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五章4 大学生应该有个大学生的活法(原创)  

2011-10-15 19:05: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签: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就业》   王林
谨以此书献给自谋职业的大学生

  7月9日早上,张小龙睡在床上干脆不起来,小秦坐在床上,双手压在床沿上,心事重重地一言不发。王林看着窗外,他非常清楚今天是个什么日子,这个日子对他们意味着什么,他知道,过去的已经过去了。其实,他从心里非常感谢现在的教育制度,否则,他,还有床上睡的张小龙,坐着的秦拼搏,永远都是高中毕业生。可是,社会不这么看,大学生有大学生的生活,他们挤进了这个天堂的门,却没意识到天堂真正的大门还对他们关闭着。他们是站在天堂之外的一群人,这就是他们为什么不属于打工者,因为打工者可以名正言顺的回家,并且这个家有他们的位置,而他们和打工者不一样,需要就业,做的事就是要离开农村。王林现在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不能名之曰打工,确实只能称之为就业。
  秦拼搏坐了好长时间,他向王林示意该上班了,两人悄声关上了门。进了煤场,老王看见他俩来了,第一次没有问他们怎么来迟了。小秦看大家都没有干活的意思,便掏出烟打了一个通关,自个点上,沉默地吸着。那个做蜂窝煤的在小声嘀咕着,“修理厂卖掉了,听说要盖楼,又说像是建汽车制造厂,反正,煤场在这个地方待不下去了。”“差不多,今早上我来得早,一进老板的房子,老板鼻青脸肿,头上还包着,看样是让黑社会给敲诈了。”“不不,不是——老王说是老板昨晚陪修理厂的人去卡拉歌厅了,找了小姐,老板天亮才回来。那是老板娘给打的,嫌老板嫖了。”众人不吭声了。王林听着,知道他们也干不下去了。他来时买了晨报,他无心地翻着,果然,一个整版的新闻图片吸引了他,标题是“你看,‘热’闹的”,压题照片就是他和秦拼搏拉煤的照片。王林看着秦拼搏甜蜜的笑,还有那舒适自然的拉车动作,这哪是在干让人受不了的重活,分明是一种享受。王林只露出了半边脸,两只眼睛像熊猫眼,像是一个躲在车后怕人看见的小偷。照片本身拍摄得相当合理,采光也好,再加上两人的对比,怪不得编辑要用作压题图片了。王林知道,正是因为自己的反衬,才凸现出小秦笑的灿烂,这种灿烂冲淡了工作本身所带来的劳累和人们的偏见,倒显得平常了,特别是小秦身上有一种很让人向往的东西了。王林看了半天,笑着将报纸折好,装入兜里。他回味着成文晖这小子给图片配的文字,“炎阳下的民工兄弟在给餐馆送煤。”王林摇摇头,这个上大学时坏事做绝的家伙竟然想不到、也认不出他的同学就是那个擦成熊猫眼的人,王林笑了笑。他也知道了成文晖在报社还是一个实习生,难道他就不相信大学生会拉煤车?大学生不仅会拉煤车,还会喂奶牛!
  坐到下午,那几个做蜂窝煤的早散了,王林和秦拼搏无所事事。王林也看出秦拼搏正暗自高兴,这样坐着竟然上了一天班,真是美差!老王中午一热,就再没有见人。王林终于想通了,走,走吧。他把听到的情况告诉了秦拼搏,秦拼搏问道:“咋办?怎么会这样?”“走,要工资,钱拿上走吧。”小秦一想也是,便去找老板。好半天,老板才出来和小秦说着话,小秦努力争辩着,看样老板不想付工钱。王林走了过去。老板除过嘴完好无损外,头上任何一部分看样都被他的女人给修理过了。“你们是大学生,你们想想,吃我的饭,送煤付钱,干的那点活,还不值两顿饭。要钱就走,你们也干不了,走吧。”老板说得很坚决,不过,王林听出他明显底气不足。这话也太欺负人了,大学生怎么了,大学生出卖体力就不值钱?他想起秦拼搏为自己讨工钱耍的花招,王林掏出晨报一抖,直盯着老板说道:“我们是晨报社组织的假期大学生社会实践活动中的人员,看吧,报上已登了我们的图片。报社安排我们从这儿撤出,去参加另一项活动。”老板一看,真的,他第一眼就认出了他的架子车,人当然就他俩了。老板看了一会,转身进套间了。小秦一看王林竟然说了这么一套谎话,忍着好奇心等着看老板怎么办。老板在里面很久没有出来,王林想着老板是不是看出破绽了,图片说明他俩可是民工。老板手里拿着钱出来了,说道:“这样,看在报纸的份上,一人发30元,走吧。”秦拼搏一看王林,王林点了一下头,秦拼搏接住了钱。走的时候,王林跟老板要回了报纸。
  傍晚的时候,在张小龙的鼓动下,三个人又去那个排档饱餐了一顿。回宿舍后,三人都互相看着,他们又要面对共同的问题。张小龙问道:“兄弟,继续干还是回家?”秦拼搏只是淡淡一笑,默然地摇着头,还不时小声叹着气。王林没有作声,他也没有主意。张小龙说:“我想了,这种活不是爹妈供我们上大学去干的,大学生应该有个大学生的活法,跟民工抢饭碗,有愧于农民父老乡亲们。”王林听着这既精练又拗口的话,他真的想回家了。他觉得自己现在就是流浪汉,一个拿着大专文凭四处觊觎工作的流浪汉。这样下去,这样怎能下去?他决定回家了。他掏出自己身上的钱,平均分成三份。小秦一看,也掏出了钱,给他俩每人30元。王林拿起桌上的一份,装入自己兜里。张小龙一看,说道:“王哥人不错,日久见人心,路遥知马力,我们兄弟对不住了。”张小龙客气完,不客气地抓起两份,装入兜里,出了门。秦拼搏坐了一会,也出了门。王林知道,他们又去“月儿圆”了,小秦一直在向那个服务员献着自己独特的殷勤。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