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四章21 “既然是兄弟,碰了这杯。”(原创)  

2011-09-23 19:07: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签: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就业》   王林
谨以此书献给自谋职业的大学生

  冬季的到来使学院在喧嚣中终于有了片刻的安宁。由于有董老师,卢院长便终日将自己关在院长办公室,他在做什么,他又在想什么,王林不得而知。
  十二月初的一个星期天下午,张小龙约上秦拼搏,临出宿舍门时,张小龙又爬在祁秦耳朵上小声说着什么。祁秦说道:“叫上王老师,我就去。”张小龙出去了,一会,秦拼搏笑眯眯地进来了,说道:“王老师,我们几个想出去逛逛,你去不去?”说着,秦拼搏已伸手拉坐着的王林。王林正无事可做,便站了起来,跟着秦拼搏出了宿舍楼。
  进了校门口的市场,由于天冷,众人并没有逛的心情,走路都很快。也许他们几位来习惯了,那个名叫“月儿圆”的排档门口站的小姑娘已伸手做出请的姿势。张小龙和秦拼搏一头扎了进去,拉索和祁秦在后面招呼着王林,柯智和朱文强在外面磨蹭了一会,也进来了。拉索说道:“是圆桌,王老师您坐这儿,离暖气近。”王林一坐,众人便很快拉凳子入座。那个小姑娘拿了菜单,等着大家点菜。张小龙说道:“上八套餐具,老哈数。”那个小姑娘转身张罗去了。张小龙掏出钱,说道:“买酒。”秦拼搏瞅瞅张小龙,又看看柯智。柯智说:“就那酒。”“买几瓶?”秦拼搏笑着问。柯智一看人,说道:“先买四瓶。”王林赶快说;“随便吃一点,喝什么酒。”拉索说:“买两瓶吧。”秦拼搏一听,转身出了门。王林看着八个座位,还有谁呢?他也不好问。
  菜上齐了,酒也倒好了,可是众人却不动筷子,也不喝酒。张小龙眼睛一直盯着门口。拉索一看冷落了王林,说道:“玲玲也该来了吧。”正说着,周玲玲已进来了,后面跟着符勤勤。柯智一见符勤勤,色迷迷地笑着说:“来,坐大哥这儿。”朱文强一瞅王林,傻乎乎地笑着。开始吃了,却没人要主食。菜吃了一半,玲玲说道:“吃米饭还是吃花卷?”秦拼搏笑着说:“还是玲玲说,我们都……不是,你看,小龙……”柯智一看秦拼搏,说道:“吃米饭。”米饭上来后,众人便开始举杯,拉索说道:“今天,这第一杯酒敬给王老师。”柯智不耐烦地说:“酒桌上没老师,只有哥们弟兄。”拉索一笑,自己和王林碰了杯。很快,一圈通关下来,两瓶酒所剩无几。柯智一拉符勤勤,便出了门。不一会,柯智提着三瓶酒进来了,符勤勤手里拿着零食,其中一包已打开,符勤勤已经开吃了。祁秦一看,一拍桌子,说道:“柯智,你不要这样,兄弟还是兄弟,怎么能这样?”柯智把酒拧开后,倒了两玻璃杯,说道:“既然是兄弟,碰了这杯。”秦拼搏一看架式不对,瞅着王林。王林已喝得晕晕乎乎,头脑发木的看着,说道:“有胆量,够义气。”柯智一皱眉,杯子紧贴着嘴唇,抿嘴喝下了那一杯白酒。祁秦瞅瞅王林,又看看柯智,眼一闭,张嘴就往下灌自己那杯白酒。刚喝了两口,呛得祁秦喷了一桌子。柯智大笑起来,并且手在符勤勤脸上摸来摸去。符勤勤却只顾吃她的零食,很自然地享受着柯智的抓捏。拉索给柯智使着眼色,柯智手顺势一滑,落在符勤勤的大腿上,手不住地摩挲着。祁秦一摔杯子,哭了起来,他看了一圈,目光落在王林身上,说道:“王林,你说你惨不惨,一月两百块,想搞女朋友,没门。柯智,你不要欺人太甚,这个,不明白?王林,就你那寒酸样,配给我们当老师吗?你没感觉,我们有感觉……学院没有是人的,就你一个还是个人……勤勤那么清纯,今天我算是看清了……”祁秦一瞅柯智,柯智已把酒瓶抓在了手里。拉索已顾不了王林,坐在柯智旁边,使劲抓住那只握洒瓶的手。拉索一使眼色,秦拼搏扶着晕晕乎乎的王林出了门。快到校门口时,王林忽然意识到自己是老师。他让秦拼搏把自己扶到校门口的广场上坐一会儿,等清醒一点再回宿舍。
  星期一早上,王林站在门口看了一阵脱产班的学生,大家都在一本正经地翻书预习,等着老师来上课。王林进了办公室,他翻了一下点名册,一切照常,他无奈地坐了下来。王林看着董老师,说道:“董老师,关于学生的调查情况报告还写不写?”“到底怎么个情况,这样吧,再等一等。”王林知道董老师已对学生的问题无能为力了,知道又能怎么样?他觉得,卢院长招聘董老师,就是为了应付主管院校的检查,检查已经结束,董老师的建议便变成了唠叨。卢院长的态度王林仿佛就能看见,董老师拿着小本本汇报,卢院长则一脸严肃,忙着自己认为要做的事情,汇报完了卢院长也不表态。可王林终于看到了,一个何立锋离去并没有解决脱产班的问题。他觉得脱产班的问题太复杂了,可问题在哪儿呢?他隐隐约约记起祁秦羞辱自己的话,他终于要考虑自己是否还留在这儿,是否还这样艰难地维持下去,不仅是那难以忍受的低工资,还有自己在心底时时被唤起的良知和人格。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