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四章11 王老师,晚上了,我也就不称呼你老师了(原创)  

2011-09-08 19:07: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签: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就业》   王林
谨以此书献给自谋职业的大学生

    9月15日早上,卢院长给了王林一张支票,叫他给石化学校院内的一个招待所的徐主任送去。王林出了门,卢院长又喊住了,说道:“看一下桌椅,下午组织学生抬过来。”王林敲了招待所主任的办公室,一进门,空空的一间大房子摆着一个硕大的鱼缸,在灯光的映照下,流光溢彩。薄如纸片的热带鱼在里面扭曲着身子游弋,水草碧绿青翠,放置得恰到好处的输氧设备喷着气泡。王林爬在玻璃罩上目瞪口呆地看着,人间竟有如此绝妙佳境。徐主任一见王林如此欣赏,便站在王林跟前,任由王林贪婪地大饱眼福。王林看了好一会,问道:“这鱼值多钱?”“五百。那两条大的,一条一千。”王林没了兴趣,他一直身子,徐主任身上一股气味冲得王林不由得远离了几步,“这爷们怎么一身的脂粉味?”王林想着。办完手续,看了桌子,王林赶往办公室,他急着领工资。
  王林进了楼道,卢院长办公室传出了声音很大的争吵声。王林犹豫了一下,进了办公室。小彭摆着自备的笔记本,在作她的班主任日誌,上面记了学生的表现,老师的反映。王林才发觉小彭是一个挺细心的人,对这份工作尽着自己也不明白的职责。争吵声还是传了过来,“你看,你也是学院董事会的,又是学院领导。麻雀小,五脏俱全,运营不容易,咱们哪儿紧朝哪儿。赞助费也没有,项目也报了,批不下来,你还是多为学院想想。”这是卢院长的声音。“想什么?现在有学生了,该把欠我的代课费结了。对对对,我没你高尚,你是领导,还是结账,时间也长了。”这是那个叫“建生”的秃顶男人的声音。接下来,声音小了。好一会儿,那个秃顶男人出来了,过教务处办公室的门口时,朝里看了一下,想进来却又转身出了楼道。
  中午快下班时,卢院长在发工资,最后是王林。王林进去后,卢院长看了一会王林,说道:“小王,现在学院情况就这样,得精减人,我还是希望大家好好干,但必须得听领导安排,忠心,像……唉,你要好好努力啊。”卢院长说得语重心长。王林心里一紧张,他知道,卢院长想裁减他。可一月200元的工资,生活费精打细算,一周六天上班,就是找工作,既没时间,也没经费。王林默然地领了工资,慢腾腾地出了门。
  很快,卢院长给小彭布置了一项任务:给学生讲清楚,必须缴纳住宿管理费,200元,学院垫付50元,其余150元,学生必须缴。告诉学生,要理解学院的苦心,在教育经费紧张的情况下,还挤出资金给他们垫付,这也是我作为院长的一片心意,最终得董事会同意,还要多方努力,这个给学生讲清楚。尽快收上来,会计要走账。小彭便利用下午自习时间给脱产班全体同学开了一个长会,她说得很委婉。她也不知这项费用是怎么回事,她知道有住宿费,哪有什么管理费!
  一个晚上,王林正坐在办公室看外面的夜景,已是秋天了,天气凉爽,整个城市的灯火明亮而妖冶。秦拼搏和张小龙,还有朱厂长的儿子朱文强,三人进了办公室。王林笑了一下,说道:“坐吧,随便些。”朱文强掏出一包好些的香烟,先给王林发了一枝,接着他们三人每人一枝,都抽着烟,却没人说话。王林觉得奇怪,问到:“怎么不说话,是不是有什么事?”张小龙开口了,“王老师,晚上了,我也就叫你王林可以吧!我们上学时,学费说的是一次交清,再没有其他杂费。来一看这个样子,大家都心里不是滋味。你去宿舍看看,抽烟,喝酒,玩牌,我们潇洒吗?不,我们痛苦,为上的这个学痛苦,还有那在这个伤口上撒盐的代课老师。已经如此了,只求毕业能拿上文凭,可你们现在又收什么管理费,我们不交!”王林开始听着张小龙带挑衅的口吻,可越听越不是滋味。秦拼搏抬头看着王林说:“我相信院长,可这个费我没法交,我们还得跟家里要。”王林听着,他无法回答,他是这个学院的教务干事,这些事务理应他能给学生解释清楚。可他说什么呢,他面临说不定哪一天就被辞退,可这也不是推脱这个问题的理由。他只好说:“你们的问题我给彭老师说,问清到底是怎么样的情况。我也是农村的,农村情况我很了解。”王林说完,张小龙便招呼其他两个走,秦拼搏想留下来,却被张小龙一拍肩膀,暗示着走出了教务处的办公室。
  星期二早上第二节是语文,带语文的高教授来得早。高教授梳着背头,打着领带,最让人奇怪的是,他总是甩着一根拐杖,给人感觉仿佛是二三十年代的大学教授。在高教授进教务处办公室时,王林特意注意了一下,他发现高教授的左腿好像不合适,但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王林和小彭赶快让坐,高教授便坐在了小彭的对面,王林就只好坐在沙发上。高教授很健谈,他和小彭说了一会儿师大的老师,便很快将话题引到了自己身上。“我女儿在美国留学,在大学读研究生时,导师一看我女儿,就知那是世家子弟,我父亲是教授,到女儿这辈就算世家了。哎呀,美国,真是和我们国家不一样,我女儿在那边有工资,是美元。前一段时间,寄回东西,嗬,真的不一般,那个什么东西来,国内是没有的……”王林听着,他真希望高教授上课时不要讲这些东西,一而再,再而三,就是张小龙说的“在伤口上撒盐”了。卢院长过来喊王林,他也听到了,笑着和高教授打了招呼,便把王林叫了过去。王林心里一紧张,他害怕卢院长兑现他的话。进了办公室,卢院长说:“小王,邮局有咱们的书,你现在过去看一下。下午喊上小秦,去把书拉回来。”王林松了一口气,赶快去了邮局。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