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四章20 怎样才叫一份工作呢?(原创)  

2011-09-22 19:03: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签: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就业》   王林
谨以此书献给自谋职业的大学生

  十一月末的一个星期五下午,快下班时,卢院长叫郭可欣来喊王林。王林不知有什么事,看看郭可欣,郭可欣也是一脸茫然。进了办公室,卢院长停下手中的工作,头也不抬地说:“明天早上五点半在石化学校门口等我,咱俩出一趟远门。”王林知道五点多男生宿舍楼不开门,只好在办公室挨了一夜。
  早上,王林把自己的衣服全找了出来,能穿在身上的他全穿上,可一摸,还是很单薄。唉,也就只能如此了,王林拉上门。站在石化学校门外的马路边,王林手插在裤兜里,瑟瑟缩缩地等着卢院长。卢院长来了,他穿了厚实的黑呢大衣,并且围了围巾,还戴着棉帽。卢院长把公文包递给王林,然后便双手插在黑呢大衣温暖的兜里,径直向车站走去。
  在长途车上,卢院长取下棉帽,要过公文包,从里面取出一顶小白帽,很仔细地戴在头上。旁边的王林一阵纳闷,难道卢院长是*?不会,一起吃饭,没看出来,况且他对荤菜很能品出滋味。这个卢院长,真的让王林感到很困惑。
  车到时已快十一点了,王林左顾右盼地跟在卢院长身后。街上在汉民装束的人流中夹杂着很纯粹的藏民,一些店铺的门面和货物明显的具有藏族风情。王林没有到过藏区,很好奇地寻找着可开眼界的地方。卢院长一边走,一边询问着冶炼厂招待所,很快,两人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
  卢院长一进招待所餐厅的门,在礼桌旁恭迎客人的一位中年人快步走了过来,一把抓住卢院长的手说:“哎呀,卢院长光临,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卢院长笑着说:“朱厂长千金的喜事,我怎么能不来!”说着卢院长的眼光移到了礼桌上。朱厂长放开手,请卢院长里面就坐。卢院长快步走到礼桌旁,掏出一沓百元大钞,快速地点着。王林留意了一下,五百元,这是自己两个半月的工资啊!朱厂长一看卢院长这样豪爽,大笑着说:“不好意思,让卢院长……”话未说完,双掌一合,表示道谢。朱厂长抚着卢院长的背,亲自把卢院长请进了一个包间。王林跟在后面,忽然发现朱文强笑眯眯地看着他,他这下心里才明白过来。
  入座后,朱厂长很快把这一桌安排满了。众人落座后,朱厂长向卢院长介绍到,这是县委的刘书记,那是人大的张主任,那是政协桑旦主席……王林意识到这一桌是县上四大班子的聚会。介绍完后,朱厂长笑着向大家表示歉意,“今天就不能陪各位了,多多包涵,多多包涵。”其中一个说道:“朱县长,你忙吧,这里有我招呼。”朱厂长走了,那个承担招呼任务的局长说:“卢院长,我们已经熟了,您旁边这位是……”卢院长一瞅王林,一手端着茶杯,头也不抬地说道:“这是我们学院的讲师小王。”“噢——讲师这么年轻,现在的年青人真是不可小看。”众人一边惊叹,一边帮着上菜。王林努力保持着自己的面不改色,可是却如坐针毡。他低头打量着自己,衣服虽然干净,却已显得陈旧,并且袖口已毛了。特别是皮鞋,油刷得次数少,皱折和裂缝布满了鞋面。王林一挪脚,才发现两个脚后跟裂帮了。四大班子开始向卢院长敬酒了,卢院长只表示一下,酒便递给了王林。王林一仰脖子,递一个喝一个。轮到自己,四大班子来了一个“四季发财”,王林照喝不误。卢院长侧目看了一下王林,满意地点着头。
  宴席结束后,朱厂长安排招待所的领导给卢院长开了一个房间。等人走后,卢院长从公文包里取出一份材料,说道:“你去一中找牛校长,让他看一下,打印出来,盖上公章,一式两份。”说完,卢院长摸了一下床,便准备休息。
  王林在街上走着,风一吹,浑身冷得直哆嗦。他赶快问了行人,很容易地找到了一中。牛校长找来了教务主任,两人研究了一会,便准备盖章。王林说道:“这只是初稿,还得打印。”牛校长瞅瞅教务主任,说道:“没什么问题吧?”“没什么问题。只要代课费给了,一个预科班,成人,课好上,没有什么风险和责任。”教务主任说。
  王林找到了打字的地方,他粗略地浏览了一下内容,原来冶炼厂的大专班还是些没通过成人高考的学员,正在连读。王林苦笑了一下,卢院长的这个举措太有创意了。他修改了里面明显有错误的地方。
  王林拿了签定的目标责任书回到了招待所,卢院长已起床了,正在摆弄房间里的电视机。王林把目标责任书交给了卢院长,卢院长读了一遍,指着一处问道:“这儿怎么改动了?”王林突然想起“和安市工业品总公司”和“和安市工业总公司”的天壤之别,说道:“这是一中的老师改动的。”“噢,对,改得对。看来,一中的老师对我们还很了解。”卢院长把目标责任书装进包内,说道:“虽有几处改动,但大的方向没变,还是达到目的了。”王林暗自庆幸自己刚才没有承认,卢院长意思是,改动已改变了他的原意。王林由于看得粗,并没有端详出这些错误背后的机关。
  下午,在朱厂长家吃过臊子面后,卢院长表示要返回学院,朱厂长表示谢意后便不再挽留。临走时,朱文强突然站在了卢院长和王林面前。朱厂长笑着说:“卢院长,家里这几天也有点事,我的这个小儿子就请几天假吧。”卢院长看着王林,说道:“先忙事吧。过几天,来了,小王,一定把落下的课补上。”王林一瞅心花怒放的朱文强,只好点点头。
  天黑时,上了返回晋州的长途车,由于天冷,封闭起来的车厢散发着一股难闻的气味。两人向后面的座位挤去,突然,王林看见赵兵正拥着军大衣打瞌睡。王林一推赵兵,赵兵很不情愿地睁了一下眼,他认出了王林,问道:“台主,现在在哪儿?”“学校。”王林一边回答,一边用目光示意卢院长。赵兵侧身看了一下,瞌睡全无,目光中不无羡慕之色。王林问道:“哪儿上班?”“酒厂。去晋州开会。”突然,灯熄了,王林只好摸黑向那印象中的座位摸去。一路上,车再没有停,在昏黑的颠簸中驶向晋州。王林回忆着赵兵现在的模样,头发很长,肤色红黑,身上的汗腥味,他在外表上已融入了农民工的泱泱大军。王林回忆着学校的生活,一年之后,现实已磨去了昔日的铅华。工作,工作,怎样才叫一份工作呢?王林费神地琢磨着。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