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四章16 我狠狠地把他们校长批评了一顿(原创)  

2011-09-18 18:12: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签: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就业》   王林
谨以此书献给自谋职业的大学生

    来到市中心一家豪华的酒店,众人落座后,服务生便端上一个直径达一米的大盘,绿莹莹的凝脂中仿佛有一座小岛,小岛上有两棵椰树。卢院长看看冯教授,想招呼用餐,可没有筷子,他一瞥那位主任学生。主任学生一看也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又去看他的班长,而王林选定的这位是小学副校长的班长也不知何故,终于摇摇头。主任学生便去找大堂经理,大堂经理一来,那位主任学生不失时机的介绍道:“这是我们班的张伟同学,是这个酒店的大堂经理。”张伟一看大家没弄明白这个大盘的用意,习惯性的一只手背后,一只手前伸,说道:“这是看盘,叫‘椰岛风光’,主要是风景盘,可以吃,但一般不会有客人吃。”众人笑了起来,严肃的气氛终于被打破了,卢院长和冯教授说着话,而那位王教授坐在刘会计身旁,浑身不自在。刘会计今晚化了很浓的妆,打了眼影,由于离得近,刘会计看上去就像一个怪物。王教授要求和郭可欣换座位,郭可欣坐在了刘会计身边。那个王教授一坐在王林身边,仿佛有话要问,可王林还在奇怪函授大专班怎么又冒出了个张伟呢!他不知,而这个驻晋办主任却是怎么知道的?开始上菜了,众人的注意力集中在每道菜上。王教授突然贴近王林耳朵问道:“刚才我旁边的是不是小姐?”“不是,不是,是学院的刘会计。”那个王教授仿佛松了口气,注意力集中在正在上的每道菜上。
  菜上齐了,卢院长笑盈盈地站了起来,说道:“首先,欢迎来我院视察指导工作的冯院长……”冯教授打住了卢院长的话,站起来说道:“主管校领导临时有其他事,委托我和小王来这里,感谢大家今晚盛情款待。”那个王教授举起了杯。卢院长阴沉着脸举起杯,继而笑着招呼道:“来来来,为两位远道而来的母校老师干杯。”冯教授一瞥卢院长,不悦地喝下了酒。董主任敬完酒后,那位主任学生一本正经地站了起来,说道:“欢迎两位老师,我是函授大专班的班长,姓温,温暖的温,名国玉,国家的国,宝玉的玉。作为学生,我先自罚两杯。”那个王教授不高兴了,问道:“谁也没说什么,为什么要自罚?”温国玉一听,正中下怀,笑着说道:“作为您和冯老师的学生,不能亲自去迎接,当然要自罚。”郭可欣看了一下王林,头低了下去。王林也没想到,这个温国玉竟会如此来事!接下来的那个小学校长也自报家门,依旧强调了自己的姓名魏永青,希望能深深地刻在据说是他们统考成绩把关的老师心中。余下的人,也一一对视察指导的领导表示了敬意。卢院长准备招呼冯教授动筷子,冯教授突然说道:“怎么不见刚才那个年青人?就是什么经理的那个学员。”温国玉很快找来了张伟,冯教授端起杯,说道:“现在要谢谢你,谢谢你对我们二位的盛情款待。”张伟笑着,举起了杯。冯教授问了张伟的姓名,并在手心里认真地写了一遍。慢慢地,桌上变得杯盏狼藉。温国玉和魏永青详细询问着他们要统考几门,他们的文凭能不能得到单位的认可。那个王教授虽有些不耐烦,但还是回答着他们的提问。卢院长和董老师招呼着冯教授。王林一看众人都说着话,便偷空溜到了楼下。郭可欣正和那个伏尔加老爷车的司机说着话,一看王林来了,便停止了彼此的谈话。
  回校时,王林和卢院长,还有那两位视察工作的领导坐在了一块。到了石化学校大门时,司机按了几次喇叭,那个老头出来看了看,并没有开门的意思。卢院长让王林去给那个门房值班人员讲一下情况。王林下了车,向那个老头说了自己是学院的,并且车上坐着视察学院工作的领导。那个老头看看王林,又看看车,说道:“非本校车辆,不得入内。”卢院长下了车,态度严肃地说道:“开门,让我们进去。”“学校有规定,10点以后禁止非本校车辆入内,我不能开。”“你们校长的电话是多少?我打个电话。”“不知道。”“保卫科的电话?”“不知道。”“你什么东西!一个看大门的,竟敢拦我们的车,想不想干,不想干明天就走人。”“这不是你们学校的大门,我听我们领导的。”那个门房老头不愠不火的应付着火冒三丈的卢院长。“那好,明天你等着瞧,不扣工资就走人。”门房老头不听了,进了值班室。卢院长看看王林,强压着火气把冯教授和王教授从车上请下来,步行进了招待所。
  王林进宿舍楼时,灯已全部熄了。他一进厕所,正撞上何立锋。王林撒完尿,他想看看何立锋到底在厕所里干什么。借着昏黄的灯光,他发现蹲坑中未冲下的锡纸,还有一股怪怪的异味。看着那片香烟盒上的锡纸,他发觉有烧烫的痕迹。他想起成文晖曾在宿舍演示过吸毒的情景,他明白了,何立锋是一个吸毒者。这怎么可能?这是学院,不是戒毒所,怎么会这样?他痛苦地砸着自己的头。
  第二天,王林一进教务处办公室,高教授拿着一沓油印的资料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高教授说道:“这个董……就叫你董主任吧,今天把大专班和脱产班的课合一块吧,学生本身就少,再说,我是一个教授,上一节课是很难用金钱衡量的。你说,这个董……董主任,是不是?”董老师不吭声,笑一笑便转向了王林。王林在沙发上坐了一阵,他想向董老师说出脱产班有吸毒的学生,可一时却无法开口,高教授又说起了新的话题。
  卢院长来了,他看见了高教授,便进来寒暄了几句,然后向王林一示意。王林决定直接向卢院长汇报何立锋的情况。一进门,卢院长就说:“那个门房老头太不识相,他以为我是谁!我一回家,就给他们校长打电话,我狠狠地把他们校长批评了一顿。校长已经说了,立刻让这个老头下岗,还给我一再地道歉。”王林听着,心里不由产生了一种厌恶至极的情绪,卢院长身上还有如此虚伪的本性!他有时很同情卢院长,觉得他干的事业倍受艰难,可他身上连最起码的诚实都没有了!这是一个高等教育的管理者吗?王林决定什么也不说了。
  学生一上课,卢院长便叫上董老师去了招待所,办公室就剩下了王林和郭可欣。王林心里很不痛快,他进了郭可欣的办公室,郭可欣看王林进来了,笑了笑。王林坐在郭可欣的对面,轻声说道:“你知道吗?脱产班有个学生吸毒!”郭可欣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半晌才说:“是不是真的?”“我没吸过,但听人说过,别人演示过,我昨天晚上在厕所里发现了。”郭可欣不吭声了,过了好一会才说:“小彭在家里。她说,学院肮脏的很,她拿的是卢院长的钱,不是学生的钱。每次去,也就说一会儿话。回来怎么说,小彭都替我想好了。”王林愕然了,怎么会这样?他感到有些心力憔悴。
  下午四五点时,卢院长和董老师低声说着话进了楼道,两人的声音很低,王林并没有听到他们在谈论什么。董老师进了办公室,稍微调整了一下思绪,问道:“学院情况怎样?”王林刚想说“一切照旧”,忽然想起这位董老师董主任的教导,说道:“秩序井然,大家都想见母校来的视察工作的领导。”董老师没有作声,心里在琢磨着。这时,卢院长进来了,说道:“今天,去的几个地方也没什么看头,人家也没兴趣了。刚才来电话说,明天早上想听课,中午准备返回。董老师,你看着安排一下。”董老师问道:“那么冶炼厂还去不去?”“就不说了,等他们走了,我再给他们院长解释。”卢院长转向了王林,“你下去看一下,没上课,就把小温给我叫上来。”王林见教室门开着,郝教授正在上数学课。王林一示意,温国玉直接走到讲台跟前,用手指摁摁眼镜说:“郝老师,院长叫我,我出去一下。”郝教授一点头,温国玉便快步走了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