟,哪一个坟头有文化气息!还什么主编,就是抄,还抄得那样费力。”王林笑着说:“您不是副主编吗?”陈建生脑门发青,“去,去去去,什么副主编,塞给我300本书,叫我包销。实话说,还在我家里放着,一本都没动,赠书我还害怕别人说我是抄袭主编。”王林和小彭笑了起来。陈建生一看时间,说道:“唉,上课没课本,还是讲一些正规大学的内容吧,不管怎样,总得给学生介绍几个经济学的名词。”王林和小彭彼此目瞪口呆地看着对方。王林发现,小彭脸上有一股厌烦至极的情绪。
  秦拼搏知道王林在教务处办公室住,吃完晚饭,有时一个人来找王林。时间一长,秦拼搏的腼腆和拘束没有了,有时他会放开嗓子唱流行歌曲,唱得乏味时,还会来一段秦腔。特别是《三对面》里面包公的唱段,模仿得很是动听,王林不由得打着节拍,两人在一曲曲优美的旋律中,彼此心中升腾起一种兄弟般的情谊。一个晚上,王林想问一下宿舍管理费的事,“小秦,宿舍管理费交了没有?”“交了。我给家里写了信,说了学院的情况,院长人很好,亲自给我泡茶,班主任很好,对农村来的学生特别关心;院长说了,上这个学院,将来包分配,军工院校,将来单位肯定好得很。家里寄钱了,你看换的这身衣服。”王林无心看秦拼搏新买的衣服,他只是觉得秦拼搏给家里说的哪件事都那么充满变数,一想起泡茶,王林就觉得自己是抢劫犯,至少是抢劫犯的从犯。其他的,他在心里有一股莫名的悲哀,这些自己根本就不相信,但都是秦拼搏父母的企望和心愿。王林一想到这儿,想起了自己母亲的下跪,他的心悚然一惊,他不知秦拼搏将来会有怎样的结局,他痛苦地闭上了眼睛。秦拼搏在说“再见”的时候,总要说上一句:“到我们宿舍住吧,咱俩睡一个被窝。”王林感激地点点头,但他不想麻烦自己的学生,自己的兄弟,说不定哪一天,自己就会默然地告别这个地方。
  10月5日,卢院长对小彭的班主任工作表现出极度的不满,他把小彭叫进了他的办公室,老半天,小彭才哭丧着脸出来。她从包里掏出已收取的一千多元,甩在桌子上,对王林说:“不干了,我这样苦口婆心的劝学生,还得听院长的骂。收不齐,他还不要,就好像我一个也没收。”王林既同情学生,又同情小彭,说到:“你给院长照实讲一下,不交的有理由,人家不住校,没有理由收取宿舍管理费。”小彭说:“说了,院长说,为了保证学生的学习时间,都能按时拿上文凭,是学生都必须住校。”王林没话说了,小彭发完火,又将钱整好装入包内。
  10月7日下午,靳科长自己开着厂里的一辆切诺基来了,他闭门和卢院长谈了一个下午。下班的时候,卢院长脸色很不好的来找王林,说道:“你去陪靳科长吃顿便饭,包子或饺子就可以了。”说着给了王林30块钱。王林等了好一阵,卢院长才领着靳科长出了办公室。卢院长笑着说:“好好好,咱们还是有合作的,不是有句俗语,叫‘生意不成人情在’,对靳科长,我还是很信任的。”靳科长不说话。在卢院长的安排下,王林领着靳科长去吃便饭。
  出了石化学校的门,靳科长说道:“咱们先找个人再说。”说着靳科长领着王林去专门培训经济管理干部的学院,不一会,靳科长便找了三个朋友。那几个朋友一见靳科长,都十分热情,说道:“一两个月不见了,咱们好好喝一场。”靳科长拉长着脸,只管领着人走路。王林他们来到石化学校的门口,那几个朋友说:“找个实惠点的,安静的,能坐住的,咱们边喝边聊。”靳科长一瞅上次吃火锅的地方,说道:“走,我请客。”那几个朋友一边谦让一边就进了酒店。王林一摸兜里卢院长给的钱,他不知怎么办,眼睁睁看着加他五个人进了30元根本吃不了便饭的酒店。靳科长要了一个包间,便自己坐了主位,一翻菜谱,就是一阵狂念。王林也不知贵贱,只听得菜名风雅,异香扑鼻。很快菜便上来了,靳科长又要了三瓶白酒。服务员很熟练地斟上酒,众人都举起杯,而靳科长却不端杯,三人放下了杯子也不喝。靳科长铁青着脸说道:“我要开车,连夜返厂,不喝酒。兄弟帮我喝,不够再要。”说着靳科长又要了两瓶白酒,他叫服务员全部将酒瓶打开。那三个人面面相觑,其中一个说道:“老靳,有什么事,说,兄弟们给你出气。”靳科长冷笑着说道:“猛吃猛喝就是给老靳出气。”那三个一听笑了起来,便放开嗓门行拳喝酒。王林被冷落在一边,靳科长不喝酒,也不吃。菜还在不断地上,靳科长说道:“哪道菜不爱吃,就叫服务员撤掉。”那三个人也就言听计从,很快,便有人涨红着脸,在号拳的间隙怒视一下王林。王林只觉得后背发凉,他没有按卢院长的意思去做,他害怕卢院长把这笔账算在自己头上。王林一想自己的工资和即将结束的工作,眼泪不由得流了下来,王林越想越痛心,他放声哭了起来。那三个人一看王林哭了,其中的一个吼道:“兄弟吃的你能付起!哭什么!外面去。”靳科长一看王林哭了,脸色温和了,说道:“小王,这事跟你没关系,你去跟老卢打电话,随你怎么说。”王林到吧台去打电话,可他只知办公室的电话,现在早下班了,他只好试一下,可是没人接。吧台的老板娘说:“你是给卢院长打电话吧,我给你说他家里的电话。”王林拨通了电话,话未出口,先哭了起来。卢院长在电话那头安慰了几句王林,便问发生了什么事。王林把事情经过详细说了一遍,卢院长也赌了气,他对王林说:“让他吃,让他喝,我有的是钱,把酒店买下来都不成问题,吃完你签个字就行了。把电话给吧台里的女的。”王林把电话给了吧台里的女的。王林落座后,靳科长说:“小王,老卢给你发多少工资?心太黑!你也吃,全算在我老靳头上。”王林终于动起了筷子。饭吃完毕后,桌上还有几盘菜没有动筷子,靳科长说:“小王,麻烦你去把我们厂里的三个学生叫来,学校清苦,改善改善。”王林起身去叫周玲玲,以及靳科长亲戚的儿子和朱文强。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