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五章2 他感觉那红色仿佛是自己的精血(原创)  

2011-10-13 20:01: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签: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就业》   王林
谨以此书献给自谋职业的大学生

    王林想着这下可能要被辞退了,可过了一天,由于供货紧张,王林又上机制作蜡烛,这下,他每次都将那个把手紧摇一下才灌蜡汁。由于订货多,老侯又招进了一个民工,这个民工原来就做过蜡烛,因此干得很熟练。这时,老侯又去收拾闲置的机器,这样,可以多生产一些。
  没明没黑的重复着这个过程,并且因招聘了新人,老侯便在晚上带着王林和那个民工加班。十多天下来,王林实在受不了了。他看着蜡烛,失去了曾经的美好感觉,他感觉那红色仿佛是自己的精血,正在一点点被榨取。而到休息时,王林感到浑身麻木,火车的偶然轰鸣,使他无法入睡。那个民工则泡上一杯茶,掏出一个小笔记本,在记着什么。王林想知道,却没有合适的机会。直到有一个晚上,那个民工记着记着,去数自己做出的蜡烛捆数。王林才装作毫无意识地在那个小本上瞟了一眼,原来记的是自己每天做出的蜡烛数。王林觉得这太没必要了,记这有什么用?他想不明白。那个民工不满地瞅一下王林,赶快合上笔记本,掖在了王林没看清的什么地方。
  六月初,王林实在坚持不住了,一个星期六的下午,王林对老侯说:“我想请个假,有事。”“不拿铺盖吧?”老侯边忙边说。“不拿。”“那你就去。”王林在院子里的水龙头上洗了脸,站在阴凉处抠了半天身上的蜡汁点,才腰酸背疼地挪出了院子。
  到了石化学校宿舍楼前,王林感觉一下舒畅了,连空气都觉得带着甜味,他呼吸着,看着曾经熟悉的男生或女生的面孔。进了宿舍,宿舍里只有秦拼搏一个人,王林一屁股坐在床上。秦拼搏笑着递过一支烟,并准备给王林点火,王林疲乏地摇摇头,问道:“他们呢?”秦拼搏笑着看向了窗外,窗外,脱产班男生正在操场上打篮球,并且大部分学生穿了打篮球穿的背心和短裤。王林躺在被子上,想舒舒服服地伸展一下四肢。一会儿,祁秦抱着篮球进来了,球场上的学生站了一会,便各自散去了。祁秦见王林躺在床上,想理不想理地问道:“从哪儿来?”秦拼搏接过话说:“从他的朋友那儿来,看看大家。”“有什么好看的,大家不都好好的。小秦,看好篮球,谁拿就打条子,这可是我们的集体财产。”说完便进水房冲凉去了。
  直到晚上九点多,王林才睡醒。这时大家都围坐在桌旁玩扑克,剩下的人都在围观,只有拉索拿着一本杂志躺在靠门的床上看着。拉索看王林醒了,说道:“王老师,还没吃饭吧?走。”两个人出了宿舍楼,外面凉风习习,纳凉的学生有的在小声说着话,有的在望着城市夜晚美丽的景色。王林活动活动酸疼酸疼的筋骨,和拉索进了校内的小市场。
  星期一早上,王林去找卢院长领工资。他敲了门,过了一会卢院长才开了门,一看是王林,卢院长和蔼地笑着说道:“小王,快请进。”王林坐在沙发上,卢院长泡了一杯茶放在王林面前。一股清纯的茶香立刻扑鼻而来,王林端了起来,他小心翼翼地闻了闻,又放回了原处。卢院长侧身说道:“最近学院工作开展的还是有声有色,分配来的工作人员还是素质高,工作热情高,一心扑在工作上,出主意,想办法,这个小秦很不错。你最近干什么去了?怎么不给我请假?即使不给我说,也可以给小秦说嘛。”王林沉默着,他觉得这个问话很有意思,他承认自己没请假,承认错误,卢院长就会有两种答法。王林心一横说道:“上次我已经辞职,现在是来领工资。”卢院长脸色阴沉了下来,思考了一会,他拿出工资,让王林签字。王林领了工资,便出了办公室。
  王林走过郭可欣的办公室时,小秦和郭可欣都朝门外望着,王林点点头,很快走了过去。脱产班学生也在看着王林,王林一笑,便出了楼道,他得回去上班做蜡烛。
  时间一长,繁重的体力劳动使王林的肚子整天感觉空荡荡的。早上是馒头,下午是米饭,菜除包菜就是土豆丝,除过土豆丝就是包菜,菜里有油,可是单调却使王林没有胃口。他看着那个只知干活的民工香喷喷的胃口,口水是有,可是一吃,怎么也吃不出他的那份香味。他回忆起牛场,才知那份累还带有某种自由,原来大学生也有他的特殊含义,一旦他知道你是大学生,在体力劳动上,他就会娇惯你,王林有些怀念牛场了。他怀念起了那活蹦乱跳的牛犊,那吃草的声音,均匀而响亮,走在牛舍里面,真还有一份惬意。
  十多天后,王林实在受不了了,他想卷起铺盖走人,可自己毕竟快干够一个月了,难道就这样被累跑吗?他咬牙坚持着,他现在已是一个合格的蜡烛工人,只是是这几个工人里面最落后的一个工人。他一边干活,一边想着秦拼搏和拉索的话,“王老师,好着哩,干上一段时间,自己干。做蜡烛厂的老板,最起码得懂。”“将来有了资金,可以在老家开一个蜡烛厂,没人用煤油灯了,但停电还是有的,蜡烛的市场哪儿都有。我要是有资金,将来也开一个蜡烛厂,雇人干。”王林边想边用泥刀刮着槽子里的废蜡。老侯的女人看不下去了,吼道:“你诚心是想捣破我的机器,再这样,你给我走。”王林猛地一抬头,才知自己用力过猛,槽子是红铜做的,他知道他们都轻轻刮,以免弄破这层红铜。
  一天下午,停电了,由于天气热,没有冷却水干脆干不成,老侯的女人终于让大家停下来,不要走,电一来,就开工。王林在院子里的阴凉处蹲了一会,往起站的时候,他感觉关节仿佛散了架,肌肉也四零五散,仿佛不在自己身上。他突然想到自己的大专文凭,他惭愧得无地自容,做蜡烛他不成,喂奶牛他不成,做教务处干事他不成,他到底能干什么?他想起了自己的专业,自己曾主笔的《墙外》,他朦朦胧胧觉得自己应去做记者,或跟文字有关的工作,而不是在这种地方拼耐力和体力。
  他出了院子,慢慢地向车站走去。王林无处可去,他又回到了石化学校。他终于顶不住了,临阵脱逃。
  脱产班快放假了,学生们都在忙着复习。王林沉默地看着他们学着跟喂奶牛和做蜡烛毫不相关的知识,他感到浑身有说不出的困乏,他昏昏沉沉地睡了几天。秦拼搏在抓紧复习,因为考试对他来说已成熟路,老师特希望他们都考得很好,因此考试绝对不超出自己一再强调的范围。拉索在复习重点的时候,也在努力地学习,他不想浑浑噩噩地混过这拖家带口的两年,可是他只有小学文化,大学课本对他来说太深奥了,考试前他还必须抓紧时间做夹带。王林在观察着,也在思考着,思考着自己的未来,还有他曾经的学生的未来。他越想越迷茫,接下来他要去干什么呢?
  放假了,宿舍里又留下了秦拼搏和张小龙,他们两个已没有吃饭的钱,王林便领着他们吃饭,然后还要供他们抽烟。王林不喜欢喝酒猜拳,但还是隔三叉五给他俩提一瓶六七块钱的白酒,让他们两个喝完,三个人睡个安稳觉。很快,王林身上的钱所剩无几,他把这个极其严重的情况告诉了他的两个学生。张小龙半天不吭声,末了才说:“放假了,上哪儿去借?”秦拼搏想了老半天,说道:“我的被子还在那个蜡烛厂,唉,王老师,咱们明天去取被子。”王林一想也是,被子也放了一段时间,应该物归原主。
  第二天一早,王林便和秦拼搏去了那个蜡烛厂。王林一进作坊,老侯一看后面还跟着人,蓦地一紧张。老侯的女人刚想责骂王林,一看秦拼搏,收住了话头。王林还没开口,秦拼搏笑嘻嘻地说道:“侯老板,这是我们的班主任王老师,想出来体验一下生活,因此在你这儿工作了一段时间,我代表我们全班42名男生谢谢你。”王林惊讶地看着这个拘谨而木讷的秦拼搏,他气恼地卷起被子,准备抱着走。秦拼搏一拉王林,说道:“王老师,不急,一会他们就来了,他们给你拿。”秦拼搏转向了紧张的老侯,说道:“侯老板,你看,我们王老师要走了,不管干得怎么样,工资还要给,干活给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吧?”老侯转向他的女人,那女人不吭声,老侯说道:“既然这样,就给两百,蜡烛卖了,货款很难收回,也就这些,想多给还没有。”老侯说着便递给了王林两百块。王林伸手接了过来,他真没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秦拼搏一看钱到手,抱起被褥就走,王林跟在后面。走了很远,王林回头时,发觉老侯的女人窥视着。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