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五章3 抬头,笑一下,笑一下(原创)  

2011-10-14 19:59: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签: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就业》   王林
谨以此书献给自谋职业的大学生

  王林夹着褥子,小秦夹着被子,两人来到石化学校门口的广场。王林说道:“歇会儿,太热了。”秦拼搏把被子放在树下的大石头上,便去靠近台球场地的树阴下找张小龙。一会儿,张小龙诡异地手插在裤兜里来了,他一看王林,说道:“王兄,今个咱们该喝一场。”王林一看张小龙那神秘劲,就知是他出的这个主意,为了有饭吃,秦拼搏拿出了十二分勇气进行了圆满的演出。王林点了一下头,三人拿着被褥进了市场。
  菜上来了,秦拼搏斟满了酒,张小龙一举杯,说道:“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难兄难弟,有难同当,有衣同穿,有饭同吃,有钱同花。”王林刚想碰杯,他品出了这句话的味道,他转念一想,钱本身也不是自己的,因为自己在钱的问题上太手足无措,再说,张小龙也算是自己在这个学院的恩人了。他使劲一碰,喝下了满满一杯白酒。王林不喜欢猜拳,便给他的两个学生斟起了酒,小秦和张小龙狂热地猜着拳。两个人酒瘾过得差不多了,张小龙脱去了衬衣,光着膀子,露出一身匀称健美的肌肉。“我家到割草的时候,带上西瓜,去了往草里一埋。到休息时,取来,哎呀,那个爽呀,看看雪山,一眼望不到边的草场,躺在草上,品着冰凉的西瓜,那真是爽呀。还有哈喇,随处都是,抓住,就有肉吃。草场里,随时随地,斟上一碗酒,还有哈喇肉,哎呀,神仙都不想去做……”张小龙手舞足蹈地给秦拼搏讲着,秦拼搏像是在听老师讲课,一脸赤诚。王林看着,他觉得很像,或者像传销,因为这两个新兴事物都有人找过他,是他的师母来向他推荐的,而传销却是比他低两级的同乡邀约的。王林去结账,一共59元。王林很心疼,这是自己做了一根一根蜡烛得来的,这一顿饭,起码得跟老侯干一个多星期。落座后,他向两个学生说道:“怎么办?这些钱吃不了几天。”张小龙一看王林,不讲了,他略一沉思,说道:“小秦,明天去看电线杆和墙角,找个活,王老师能干的,我们也能干。”说完,张小龙还故意一笑。王林气得转过身,去看秦拼搏一直用眼睛余光扫视的那个服务员。
  秦拼搏从电线杆上看到了一个招聘电话,打过去是煤场,正需要人。他问清地址,晚上回来和张小龙商量着。张小龙做了一个健美动作的亮相,惹得王林和秦拼搏都笑了。
  第二天一早,三人便去报到。进了院子,里面堆满了拆散的客车,往里便是一个很大的煤场。秦拼搏自个去找老板,一会儿,一个中年男人从房子里出来了,和秦拼搏说了几句,便望着王林和张小龙。秦拼搏一挥手,张小龙提提裤子,很不习惯地走了过去。那个老板看看三个人,说道:“小伙子,你们不像是农村来的。”张小龙说道:“我们都是农村来的,在晋州上学。”老板看了看三个人,说道:“既然这样,假期打工,先试试,现在就可以工作。”老板喊过一个瘦瘦的中年男子,说道:“今天来了三个人,你看着安排,中午把这三个人的饭也做上。”
  走过煤场,里面的一个角落是做蜂窝煤的,这时已有两个人在那儿忙了,一个在给机器上油,另一个则清理着场地。瘦瘦的中年男子把王林他们三个人领到机器前,说道:“干活吧。”说完便拿起锨清理起来。王林一看,也找来一把锨,顺着他们清理的地方往外清理。张小龙找了一个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掏出烟,每人给发了一支。那个瘦瘦的中年人笑着点上火,说道:“你们看样不是干这个活的。就这样干吧。你们叫我老王。”由于都抽起烟,大家便找地方坐了下来。烟快抽完时,一辆机动三轮车拉着一车黄土来了。车一停,老王责问道:“你不知道吗?没煤球了。就等你,煤场还开不开?”三轮车司机擦擦汗,陪着笑说:“老王,别生气,堵车了,你知道,上山的路是单行道。”老王说完他的话就往煤末堆上铲土,那个摆弄机器的推上了电闸,一个小机器轰鸣起来,王林他们三个人还没搞清怎么回事,老王已扬起锨美美地给机器喂了两锨。立时,尘土四起,笼罩了几个人坐着的地方,张小龙快速闪到了一边。老王喊到:“两个人出料,两个人投料。”王林和秦拼搏紧闭着嘴去出料,而老王则和另一个人投料。秦拼搏干活很利索,快速地铲掉机器粉出来的煤土混合物,王林则有些慢,可他也在使劲地干着。飞起的土和煤末太呛人了,老王朝张小龙喊到:“拿水管,朝土堆上浇。”张小龙一听这个活他能干,便拧开水龙头,悠然地远远站着向土堆喷水,尘土很快下去了。张小龙笑着,看着两个变成土人的一个哥们和他曾经的班主任老师。粉完后便开始砸蜂窝煤,他们三个谁都不会摞蜂窝煤,只能给机器添料。毒辣的太阳燎烤着,张小龙干脆脱掉衬衣,光着膀子干着。三个人刚开始干,都干得生龙活虎。老板来了,看着三个学生干得挺卖力。他瞅瞅张小龙,问道:“小伙子,能吃这样的苦吗?好好干,我年轻就干这个,现在做老板。人都看见老板的光彩,却看不到老板在当老板之前所受的苦。”张小龙笑笑,穿上了衬衣。
  煤球做出来后,便不断有人拉走。让王林吃惊的是,有几个送煤球的竟然有传呼机,他知道那东西很贵,可以说,那个新鲜东西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一种身份的象征。放煤球的大棚已空了,做出来的也就能保证当天的供应。老板又招来了几个人,决定把空了的大棚摞满。招来的人很熟练,只管做煤球,6点便下班了,剩下他们三个没完没了的做着煤场的杂活。
  天黑后,还要送煤,送煤有收入,并且是现付。第一次是给一个锅炉房送块煤,老板亲自在旁边盯着装车。每个架子车上装一千斤,老板指挥着老王,下面尽量装大块的,并且巧妙地相互支撑着留下最大的空间,上面装上不大不小的,给人感觉车厢装得很实。装完后,老板用眼瞄一下,对老王说:“这是三千二百斤,把条子拿回来。”王林他们三个看着不过秤就装了三千二百斤,都有点摸不着头脑。老王拉了一个车子,还剩两个。张小龙压了一下车辕,拉了一个,秦拼搏一看王林,笑着,他等王林说话。老王说道:“走。送一趟10元,不抢着拉干什么!”秦拼搏笑了一下,架起了车辕。一路是下坡,老王在前面轻巧地驾驶着他的两轮架子车,偶尔还利用下坡,使整个身体悬在空中,仿佛在做一项优美舒适的健身运动。秦拼搏辕驾得很稳,紧紧地跟在老王后面。张小龙则不时被车辕挑起,费力地追着前面的两个架子车,幸好有王林帮忙,否则,他就跟不上他们。送到后,张小龙气恼地甩下架子车的拉绳,坐在了门口的高台上。街上的行人如织,在城市的灯火里,俊男靓女们飘然而过,食肆的红火,店铺的热闹,一切现在变得离他们是那么遥远。王林站在人行道侧,人流自然绕出了一个弯,仿佛溪流遇到草滩,自然而然地绕着流过。王林靠在装煤的架子车上,他感觉自己仿佛来自另一个星球,自己变成了隐形人,这个星球的人没人看他一眼。老王和秦拼搏卸完了他们的,老王一看张小龙,自个拉了进去,王林和秦拼搏去帮忙。
  三天后,张小龙不想去了。王林和秦拼搏洗漱之后,坐在床上等着张小龙。张小龙一看他们两个,故意往床里挪了一下。秦拼搏忍不住了,说道:“兄弟,咱们还是不是兄弟?如果你能看得起你这个兄弟,就赶快起床,洗脸水我给你打。”小秦说着便去推张小龙。张小龙无精打采地坐了起来,说道:“我们还得干多长时间?”“开学。”小秦说道:“王老师,你呢?”王林一听,知道这句绝不是轻易能回答的,他严肃地仰头说道:“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张小龙穿上了衣服。
  第五天,王林来迟了。他昨天晚上被他的同乡罗镇叫了去,说是晚上上课,给他去充充人数。王林去了之后,原来还是罗镇所说的直销,先介绍产品,后是什么网络,王林一听,就觉得实在太弱智!可他的同乡罗镇却讲得满室生辉,很有鼓动性,并且句句都温情脉脉。王林欣赏这种课的气氛,对直销他一点没有兴趣。
  王林进了院子,他下意识地瞅了一下老板的门,还好,门开着,却没有人。他走进了煤场,秦拼搏和张小龙正站在一辆带拖挂的煤车上卸煤。煤块太大,两个人推不动。王林喊道:“怎么不用撬杠?”秦拼搏一听,笑着跳下车。王林看着张小龙,一脸乌黑,汗水和煤粉糊得一个脸只剩下了牙齿和两个眼白还能看清楚。王林到了做煤球的地方,老王坐着抽烟,好像在生气。王林没吭声,找了一个阴凉的地方坐下来,看着他的两个学生在卸煤车。老王瞅瞅王林,问道:“你和他们不是一起的?你看那两个傻**,带拖挂的,下一回60块,老板给了他俩15块,他们就干!这么热的天,15块,真是傻**。”老王自言自语骂完,端起茶杯一阵猛灌。
  中午一点多了,小秦和张小龙还没有卸完车。王林想去帮忙,一走进那黑色的煤场,人立刻像被投入了蒸笼里,烫得脚也不敢挨地。小秦一看王林来了,说道:“王老师,你别来了,又脏又热。”说着他示意张小龙下车。张小龙正热得受不了,跳下车就站到了阴凉处。秦拼搏脱下衬衣扔给张小龙,拿起撬杠连撬带推,很快就卸下了一个厢角。老王一看张小龙下车了,喊道:“过来,粉料。”张小龙瞪着眼睛,忿恨地一扔衬衣,便和王林去粉料。
  下午四点多,一个饭馆打电话要四百斤块煤,老王嫌少,懒得送,他让小秦去送。小秦正和大伙粉料,他说;“两个人去送。”“行,钱不加。”老王说道。“小秦叫了王林,两人装好煤,小秦便要走。王林说:“糊得我都认不出你了,洗洗脸吧。”“不洗,这样没人认出来。”小秦一笑,一口牙白得耀眼。王林一抿嘴,说道:“认出来就认出来,我们还没走到绝境。”“不会,我们还有力气。”小秦说着就拉着架子车往出走。门口的阴凉处停着几部小汽车,王林和小秦边走边看着,这可是他们这几天来少见的现象。
  走上街道,小秦很轻松地拉着,倒走得快了,王林被落下了一长截。走到一个繁忙的什字,王林停了下来,他等着红灯亮了再过马路。他看着小秦去的方向,突然,小秦被一个挎相机的年青人拦住了,并且,那个青年一边问,还一边在一个笔记本上记着。王林仔细看着那个人,觉得有些熟悉,他用衬衣里子擦擦眼睛,一看,确实很熟悉。过了马路,快走到跟前时,王林停了下来,那个挎相机的人是他的同学成文晖。秦拼搏转身喊道:“王老师,记者要照相。快过来。”王林过去后便低头推车子,那个记者成文晖喊道:“抬头,笑一下,笑一下。”“咔嚓”一声他们街头拉煤的形象被定格了。那个记者成文晖挥了一下手便快步走了。王林问道:“他问你什么了?”“他问我们出来打工辛苦不辛苦,一个月能挣多少钱,问我有对象了么,吃的什么,住的什么。我说我们是大学生,假期出来打工,并且还有我们的老师。”小秦说着,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个记者,把我们当民工,我说是大学生,他老叉话,尽问的是些民工的事。”王林笑了一下,说到:“走吧。”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