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四章23 卢院长为我们高唱一曲红歌(原创)  

2011-09-25 17:47: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签: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就业》   王林
谨以此书献给自谋职业的大学生

  元旦的前一天下午,课上完后,脱产班的学生能回家的回了家,有亲戚朋友的也在这时消失了,宿舍里留下年龄最大的拉索和秦拼搏。秦拼搏躺在床上,小声哼着秦腔,那腔调让人听了心里不胜悲哀,这种腔调明显是一个老旦呜呜呀呀的哭声。拉索抽着烟,他看看王林,说道:“唉,这时最想家了。上了学,单位发四百块,这儿就花光了。我的媳妇和女儿怎么办呢?开理发店,也就能挣两百多块钱。我的基础差,上学能解决什么问题……”王林知道拉索的水平还达不到小学毕业生的要求,他怎么头脑发热来上这个学?卢院长也敢招?难道就为收那点学费!此刻,他觉得卢院长心太黑。七点了,王林说道:“走,参加预科班的联欢会。”秦拼搏终于停止了他那呜呜呀呀的“哭泣”,和拉索一道跟着王林走出了宿舍楼。
  进了灯光昏暗的活动中心,预科班的同学基本上到齐了。那位班长一看他们的班主任王老师来了,赶快招呼其他同学让座,很快便有同学开啤酒,斟酒,沏茶,敬烟,拉索和秦拼搏也受到了同等礼遇。那位班长坐在王林身边说道:“王老师,我们现在就开始吗?卢院长还没来,说是已坐上车了。”王林说道:“那就等一等。”旁边的几个学生小声嘀咕着,“走,接一下卢院长,看他坐的什么车。”在舒缓的音乐中,男生举杯畅饮,女生则吃着零食。不一会,卢院长进来了,后面跟着刚才小声说话的那几个学生。学生们都站了起来,卢院长笑着摆了摆手。卢院长落座后,那位班长说道:“现在,我们的联欢会正式开始。下面请卢院长讲话。”卢院长走上台,拿着话筒,扫视了一下,说道:“平时大家工作很辛苦,学习很努力,今晚,就放开玩一下,放松一下自己的心情。新的一年将要来到,我预祝各位:工作顺顺利利,学习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学生们礼节性的鼓了掌。由于王林已推脱了讲话,卢院长讲完话,那个班长就请卢院长点一首歌。卢院长没看点歌册,直接报了一首经典老歌。学生们都静声敛气,等着看卢院长唱功如何。音乐旋律响起,屏幕上出现的却是或躺或卧,做着各种挑逗动作的三点式女郎。下面有的同学已笑出了声。那几个接卢院长的学生小声嘀咕着,“我以为院长会坐学院的车来,他却坐的是5角钱一趟的公交车。”“手抓扶杆,还没座位,嘿嘿……嘿嘿……”王林看看屏幕,他也觉得很奇怪,卢院长肯定意识到卡拉OK的难堪和弊端,为了避免尴尬,然而,让他更尴尬!卢院长硬着头皮唱完了那首歌,便坐了下来,再没有离开座位。王林则和拉索一边说话,一边喝着啤酒。秦拼搏很想上台演唱一首,可那位班长一看不是他们班的,口头上说给点了,可就是不见小秦点的歌。各人都在尽兴的玩,尽兴的唱,毕竟95年已不辞而别了,迎来的将是一个让王林不敢说是阳光灿烂的96年。
  元月一日早上一上班,王林查了一下脱产班的人数,惟有柯智没来。王林也不想问,柯智的自由,经过柯智近一学期的“抗争”,已获得学院上下一致的认同。王林进了办公室,董老师正在忙着安排学院外地学员授课表。他瞟了一眼,发现还不止一个地方,他才觉得卢院长忙有他忙的地方。卢院长没来,王林进了郭可欣的办公室。郭可欣一见王林,头略微偏了一下,很快便低了下去,明显有不想理王林的意思。王林坐了一会,问道:“你昨天晚上没去?”郭可欣一抬头,很快又低了下去。王林这下才想起昨天晚上有一个穿裙子的姑娘,在他面前曾出现过,难道她是郭可欣?那是一个一看就知很漂亮的姑娘,他没敢多看,因为拉索在一直说着脱产班的人和事。这些人和事不知则罢,一听让王林浑身起鸡皮疙瘩。王林只好又笑着轻声说道:“昨天晚上那个穿裙子的姑娘是你吗?很漂亮,我……真的很漂亮。”郭可欣脸红了,不好意思地笑着,抬眼看了一下王林,又很快低下了头。
  脱产班考期末试了,王林很轻松地刻印完了试卷,由于人数少,王林便和董老师监考,考完后老师便凑时间来取试卷。监考时,一旦董老师出去,脱产班的学生在柯智和符勤勤的带动下,使劲地翻书和作业本。王林在这位从不把自己当老师的柯智面前,显得束手无策。他真想臭骂一顿,转身辞职走人。可他走得了吗?画地为牢,作茧自缚,这些都不足以描述他那惶惑的心情。他无力地靠在门上,注视着那几个不情愿作弊的学生,他觉得自己在他们面前显得是那样苍白和不可理解。元月十二日的下午,他决心将柯智的事情全盘托给卢院长,好减轻压在他心头一块沉重而又挪不开的石板。他敲了一会儿门,半天,卢院长才将门开了一个缝,卢院长看着王林,脸色严肃的一言不发。王林透过门缝,看见刘会计一手支头坐在院长办公桌的对面,沙发上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怀里抱着自己的背包。王林看着卢院长,卢院长不耐烦地说:“还有事。有事明天汇报,或者给董老师说。”说完,卢院长把门关上了。王林摇摇头,他进了郭可欣的办公室。郭可欣瞅瞅王林,说道:“快放假了,有什么事不高兴?”王林一张嘴,他不想对郭可欣说这些事,他觉得在她的眼里,这个地方还是干净的,他为什么又让一个对生活充满美好感觉的人来听这些很荒诞和对社会充满污蔑的小说里才能读到的情节呢?他问道:“一年快过去了,你有什么打算?”郭可欣笑笑说:“没有什么打算。”王林看着郭可欣的眼睛,郭可欣低下了头,小声说:“过完年,我打算考公务员。”王林点点头,他现在也知道郭可欣在抽屉里看的也不是什么小说,那是考公务员的参考资料。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