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四章25 王林盯着这个一贯儒雅和蔼的老人(原创)  

2011-09-27 19:00: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签: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就业》   王林
谨以此书献给自谋职业的大学生

  十五过了后,打工的人,特别是去往南方的,已早早动身了,青年人的倾巢出动,很快把一个热闹的春节摧枯拉杇般的瓦解了。王林因学校开学还有几天,便相对于其他出门打工的人落了后。那些留守在家的老弱病残的人,忽然对王林热心起来,询问着王林,问题很统一,“啥时间走?”王林耐心地回答着,可是同样的人隔天又来问他这个问题,他才觉得自己真的不属于这个地方了。这是一种怎样的询问!仿佛是在赶他离开这个地方。这都是他的父老乡亲,是生他养他的家乡啊!难道真的没有他的立锥之地吗?这是为什么?王林在心里责问着自己,自己做错了什么?自己为什么不能待在自己的出生地?他没有答案。而他工作的地方,又是怎样一种情况,他找不到一个家乡的人来倾诉,找不到一个家乡的人来为他解疑释惑,有的只能是那份让他体味不到温情的问候。王林一想到这个问题,他的头脑嗡嗡作响,他的内心接近了崩溃的边缘。
  返校后,脱产班学生很热情地问候着王林,过了一个春节,他们都长了一岁。王林从家里还是没有带被子,他意识到这个问题时,是因为祁秦给他指了一个床位。祁秦指着何立锋的床说:“王老师,小何不来了,你就在这儿铺个床位。”王林一想也是,可一看床上什么也没有,才记起自己没有被褥。王林摇摇头,想说什么,可实在找不出话来。柯智笑着问:“你买不买我的?嗯,算了,我哪天走哪天送你。”王林一瞅柯智,发觉柯智不是在开玩笑。
  开学了,早上,王林很早去了办公室,指挥着早到的学生打扫着整个学院的卫生。卢院长来了,满意地点点头,站着看了一会才进了办公室。王林一边指挥,一边侧眼看着卢院长,他想着卢院长会叫他。很奇怪,董老师没来上班,王林一个假期没有见董老师,很想这个有点呆板或者是用一种老人特有的固执维护着自己从来如此尊严的老人。脱产班仍继续着去年大部分课程,新增了两门,其中一门是会计实务。王林听着那熟悉的声音,也许是才开学,讲课的声音少了浮躁和抱怨。
  王林等不来董老师,便去中间办公室看郭可欣。郭可欣显出少有的兴奋,她问王林:“回家了,家里都好吗?”“好……也许好吧。”王林不知如何回答。“给你介绍对象了吧?要彩礼吗?我听我的大学同学说,农村兴这个。”王林脸一红,说道:“没……要什么彩礼,就这点工资,能娶回媳妇吗?你们城里不兴彩礼,却兴要房子,是不是?”“是……不是……没有房子结了婚在哪儿住呀?结了婚总得有个家吧。”郭可欣看着王林,脸色很红润。王林忽然想了起来,问道:“你放假时工资发了没有?”“发了。”郭可欣肯定地说。
  快下班时,卢院长也没有喊王林。王林敲了卢院长的门,卢院长过了一会才轻声说道:“进来吧。”卢院长一看是王林,等着他说话。王林说道:“放假时,您说,等开学了再发,我就回家了。”“工资发了,怎么能说没领?”王林摸不着头脑,说道:“放假时,您说,等开学了再发,我就回家了。”“嗯——我看看,我看看。”卢院长从抽屉里找出工资表,放在王林面前,指着上面的签名说道:“小王,你记错了,名字都签了,怎么说没领?”王林看清自己的工资后面确实有自己的签名,他的头“嗡嗡”作响,这,不可能!他在头脑中飞快地回忆着发工资的每一个环节,别人冒领是不可能的!就是别人代领,明知自己回家,卢院长也不可能给发。他头昏脑胀地再一看签名,一看那熟悉的笔体,和那种钢笔写出的字,他的肺都要气炸了,这是卢院长模仿自己的笔体代签的字。王林看看卢院长,说道:“谁领这个工资,立刻死掉!谁……”卢院长的脸色立刻显出了灰色,说道:“小王,你不要这样,工资谁领了不要紧,你到底领了没有?”王林盯着这个一贯儒雅和蔼的老人,说道:“谁领了把谁死……”“这样吧,我先给发上,下去我好好查查,看谁领了你的工资。”王林拿了自己的200元工资,失魂落魄地出了卢院长的办公室。
  董老师一直再没来,王林便孤孤单单地重复着他以往的工作,白天陪脱产班,晚上陪预科班,一切都是那么让人难以满足和心安理得。脱产班虽又增加了2名学生,可总数还是不足20名,况且这些学生是那样的复杂和不可琢磨。预科班学生又在其他学校读专科或本科,由于白天课程的吃紧,晚上上课的学员便少之又少。卢院长只是偶尔来看一下,然后便回到他的办公室,掩上门,一切是那样平静和祥和。
  开学两周后,函授大专班的统考成绩来了。卢院长亲自拿了过来,说道:“给他们装信封邮寄,就不用挂号了,他们五一前后还来上课。”王林翻着那些成绩,最让他吃惊的是那个大堂经理张伟虽然没考,而两门全在60分以上,是函授大专班全过的三名学员之一,温国玉和魏永青都落下了一门。王林想着温国玉的话,他不知这个驻晋办主任一旦知道这个情况会作何感想。王林最后的一道心理防线终于轰然倒塌,他不知这是怎样的运作过程,这些掌握着别人敲门砖的人是怎样的人。他关上门,无力地躺在了沙发上,听着那个阴阳怪调的老教授讲着会计实务。他已经被告知,由于假期不上班,故学院全部职员不发工资,工资只能按实际工作日来考核。他的内心是那样的矛盾,他帮着卢院长抢劫学生,而卢院长又赤膊上阵来抢劫自己,自己原以为自己是抢劫犯的从犯,现在看来,他也是被抢劫的对象。王林真的好迷惘,他对生活真的无法理解。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