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二章5 回家种地,你就把我这几年供你的血汗钱全部给我(原创)  

2011-10-20 20:30: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签: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就业》   王林

谨以此书献给自谋职业的大学生


  下午,他跟着杨经理下了楼。在大门口,杨经理犹豫着,东瞧西望的。一会,杨经理说:“小王,你先走。后天县上是集市,咱们大什字等。”说完,杨经理朝对面的理发店走去,并不时回头看看王林。王林在门口站了一会,“回吧,只能回了。”王林心想。他一边走,一边从裤兜里掏出徐经理给的名片看着。他看了一会,不禁笑了起来,他发现名片上的单位印错了,少了一个“品”字,成了“和安市工业总公司”。他觉得一字之差,简直不可同日而语,他在心里想着,这个公司真的需要大学生了,这么明显的错误都没人看得出来。王林笑过之后,又想起徐经理给他名片时,特别嘱咐的一句话,“有什么事就给我直接打电话,我给你说话,你听清了没有?”王林笑一笑,只是觉得怪怪的。

  回到家已是晚上了,王林一踏进门槛,母亲惊得张目结舌,半天说不出话来,父亲也面露惊色,不过,他在伸手漫无目的地摸他的烟锅。母亲问道:“咋了?你大还说他只背了一包洋芋就换来了你的工作,咋了?”王林突然心头一颤,他才知工作在父母的心里原来如此重要,他揣度着说话的口气。“公司派我回来和杨经理在咱们县收些粮食,我还是坐办公室,给他们搞接待。”父亲笑着说:“也是,也是,多少贩子都发家了,回来收一收,也见识见识。你在外上学,还不知农村有多大的变化呢!”母亲将信将疑,半天才说道:“林儿,我告诉你,上不了班,回家种地,你就把我这几年供你的血汗钱全部给我。”王林愕然地看着母亲,他对母亲忽然有了一种强烈的陌生感。

  杨经理经过几天折腾,总算有了办公室。然后就在集市上找熟人,找亲戚,然后就回到这个大房间的办公室,办公室仅有一张劣质席梦思双人床和一个三人沙发。杨经理一指床上坐着的王林,说道:“这就是我们公司招聘的大学生,是这儿办公室的主任。”来人一瞅王林,然后问道:“你是干什么的?”杨经理笑着不吭声。来人老成点的听他继续说,脾气大的就会说:“咱们都老亲老邻的,人放实在点,咱们都是农民。你说,收啥?我们给你回去打问。”杨经理然后就说:“就收小麦。最好找大户,一下能收几千斤,能装起车,这样最好。”“啥价?”“就这行情,高上一分,这一分就是你的。”“用谁的秤?”“当然是我们的磅秤,这点是肯定的,他们的秤我不放心。”来人说:“就这么,到时候称得差不多些,免得叫人家议论我。”收小麦的信息就这样通过熟人和亲戚发布了出去。三个人中的那一位,通过来人和杨经理的谈话,他得知那位是杨经理的堂弟,叫杨进禄。而杨进禄一回到庄周,便脱下西服,换上当地农民的着装,卖力地跑着生意,并捎带干点家里的农活,毕竟秋播开始了。

  逢集的时候,杨经理才来上班,平时就难得一见。王林一个人在那张席梦思床上坐一阵,躺一阵。杨经理交待:“这是咱们的办公室,是联络点,千万不能离人。等咱们有了钱,我就给咱们配办公桌,装电话。”事实上,这个院子连房东都是忙碌的,房东一对儿女放学了,都还见不上自己的父母。王林开始的几天,也就给房东的这一对儿女开开门。特别是那个小姑娘,看人的时候总是一笑,然后转身,再笑一下,便回房子放书包。王林觉得这个小姑娘很可爱,便从窗里看着,惟有这时,王林心里才能平静一会儿。

  一天晚上,王林快到村口时,他发现那个姑娘在等他。她看见王林来了,故意转过身。王林喊道:“杏花,你……你站这干什么?”杏花一回头,笑着说:“等你。我告诉你,我不叫这个名字了,太土了,改了名,叫……叫秦玉艳。”王林下了自行车,面对这个现在叫秦玉艳的姑娘。王林问道:“不出去打工了?”秦玉艳犹豫了一下,说道:“你知道,咱们这儿的姑娘出嫁早,我是硬让我大我妈叫回来的。我不回来,他们就写信骗我,说我妈得了重病,正在住院,很想见我,就这么叫骗回来了。你看……你说……咱们……”王林笑着说:“你说话是不是结巴?”秦玉艳生气了,嚷道:“你才结巴,你大结巴,你妈结巴,你们全家结巴。”王林脸一下红了,他没想到杏花改了名,但这种嘴上不饶人却改不掉。秦玉艳说完,发觉自己又回到了被王林写信称“蛮女子”的时候。她笑着说:“你现在也分配了,咱们两个的事咋办?”王林心一沉,说道:“你看,你看这个事情,你大你妈是什么意见?”秦玉艳一扬头说道:“我大我妈听我的。”王林心里一颤,说道:“这么行不行,你先出外打工,等我工作稳定了,我给你写信。”王林没有勇气对秦玉艳说实情,因为他不明白自己在这个公司是个什么角色,又有怎样的前途。他从杨经理和他的熟人的谈话中,已明确感觉到,这是农民根本瞧不起的单位,农民给杨经理的定位还是农民,往自己身上一想,也就是一个大学生农民。这种境况给谁能解释清楚!王林有时候连自己都感到困惑不已。秦玉艳沉默了,呆了一会,转身独自走了,王林发了一会愣,他感觉结婚跟他的工作是两码事,可为什么自己不说清楚,自己应该对秦玉艳有个明确的态度。他发觉,就业压力终于端端正正地压在了自己肩上,使得自己也时时刻刻以这个问题去干扰和参照着处理其他问题。

  时间一长,王林也掌握了杨经理的上班规律,不逢集时,他便帮父母种麦子,割糜子,拔黄豆。父亲沉默着,努力地做他的农活。母亲则在忙碌中,不快地看他一眼,她觉得儿子在眼前太碍事,一边干活,一边唠叨,“一个大学生,回家干活,不叫人笑死了。”王林不吭声,母亲每唠叨一句,他站一会儿,就这样,他一个上午得听母亲好几次唠叨。在唠叨中,王林开始审视自己,自己有心上这种大学是缘于大专文凭的吃香,可是谁也没有打包票。最让他想不通的是,在这片生他养他的土地上,谁剥夺了自己做农民的权利?他一边干活,一边琢磨,他觉得是这张“不正规”的自考大专文凭。从回家到现在,他也发觉他变了,他干活变得心不在焉,往往干不到地方上,还慢,还碍父亲的事。他觉得,是这两年的大学生活改变了他。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