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二章1 原来背后的父亲是如此的艰难!(原创)  

2011-10-16 17:26: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签: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就业》   王林
谨以此书献给自谋职业的大学生


       王林到家已是晚上了,一弦弯月孤单地流浪在西边晴朗的夜空,仿佛一个城市中的站街女,寻找着可以掏钱干她的莽汉。他一个人朝家走着,路上很难碰见人,仿佛这时间还有兴趣和精力出来的,已跟着那弦月儿去做了在城市里游荡的“月牙儿”。王林的心情很坏,他不知回到家是怎样一种情况,再说,自己两手空空,岂是一片故乡的云所能解决的!农村需要的是物质财富,精神已被物欲所吞噬和掩盖。他一路走去,仿佛一个张望了天堂的民工又回到了地狱边沿的农村。
  他进了家门,父亲还在灯下抽着旱烟,母亲从被窝里爬起来,叫了一声“林儿”,便泣不成声。父亲显得很高兴,问道:“回来之前怎么不写信?”王林说道:“试考完了,分数还没出来,出来了才发文凭。这一段时间在党校也就只能等,还不如回家来等。”父亲说道:“也是,也是。回来了,在家也好。前几天,我还和街上你表叔说这事,有个大专文凭,县上就给安排工作。可听说今年情况不好……去年的大学生都给安排了。不过,咱还有一门亲戚在地区当处长,到时候了,去找找。”父亲又说了许多那个当处长的亲戚在乡下时,由于儿女多,他都做了多少不计回报的事。父亲说得很平淡,但还是掩饰不住一种渴望,这些曾经不计回报的善事,累积起来再加上许多年的沉淀,应该能解决儿子的工作问题。母亲在被窝里已高兴起来,她总是表示着一种忧虑,“多年没走动,人家还记得不记得都很难说。再说,现在都兴送礼,哪还记得那些在当时救家又救命的事。”父亲依旧乐观,他只是面带微笑,抽着烟,用他农民的眼光做着最实惠的打算。
  王林回家后,父亲给他买了一包他认为好的香烟,连打火机也买了,还有一双线手套。父亲说:“回来了,见了乡邻,发个烟,现在你是村上的大学生了,不要叫乡邻说你瞧不起人家。”王林心里怪父亲多事,他总觉得这个社会变化太快,有时他的眼睛都有些疲于奔命,而在农村,还这么叫人不可理喻,他“嗯”了一声。他见了乡邻很少吭声,有主动打招呼的,他就“嗯”一声,否则他就只关心手里忙着的农活。父亲见他这样,提醒了几次,见没什么效果,也就不吭声了。
  很快,赵兵的信来了。父亲等儿子看完了,半天才说:“给大念念。”王林心里正在生气,他瞅了一下父亲,说道:“没什么。文凭还得一段时间。”父亲一看儿子怎么如此冰冷,他转身去料理自己的农活。在信里,赵兵说,他走了第三天,小徐就把他床上的所有东西拿走了,不过,裤头还扔在光床板上。左家木一直在找他,他也没告诉左家木王林回家了。赵兵还说,你不要觉得为难了左家木,他把你往里套。不过,这样说你心里肯定还惦记,这样说,左家木有一张公认的厚脸皮,如果海湾战争让他去摆平,估计成功的机率非常大,你就不要问心有愧。小徐不会把左家木怎样,毕竟都是一丘之貉。王林看着,他还在考虑能不能跟父亲要钱,把小徐的承包费给了,毕竟是周瑜打黄盖——一方愿打,一方愿挨。都怪自己社会经验不足,接触到的阴暗面太少。可是,自己看不惯,也不参与,天生对这些阴暗面就反感,这种社会经验从何而来呢!王林很有些苦恼。
  在父亲的精心筹划下,做好了夏收的准备。场面用碌碡轧了三遍,最后用捆扎起来的杨树枝拖了半天;收拾好架子车,找镰刀,并磨出刃口;然后便是准备茶叶、香烟,再准备雇麦客的钱,倘若请人帮忙,还得到街上去买菜。这时,王林才发觉父亲已经穷得无计可施,在茶叶和香烟上使劲抠,为此,他把堆放家什的窑里的又黑又霉的烤烟找出来,晒干,给他揉了一大塑料袋。至于雇麦客的钱,父亲总认为钱是活的,难不住人!而母亲则一直在担心,“天要是下连阴雨,没钱,我们的麦子怎么才能到场里呢?”父亲很乐观,但从不回答这个问题。王林看在眼里,他的心有了触动,而自己一味在享受着大学生活,听教授高谈阔论,读自己喜欢的书,学自己想掌握的知识,原来背后的父亲是如此的艰难!但他还是看到的只是父亲的艰难,他不知艰难的过程是怎样的,他对这种认识也就只是表象。
  夏收开始了,和往年一样,依然丰收,人依然忙碌,但结果跟叶圣陶老先生描述的多收了三五斗有异曲同工之妙。一个夏收并不能解决农民手头的拮据,对王林家来说,父亲的紧巴没有丝毫松懈。
  王林戴着一双白手套给父母打下手,由于这双白手套,引得村上人多看王林两眼,王林却只顾慢条斯理地干活,并不去猜测他们私下会议论什么,然后又对他们的子女说些什么。在干活的麦田中有一条路,一天,他偶然发现了他读高中时曾经给写过情书的那个女孩打工回来了,她也戴了一双白手套,干活比他更慢条斯理。两人一对视,都很慌张地避开了对方的目光。父亲依然宠着他,母亲时间一长则忍不住唠叨两句,“你看这娃,原来不是这样,干活挺卖力,也有眼色,还想着巧干,有时出的主意连你大都想不到。两年大学上得怎么跟个瓜子一样,你可不要忘了,我们家祖祖辈辈都是农民。”王林不和母亲争辩,不悦地瞅了一下。而父亲一边干活,一边说:“别吵了,你看村上的人过来了,叫人笑话。”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